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446章 我才是你们的儿子-她时乐颜不过是外人
    这一切,她不怪任何人,她只怪自己。

    也许,是命中注定吧,她和傅君临,就是要这样的错过,折磨。

    京城这样的地方,容不下他和她单纯幸福的爱情。

    太难了。

    时乐颜慢慢的,慢慢的往地上倒去,枕在自己的手臂上,闭上眼睛。

    她伤透了傅君临的心。

    傅君临,也伤透了她的心。

    彼此伤害,然后彼此失去彼此。

    这是他们俩的结局。

    佣人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见时乐颜倒在地上,无声的流泪,吓坏了。

    “太太,太太,”佣人赶紧去扶她,“您怀着孩子呐,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

    时乐颜麻木的神经,终于被触动了一下。

    孩子,是的,她还有孩子。

    “快起来,太太。”佣人说,“傅老先生和夫人来了。”

    时乐颜一怔,猛地抓住佣人的手:“你说什么?爸妈来了?”

    “是啊,太太,现在,就在楼下客厅呢。”

    “怎么回事……”

    傅君临沉默的,一步一步的往楼下走去。

    他无法表达自己的现在的心情。

    失望,痛苦,失去,折磨……

    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此刻,全部朝他涌来。

    他感到了无能为力。

    这是傅君临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也有他想得到,而得不到的东西。

    他下了楼。

    这别苑里,他是待不下去了。

    去哪?

    大概,小烟那里,是他目前来说,最好的去处了。

    至少,他面对着一个,隐约有时乐颜影子的女人,放松,说说心里话。

    只是……

    傅君临脚步一顿。

    他抬眼,看着面前出现的人。

    “君临啊。”唐曼急急忙忙的走到他面前,“这大晚上的,你是要去哪?”

    “你怎么来了,妈。”说着,他又侧头,看着傅良宇,“爸。”

    “我,我听说……你跟乐颜,又吵架了,闹得很不愉快。所以,我跟你爸,就想着过来看看。”

    傅君临面色一沉,目光往旁边扫去:“看来,我这里多嘴的人,是该清理一下了。”

    站在一边的易深,连忙低下了头。

    是他通知傅老先生和夫人的。

    唐曼说道:“你不要怪他们,是我让他们记得通知我的。你和乐颜现在这样的处境,不能再闹下去了。”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

    “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当然相信你。”唐曼回答,“可是,这感情上的事情,你真的不太懂。”

    傅君临的语气变冷了不少:“我才是你们的儿子,她时乐颜不过是一个外人。”

    “君临你……”

    “不用再帮她说话。”他强势打断,“她是自作孽,不可活!”

    说完,傅君临拨开唐曼,径直就往外走。

    唐曼没想到他会推开自己,一时间没有任何的防备,趔趄了一下。

    还好傅良宇及时的,扶住了她。

    唐曼看着傅君临的背影:“你要去哪里?”

    没有回应。

    傅君临很快离开了,跑车的轰鸣声,慢慢的远去。

    “这……这!”唐曼说,“他真的是太轴了,不肯听我们的话。”

    傅良宇正要说什么,时乐颜的声音忽然传来:“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时乐颜的脸颊上,还挂着泪珠,眼睛红红的,可想而知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她一边下楼,一边胡乱的抹了抹脸颊。

    唐曼见她这个样子,也是心疼:“乐颜,君临他脾气差,又暴躁,吵架又是在气头上,说的话可能有点重,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

    她想说没事的。

    但,她真的说不出口。

    何况,谁都知道,她现在很不好。

    “没事没事。”唐曼安慰她,“等君临气消了,你们再好好的谈,我们也会多劝劝他的。”

    时乐颜不吭声。

    唐曼看了傅良宇一眼。

    傅良宇马上说道:“乐颜,你不要太伤心了。其实,君临心里,还是有你的,他就是难以释怀,难以放下。”

    “我知道。”时乐颜回答,“但是,从此刻开始,他的心里,再也不会有我了。”

    唐曼说道:“怎么可能呢,瞎说什么。乐颜,气头上的所有话,都不要往心里去,知道吗?”

    “他说的,不是气话。我懂。他不是一个,会让情绪主宰自己的人。”

    生气归生气,发怒归发怒,傅君临那样理智得近乎可怕的男人,是不会意气用事的。

    他是真的失望了。

    是她让他失望了。

    唐曼还想说什么,时乐颜轻轻的,长叹了一口气。

    “爸,妈,我知道,你们想让我跟傅君临和好。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并且为此努力过。但是……现在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乐颜……”

    “是我不好,不能做好傅家的儿媳。也是我不好,本来一段美满的婚姻,被我生生的毁成了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

    时乐颜把责任,都归到了自己身上。

    是她有错在先。

    她也承认,她接受傅君临所有的恨意和报复。

    他说他想过要原谅自己,重新开始。

    够了,这真的就够了,哪怕,这个想法,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宣告了结束。

    都是,至少有过,不是吗?

    唐曼还想说什么,时乐颜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爸,妈,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回家休息吧。”

    唐曼只能点头:“好。乐颜,如果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的话,尽管告诉我,不要一个人承受着,好吗?”

    “好。”

    唐曼用力的抱了她一下:“她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好好的帮你的话,谁来保护你啊……”

    一句话,差点让时乐颜再次泪崩。

    小别墅里。

    傅君临走进来,脸色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阴郁,都要难看。

    小烟问道:“傅君临……你怎么了?”

    虽然他每次来,都是心情不好的时候。

    他要是心情好,就绝对不会踏入这里半步了。

    不过,今天的他,绝对是遇到了非常不愉快的事情。

    傅君临只是看了一眼旁边的佣人:“拿酒来。”

    “是,傅先生。”

    他落了座,熟练的抽出烟盒,点了一根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