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380章 那天晚上我昏迷之后-现场什么情况
    唐暖暖低头说道:“乐颜,你怎么能这么好欺负呢?不知道还手吗?”

    “我要是跟她打起来的话,伤到肚子里的孩子,那怎么办?”

    “你不用自己动手啊,叫人!或者给我打电话,都可以。你以前,对付那个宋悦安的时候,不都很嚣张吗?拿出你当初的气势啊!”

    时乐颜的声音里,却满是无奈:“刚刚……安珊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

    “我在想,也许,不久之后,她会成为傅君临心尖上的人。乃至,会成为新一任的傅太太。”

    “乐颜!”唐暖暖愣住了,“你在乱说什么?”

    “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时乐颜苦笑一声,“难道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跟傅君临,还有傅家的关系,有修复的可能性吗?”

    “那,那,就算退一步说,傅君临最后跟你离婚了,娶了安珊,你也用不着怕她啊!为什么要让着她,给她留面子。”

    时乐颜摇了摇头:“暖暖,我不是在给自己留面子。我,是在给我的孩子,留一分余地。”

    “什么意思?”唐暖暖听不懂,“怎么又跟你未出世的孩子,扯上关系了?”

    “安珊嫁入傅家之后,她,不就是我孩子的后妈了吗?”

    “天啊!”

    时乐颜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的抚养权,不会在我手上的。我,怎么争得过傅家,傅君临又怎么会把孩子给我。”

    病房里。

    安珊走了好一阵了,傅君临只是淡淡的看着窗外,指间里,把玩着一根烟。

    气氛压抑。

    “易深。”

    “在,傅先生,有什么吩咐?”

    “那天晚上……”傅君临问道,“我昏迷之后,现场,是个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易深回忆道:“保镖敲门的时候,我就急匆匆的赶来了。破门而入的时候,我就看见太太跪坐在床边,手上,身上,都是血。”

    “那是我的血。”

    “是,太太没有受伤。”易深说道,“她看见我们来了之后,神色也很平常,从容,当时……太太说了一句话。”

    “说了什么?”

    “具体的,我不太记得了。但,大概意思是,她会跟你一起走,不会独活。然后,太太就拿起手里的刀,往自己的心脏处,刺去。”

    傅君临平淡的表情,稍微有了一点点波澜。

    “是吗?”他说,“那,我没见她身上有伤。”

    “是保镖及时阻止了,一脚踢飞了太太手里的刀。”易深回答,“当时情况紧急,也只有这样做了。不然的话,太太说不定……没了,孩子也跟着没了。”

    傅君临不说话了。

    原来,时乐颜杀了他之后,是真的想跟他一起走的。

    她爱他……吗?

    应该,是爱的吧。

    但,在时乐颜的心里,仇恨却大于爱情。

    所以,她选择先杀他,再自杀。

    只能说,她对他的爱情,太脆弱,太平庸,太不坚定了。

    时乐颜,哪里配得上,他那般捧在手心里的宠爱。

    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安珊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提着一袋子水果。

    “我回来了。”她说,“提子,草莓,樱桃,芒果,都是你比较喜欢吃的,我还买了一个苹果,我现在去给你削。”

    安珊说着,准备去清洗水果。

    “等等。”傅君临看着她,“你身上怎么了?”

    安珊脚步一顿,不自然的抬手,挽了挽头发:“啊?我没怎么,挺好的。”

    “手又怎么了?”

    安珊一听,又赶紧把手放下:“没事,我去洗水果,你等我一下。”

    傅君临的语气淡薄:“我不喜欢撒谎的人。”

    “我……”

    易深在一边说道:“安珊小姐,您似乎摔倒过,衣服上有灰尘和磨损,手心也破了皮。”

    “对。”安珊点点头,看着傅君临,“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走得太急,只想给你快点买好水果,别让君临久等。”

    “我再重复一遍,撒谎的人,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安珊咬着下唇,看起来……有点局促。

    “说。”傅君临的眼神,犀利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安珊低着头:“我……我碰见乐颜了。”

    “然后?”

    “她在楼下晒太阳,我从花园里经过,就遇见了。她……好像精神状态,不太好,情绪也比较激动。”

    “是她推的你?”

    安珊不说话,但,很明显,是默认。

    傅君临忽然冷笑了一声。

    安珊急忙解释道:“君临,我想,她也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穿着高跟鞋,没站稳,她一个受伤的人,哪里那么大的力气……”

    傅君临却已经起身,下了病床。

    安珊低着头,眼睛里,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拼演技的话……她是专业的。

    时乐颜跟她比起来,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何况,现在,时乐颜又失宠了,不再是那个让傅君临,会无条件偏袒的人。

    所以,现在不落井下石的话,更待何时?

    一旦,让时乐颜有了翻身的机会,安珊明白,自己就没可能了。

    她现在,就是要把时乐颜,往死里整。

    时乐颜根本不知道安珊在傅君临面前,演了这么一出大戏。

    她回到病房里,神色忧郁,手,一直都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的,一下一下抚摸着。

    “宝宝,自从你爸爸知道你的存在之后,都还没有好好的,跟你说说话,也没有碰过你。”

    唐暖暖哼了一声:“宝宝有你,还有我这个干妈,怕什么?”

    时乐颜笑道:“等你和陆展修修成正果了,是不是,我宝宝还多了一个干爸?”

    “说什么呢……你扯得也太远了吧。”

    正说笑着,忽然,“砰”的一声巨响,病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时乐颜吓了一大跳。

    尤其, 是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傅君临之后,她更是一愣。

    “你……你这是干什么?”

    傅君临阴沉着一张脸,什么都没说,直接大步的朝她走来。

    时乐颜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就只有一种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