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429章 最好-气死她-气得她流产
    “你可以装听不懂。”时乐颜说着,忽然伸出手去,一把扯过宋悦安,拉到自己的面前来,“但,我会把我要说的话,给说完。”

    宋悦安都懵住了。

    现在的时乐颜,比起以前,多了些许凌厉的气势。

    倒是有点像傅九六君临。

    不知道她是不是呆在傅君临身边久了,或多或少的,学到了一些。

    “你的订婚仪式上,安珊是你故意请来的吧?简启世也是你故意放进来的吧?”时乐颜说,“你都要和傅君运订婚了,为什么当时还不放过我?”

    “你,你你你……”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但,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你和安珊做的那些龌龊事,都会公之于众的。”

    说着,时乐颜一把松开了她。

    宋悦安趔趄了两步,差点没站稳。

    时乐颜指着门口:“给我滚出去!你们两个,都滚!”

    “你嚣张什么啊!”宋悦安说,“现在谁不知道,你随时都会被傅君临一脚踹开,还有什么可神气的?”

    “我一天是傅太太,一天就可以高你们一等。”时乐颜问,“不服吗?”

    “走着瞧!”

    宋悦安哼了一声,拉了一下小烟,瞪了她一眼,走了。

    小烟上车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时乐颜一眼。

    她还以为,这位傅太太,一直都笑里藏刀,不会发脾气,也不会动怒。

    原来,只是因为她这样的级别,不够傅太太动怒而已。

    傅太太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宋悦安的车,驶出了傅家别苑。

    她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跟她说了什么?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了吗?”

    “我的存在,本来就是让她碍眼的。”小烟回答,“很奇怪,她对我,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是因为你还不构成威胁。”

    “也许……是吧。”

    小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和重量。

    即使外面传得沸沸扬扬,媒体又大肆的宣传报道说,她是傅君临养的金丝雀……

    可是,只有小烟自己清楚,傅君临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

    她只是傅太太时乐颜的一个……替代品。

    不,替代品都算不上!

    宋悦安说道:“抓住傅君临的心,多使使劲儿。他宠着你,你要什么给什么,时乐颜就着急了。”

    “你让我气她……是有什么目的吗?”

    “没目的啊,就是想让她不顺心。”宋悦安回答,“最好,气死她,气得她流产,我看她还神气什么。”

    小烟重复道:“气得她流产?”

    “对啊,没了孩子,她马上就会被扫地出门的。”

    小烟不说话了。

    别墅门口,时乐颜转身,往里面走去。

    易深跟在她身后。

    回到恒温的客厅,时乐颜才脱了外套。

    易深说道:“太太,小烟的事情,您不要放在……”

    “我没有在意。”时乐颜说,“只是,我对你,有一件事,很好奇。”

    “什么事?太太请说。”

    “我记得,我刚来京城,住进别苑的时候,你对我很有敌意,很不喜欢我。甚至,那一次,我晚归,没了消息,傅君临要找我,你都死死的拦着他……”

    易深的头低了下去。

    “所以。”时乐颜问,“直到如今,我是差点杀死傅君临的人,你也是知道所有事情原委的人,你应该像他们一样恨我,看不起我,怎么,易深,你却向着我呢?”

    “因为您是傅太太,是这里的女主人。我是管家,自然是要为主人服务的。”

    “不。易深,我想听实话,不是这些场面话套话。”

    易深顿了顿:“实话……太太只怕听了,也会觉得是假话。”

    “你说说看。”

    “太太……”

    时乐颜笑了:“说吧。”

    易深叹了口气:“其实,我算是看着傅先生长大的,我们易家一代人,都是在为傅家服务。”

    “所以?”

    “傅先生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有时候,甚至,傅先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却能够知晓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时乐颜笑的更明显了:“这么说,你比傅君临自己,还要了解他?”

    “可以这么说。”易深回答,“直到现在,我也明白,傅先生心里,自始至终还是你。他……不能没有你。”

    “这就是你的实话?”

    “是。太太,我说了,您听了,也会觉得是假话。”

    时乐颜看着他:“可是,因为傅君临还爱我,所以,你就偏向我?全心全意的,把我当女主人?”

    “不仅如此,太太。傅先生从小到大,压力很大,欢乐很少。而您,是能够让他真正快乐的人。”

    时乐颜垂下眼。

    “只有您和傅先生两情相悦的那段时间,我才知道,原来傅先生他……”

    “好了。”时乐颜打断他的话,“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

    她也……不敢听。

    一次又一次,她因为傅君临触动心扉。

    可一次又一次,换来的,却是失望,却是卑微。

    她不敢再怦然心动了。

    不过,她今天,还要做一件事。

    ………

    晚上。

    轿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看情况,是傅君临回来了。

    时乐颜看着面前的电视机。

    虽然,她的眼睛一直都看着电视,但心思……早就飞走了。

    傅君临走了进来,换鞋,脱外套,一如既往。

    他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端端正正的时乐颜,嘴角微微一抿。

    扯了扯领带,解开衬衫上面两颗扣子,傅君临越过客厅,上楼。

    易深问道:“傅先生,您还用晚饭吗?”

    “嗯。”

    等脚步声远去,时乐颜才敢松一口气。

    易深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他不明白,为什么太太不让他告诉傅先生,今天小烟,还有宋悦安小姐来过的事情。

    餐桌上。

    时乐颜小口小口的喝着汤,傅君临坐在她对面。

    她时不时的瞥他一眼,又低头。

    “有什么就说。”傅君临的声音淡淡响起,让她整个人都一惊。

    “额……”

    傅君临抬眼:“哑巴了?”

    时乐颜咬着唇:“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为什么?”

    “因为……你可能会生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