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379章 傅太太啊-你怎么越来越像一条狗了
    她也不得不走。

    虽然安珊很想站在这里,偷听。

    但,这个走廊上,都是傅家的保镖。

    安珊下楼。

    她没有急着去水果店,反正,傅君临也不想快点见到她。

    “傅太太啊。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安珊站在了时九六乐颜面前。

    “是你?”时乐颜看着她,“你不是跟傅君临回病房了吗?”

    “君临说,他想吃水果,我特意来给他买。”

    时乐颜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安珊笑道:“你那个好闺蜜呢?怎么不见了?你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孤独的晒着太阳,看起来,倒也挺可怜的。”

    时乐颜没说话。

    暖暖去花店了,说是要给病房里点缀一下,装饰装饰,不然都是白茫茫的,难看死了。

    “几天不见,没想到,你就这么的落魄了。”安珊问道,“你的手怎么回事啊?”

    “割伤了。”

    “怎么割伤的?”

    时乐颜面无表情的回答;“我知道你想从我这里,套出点消息来。如果傅君临不告诉你,我也不会说的。”

    “是,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不傻,时乐颜,我以前说过,傅太太这个位置,你坐不稳的。现在看来,那一天是要到了。”

    “要是你能坐上的话,那,也算是你的本事了。”

    “走着瞧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时乐颜的辉煌日子,到头了。”

    安珊满脸都是笑,趾高气扬的。

    她是演员,是明星,姿态,神情,表情,都是专门练习过的。

    那种趾高气扬和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心里膈应。

    时乐颜垂着眼,干脆不看她,眼不见为净。

    “三个月。”安珊继续说道,“不出三个月,我要取代你,时乐颜。”

    “我拭目以待。”

    “你已经失宠了,在君临的心里,你什么都不是了。今天在电梯门口,他自始至终都没看你一眼,而你眼巴巴的样子……真的,好像一条狗啊。”

    说着,她笑了起来,捂着嘴,满是讥讽。

    时乐颜自己转动轮椅,调了个头,慢慢的推着,走了。

    谁知道,安珊却一把拉住了她。

    “想走?我告诉你,这还是只是一个开始。没有了傅君临,你时乐颜什么都不是!谁都可以踩你一脚!”

    “有意思吗?”时乐颜反问,“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

    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休养好身体,慢慢调养,不要生气,不要影响心情。

    这样,才有利于胎儿的健康成长。

    “你当初嚣张的时候,忘记了?”安珊说道,“你那时候多风光啊,有傅君临给你撑腰,你简直都要横着走了。”

    “松手。”

    “我不松。”

    时乐颜闭了闭眼,努力的保持着心平气和。

    她不生气,不生气,就当做小人得志。

    “我叫保安了。”时乐颜说,“你这样的公众人物,要是被人看见了,在这里拉拉扯扯的,只怕又要上新闻了。”

    “吓唬我呢?”

    见安珊依然不松手,时乐颜转身,开始抠着她的手指头。

    安珊越抓越紧。

    与此同时,安珊的另外一只手,也来帮忙,反过来,抠着时乐颜的手。

    两个人越来越较劲。

    时乐颜哪里来的力气,很快就被安珊得逞了。

    她猛地松了手,结果,安珊没想到她会这么快放手,自己的力道,没来得及收回。

    “啪”的一声。

    时乐颜连人带轮椅,都倒在了地上。

    安珊先是一惊,随后大笑起来:“哎哟,我说傅太太啊,你怎么这么的狼狈啊?越来越像一条狗了。”

    这地上,是粗糙的水泥石子路。

    时乐颜这一摔,衣服上都是灰尘泥土。

    她受伤的那只手,也狠狠的摩擦过地面。

    虽然有纱布包着,但是,她也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是不是裂开了……

    安珊讽刺的笑声,在耳边不停的回荡。

    “乐颜!”

    忽然,唐暖暖的声音响起,由远及近。

    唐暖暖飞快的跑了过来,把怀里的花一扔,连忙去扶起时乐颜。

    “你怎么样了?”她着急的问道,“怎么会摔了?有没有受伤?”

    时乐颜唇色苍白,在唐暖暖的搀扶下,重新坐上了轮椅。

    安珊在一边看着,“哟”了一声:“这腿挺好的啊,没事啊,能走能站能弯能伸的,没瘸啊。怎么就要坐轮椅了呢?”

    唐暖暖呛了一句:“关你屁事。”

    “是不是想做出这个可怜样子,博取君临的同情啊?时乐颜,这一招,你也做得出?”

    “你再说一句?”

    安珊呵呵了一声:“我跟时乐颜说话,你一直插什么嘴啊?时乐颜,你要是这么喜欢坐轮椅,那就把腿给截肢了,你一辈子可以坐在上面。”

    “你吃屎长大的啊?”唐暖暖安顿好时乐颜,抬头吼道,“说话怎么那么臭?”

    “你这么粗鄙的人,也就只能和时乐颜这种人混在一起了。”

    唐暖暖扬手指着她:“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撕烂你的嘴!”

    安珊抬了抬下巴:“切,怎么,你还敢动手打我啊?”

    唐暖暖哪里还看得过去。

    这个女人,推倒了乐颜,又在这里说极其难听的话,谁都忍不下去了!

    乐颜身体金贵,怀着孩子,不方便,那,就她来收拾这个女人了!

    唐暖暖二话不说,冲了过去。

    安珊说道:“喂,你干什么!你居然真的动手!”

    “我动手怎么了,我打的就是你!”

    两个女人,很快就扭打在一起。

    “暖暖!暖暖!”时乐颜焦急的喊道,“你别搭理这种人,快回来,不要打了!”

    她喊了好几次,但是,都没有用。

    只见,安珊穿着高跟鞋,本来就处于弱势了。

    唐暖暖一推,一撕扯,就把她给干倒了。

    “啊!”安珊尖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头发凌乱,“你这个疯女人!”

    唐暖暖拍了拍手:“下次,你要是再敢对乐颜动手,或者说难听的话,我就真的把你的嘴给撕烂!”

    说完,她转身,推着时乐颜:“我们走。”

    安珊在后面尖叫:“等着!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谁还搭理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