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328章 我知道-他不是真正的爱我
    他的手灵活的动作着,很快,就将她的衣服,全部都褪尽。

    迷迷糊糊间,醉生梦死之间,傅君临喘着粗气,俯下身,在她耳边,问道——

    “乐颜,我是谁?”

    “你是傅君临……”她嘤咛着回答,“是我老公。”

    她毫不犹豫的肯定回答,换来他更狂野的对待。

    一室的好风光。

    ………

    一个月后。

    傅氏集团。

    傅君临早已经,回归到了正常的工作模式。

    而董事会那边……无一人敢再多说。

    上次,多嘴的那位董事,已经被永久的除名了。

    看来……是那话头,传到傅总耳朵里了。

    时乐颜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

    她慢慢的伸出手去,颤抖着,拿起,拨通了简启世的电话。

    每一次看见这个名字,她就恨不得把这个人,碎尸万段!

    可她,现在,却还要通过他,来得知时依的下落。

    时依到底去哪里了。

    她要知道,她要问清楚,她要问时依——

    到底是谁,害死了她的父母!

    是时依本人,还是傅君临!

    可是,她连听到简启世的声音,都觉得恶心。

    时乐颜拿起手机,不想给他打电话,编辑了短信,发送了出去。

    “你有时依的消息了吗?”

    她刚一把消息发完,唐暖暖就推门,走了进来。

    吓得时乐颜手一抖,手机“啪嗒”一声掉落在了桌上,慌得不行。

    “怎么了?”唐暖暖说,“这一惊一乍的,看见我来了,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是啊……激动,太激动。你有什么事?”

    “给你送点水果来啊。你的病才好,要好好的补补。”

    “嗯,嗯,好。”

    时乐颜匆忙的拿起手机,按下锁屏,生怕被发现了什么。

    唐暖暖把手里的果盘,往桌上一放。

    车厘子,草莓,红心火龙果等等,很是营养丰盛。

    时乐颜拿起一块慢慢的吃着,其实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

    唐暖暖倒是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

    她说道:“乐颜,其实你要不要找个时间……去看看池夜啊?”

    “看他?”

    “是啊,你生病的这半个月,都没有去见过他。他也联系不到你,估计很担心吧。”

    时乐颜摇摇头:“我和他,越是没有联系,对他才越好。”

    “那求情……”

    “我也不能求情。”时乐颜说,“池夜现在怎么样?”

    “我听陆展修说,沈三少觉得,池夜如果违约,不赶通告的话,赔付的金额数字,太大了,所以让他继续工作。”

    “那就好。”她稍微松了一口气,“还能正常工作,那么问题就不大。”

    “不过,他被看管得很紧。基本上没有个人空间和自由,被二十四小时监视着。”

    时乐颜回答:“这样也挺好的。等时间慢慢过去,事情也就过去了。”

    唐暖暖摇摇头:“我还是听陆展修说,池夜之所以现在,还安然无事,是因为,傅君临没有时间去处理他……”

    这倒也是。

    时乐颜一病,半个月,傅君临寸步不离。

    “暖暖,你能见到池夜吗?”时乐颜抬起头,看着她,“如果能,你帮我给他带句话。”

    “应该是能的。你想跟他说什么?”

    “让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跟傅君临硬碰硬,我和他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时乐颜说,“并且,我知道,他不是真正的爱我。”

    唐暖暖一怔:“啊?”

    “记住了,一定转告给他,尤其是最后一句话。”

    唐暖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好。”

    时乐颜垂下眼,一脸忧心忡忡。

    唐暖暖叹了口气:“乐颜,我有时候吧,觉得,你的命真好,是时家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又嫁给了京城大佬傅君临。有时候吧……”

    又觉得,时乐颜是真苦。

    才认了父母,还没好好的享受过几天阖家欢乐的幸福日子,又永远的失去了父母。

    “暖暖,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什么?”

    “找到凶手。”

    唐暖暖一个激灵,忽然站了起来,握住她的手:“乐颜,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如果,你要是知道了凶手,又奈何不了的话,一定要从长计议……”

    时乐颜一听,笑了:“你好端端的,说这些是干什么?”

    “你之前跟我说过,你想要手刃凶手,你可千万别做这样的傻事啊。”

    “我那时候,也是精神恍惚,太想为我父母报仇了,才那么说的。”时乐颜回答,“我有傅君临,有警方,有这么多的势力支撑着我,我怎么做那么愚蠢的事情啊。”

    唐暖暖这才放心下来:“嗯嗯,那就好。你注意休息,把水果吃完了,中午我们去外面吃大餐,我请客!”

    她笑的很甜:“好。

    她回答的同时,桌面上的手机,也震动了一下。

    简启世回复了。

    时乐颜赶紧再次按下锁屏:“你去忙吧,暖暖,放心,我没事的,没有那么的娇弱。”

    “好,那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啊,不要硬撑着。”

    “放心吧,我这都一个月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

    唐暖暖黔东南万嘱咐的,然后才离开。

    上次时乐颜大病一场,病了半个月。

    从那之后,傅君临对她的作息饮食要求,非常的严格。

    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时乐颜早就已经恢复得跟正常人一样了。

    而且,她还重了两斤。

    这一个月里,她胃口也好了很多。

    时乐颜拿起手机,翻看着简启世的短信回复——

    “这一个月里,我一直都在查,算是有点眉目了。要见面聊吗?”

    “不见。你现在告诉我就可以。”

    短信回复之后,迟迟不见简启世有回答。

    看来,不见面,他是不会告诉她的了。

    时乐颜收起手机,咬咬牙。

    她也不能这么快的就去见简启世,以免让他觉得沾沾自喜。

    此刻,总裁办公室里。

    傅君临坐在办公桌前,低头,翻阅着文件。

    云亦烟坐在他对面:“我说傅总,你就真的不能帮我这一个忙吗?”

    “我没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