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467章 我来接你出院
    云亦烟往沙发上一靠:“其实这个安珊,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跟她没什么瓜葛,也就不撕破脸,维持着表面上的平和。”

    时乐颜笑了:“你看人还挺准的。”

    “那是。什么人是什么性格,什么心思,我一眼就能够九六看出来。俗话都说,相由心生。”

    时乐颜把脸凑了过去:“那你看看,我是什么性格?”

    “傻大妞。”云亦烟点了点她的额头,“宁肯自己吃亏,也不想去麻烦别人的老好人。”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时乐颜想,在京城,至少,她还是交到了一个真真正正的朋友。

    像云亦烟这样独立自强的事业女性,她是非常崇拜和羡慕的。

    如果,她遇见的人,都是像云亦烟这样,那该多好。

    也应了那一句话,朋友不在于数量,而是质量。

    一个暖暖,一个亦烟,就足以是她的后盾了。

    ………

    晚上。

    云亦烟走了,唐暖暖在来的路上。

    但是这个时候,正好是晚高峰期间,路上堵车。

    时乐颜就一个人呆在病房里。

    她从抽屉里,拿出录音笔,按下了开关键。

    安珊的声音传了出来。

    今天安珊在病房里说的话,全部都被她给录进来了。

    至少,这只录音笔,能够证明,她和池夜那一次的相聚,是安珊一手策划的。

    还有,安珊说了恶毒难听的话,让她动了胎气。

    时乐颜知道,安珊是聪明的。

    做事从不留下把柄,就算露出了破绽,她也只是做了一些小打小闹的举动,构成不了什么危害。

    比如,把药藏在指甲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时乐颜的酒里下了药。

    再比如,她安排时乐颜和池夜相遇,看似巧合,却处处都是精心设计。

    真要追究起来,安珊也不会落得什么凄惨的下场。

    可对时乐颜来说,安珊的行为举动,却是给她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脚步声从病房外传来。

    时乐颜没当回事。

    她以为是路过的护士或者医生。

    唐暖暖还没这么快。

    她关掉录音笔,放在枕头下,准备下床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时乐颜抬头看去:“是你?”

    “不想看到我吗?”

    傅君临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时乐颜问道,“又来看我?”

    “不可以吗?”

    “你来医院两次,都是晚上。”她笑了笑,“看来,你的工作,真的很忙。”

    “是挺忙的,所以,时间都要花在必要的事情上。”

    时乐颜回答:“来看我,就只是顺便的事情吧。你这是要去哪见客户,刚好路过医院,所以来探望一下我,尽到一下做丈夫的责任?”

    “不。”傅君临淡淡说道,“。”

    她一怔:“出院?”

    “嗯。”

    “可是……”

    “别苑那边,易深都安排好了,每天会有医生过来,看望你的情况。只需要到时候来医院检查。”

    时乐颜看着他:“为什么突然……要我出院?”

    傅君临嘴角微勾:“把你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才安心。”

    “难不成,我在医院里住院,还能翻出什么浪来吗?”

    “谁知道呢?”傅君临说着,抬手,帮她把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看防患于未然。”

    他做着最温柔的动作,却是说着最伤人的话。

    时乐颜微微偏过头:“好,出院就出院。”

    傅君临见她闪躲,也不再勉强,收回自己的手:“五分钟,收拾好自己。”

    说着,他大步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时乐颜站在病床边,一动不动,看着儿童。

    傅君临扬眉:“怎么?还不抓紧时间?”

    “你出去等我,”时乐颜说,“你在病房里,我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

    她要换衣服。

    洗手间很小,而且,没有堆放衣服的地方。

    傅君临坐在这里,她……她要怎么做啊!

    傅君临收回目光,低头盯着手机:“你只有四分钟了。”

    时乐颜咬牙。

    行,反正,都结婚快一年了,浑身上上下下,都坦诚相见过了。

    她也不扭捏了。

    不然的话,还显得她矫情。

    时乐颜自己没什么东西,要整理带走,一个手机,一支录音笔,往随身的包里一塞,就可以了。

    其余的东西,就交给佣人来收拾吧。

    时乐颜转过身去,背对着傅君临,开始换衣服。

    现在是秋天了,晚上气温偏低。

    她又是孕妇,要好好的保暖,要是感冒的话,又得一通折腾了。

    傅君临坐在沙发上,侧头看去。

    她的身材,还是没变,甚至看起来,比以前,还要消瘦些了。

    怀孕快三个月了,还没到显怀的时候,看起来,就和平常的女性,没什么区别。

    傅君临这才明白,为什么她要让他出去了。

    他当时还以为,她是要做什么,怕他发现。

    原来……她是需要换衣服。

    光是这么一瞥,就让傅君临坐立难安了。

    时乐颜很快就穿好了衣服,换了长裤,又披了一件长款的风衣外套。

    她把头发从衣服里拨出来,转身,看着傅君临:“我好了,可以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