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442章 不管他怎么样-我还是爱他
    “搜。”他沉着脸,下了命令,“把全京城的酒店,一家一家的给查,给我找,看看他们,到底在哪里!”

    “酒……酒店?”

    “不然,你觉得,他们两个,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吗?”

    傅君临的眼睛里,此时此刻,都是嗜血的眸色!

    好,好一个时乐颜!

    他告诉她,他跟小烟发生了关系,以此气她。

    所以,后脚,她就要用同样的手段来报复他吗?

    她真是胆大!

    很快,易深就收到了消息。

    “傅先生,查到了,池夜今晚,入住了这家酒店。他是用自己名字登记的。”

    所以,才会查得这么快。

    傅君临没有任何的停留,当即就起身,离开。

    只怕是,一场暴风雨,即将要来临了。

    酒店里。

    时乐颜给池夜处理好伤口,就去浴室了。

    她往浴缸里,放着凉水。

    再折返回来的时候,池夜已经倒在床上,手紧紧的揪着被子。

    “别过来。”他说道,“走,乐颜,你现在可以放心的走了。”

    她也不再扭捏:“好。浴缸里放着水,你快点去泡着,凉水会有效果的。你经纪人应该也快到了。“

    “嗯。”

    时乐颜转身,往门口走去。

    池夜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一直都留在这里,不走,你就不怕……我借着药劲,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你不是那样的人,池夜。”

    他笑了:“所以,你才会留下来照顾我。”

    “我做不到丢下你一个人,撇清关系。”时乐颜回答,“哪怕,我知道这是安珊的计谋。”

    “她应该……收买了服务员。”池夜说,“然后,在我的水里,放了东西。”

    “可能吧,她这个人,过于恶毒了。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既然她这么做,那么就一定有她的目的。如果傅君临知道……”

    时乐颜苦涩的,微微一笑。

    “他如果信我,我哪怕是在这里过夜,他也会站在我这边。他如果,不信我,我就是马上离开,片刻都不停留,他都会怀疑我,不贞不洁。”

    这就是现实。

    很残忍。

    被偏爱的时候,她有恃无恐。

    不被爱的时候……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要是不快乐,”池夜看着她,“那就早点解脱吧,乐颜。没有必要,守着一个已经不爱你的男人。”

    时乐颜回答了一句话,让池夜记了一辈子。

    她说:“可是,我爱他。”

    这一刻,池夜无法用言语和词汇,来表达他心里的震撼。

    她爱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亲口说,她还爱傅君临。

    “乐颜……”池夜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哪怕,他这般对你?哪怕,他……”

    “是,不管他怎么样,我还是爱他。”

    “你还有爱别人的可能性吗?”

    时乐颜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池夜苦笑一声,“终其一生,我也是取代不了,傅君临在你心里的位置。”

    时乐颜说道:“谁都取代不了他。”

    池夜明白,他来晚了。

    如果他能够早一点遇见她,抢在傅君临之前,那么,结果会不会有所改变?

    应该……会吧。

    每个人的出场顺序,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池夜说,“那,乐颜,我就祝你幸福吧。”

    “谢谢。你也是。”

    时乐颜应着,转动门把,走了出去:“你好好照顾自己,浴缸的水……应该满了。”

    “好。”

    门关上,隔绝了两个世界。

    池夜紧紧的攥着被子,双眼通红,浑身燥热。

    额角,手背的青筋,一条一条的凸起,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

    这样的药效,一般人的话,只怕早就……

    池夜一直都在忍。

    他用尽自己的毕生耐力,在克制着自己。

    他不想做出任何,伤害乐颜的事情。

    他宁愿伤害自己。

    更何况,她一直都坚持要留下来,照顾他,给他处理伤口,确认他不会有什么事,才离开。

    这样好的她,他怎么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呢?

    池夜完全可以强迫她,但,他会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时乐颜脚步匆匆,离开了酒店。

    在电梯里,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正常一些。

    该回别苑了。

    也不知道,安珊是不是,早就已经通风报信,在傅君临面前,诬陷她,煽风点火了。

    到了一楼,电梯门“叮”的一声,徐徐打开。

    时乐颜挽了挽耳边散落的碎发,走了出去。

    只是……

    走了两步,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酒店的大堂里,怎么这么的安静?

    为什么会没有人?

    前台呢?

    服务员呢?

    大堂正中间的旋转门外,时乐颜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眼睫微颤,手不自觉的握紧。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比她想象中的晚。

    傅君临迈开长腿,穿过旋转门,眼睛直直的盯着她,仿佛,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他的身后,都是别苑的保镖。

    时乐颜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她就这么,看着傅君临朝她走来。

    保镖自觉的守住了门口,大堂里,一片寂静。

    只有傅君临的脚步声,不停的回荡着。

    他很快就走了过来,站在时乐颜的面前,一双眼眸,盯着她。

    “你来了啊。”时乐颜说,倒是表现得比较的轻松自在,“我还以为,你早就该过来了,怎么会拖延到这个时候。”

    傅君临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她反问:“难道没有人跟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时乐颜,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她看着他:“我只是觉得,安珊应该早就告诉你了。”

    “安珊?”傅君临挑眉,“怎么,又扯到她身上去了?”

    时乐颜微微有点诧异。

    很快,她就想明白了。

    这个安珊……真的是好手段,好手段啊。

    安珊完全不插手这件事,而是制造 各种的巧合。

    事发之后,安珊也没有去傅君临面前,说三道四。

    这样一来,她就完全把自己给摘出去了,撇得干干净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