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480章 我们-难道还回得去吗?
    傅君临声音低沉得可怕:“这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只要能离婚,任何的代价,我都能接受。”

    她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

    只是,傅君临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当着她的面,直接,撕成了两半。

    他拍在桌面上:“滚出去。”

    时乐颜从容不迫的,从身后,拿出了另外一份,离婚协议书。

    “你尽管撕。”她说,“我有的是,我打印了很多份,你撕一份,我给一份。你撕十份,我给十份。”

    傅君临冷笑:“明天,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后悔。”

    时乐颜站了起来:“我不想和你吵,也不想反反复复的强调我的态度。时间不早了,我还想和我的孩子,睡个好觉。”

    她转身就走。

    来的潇洒,走得坦荡。

    傅君临坐在位置上,看着她走出了书房。

    撕掉的那份协议书,和她重新给的那一份,都在他的面前摆着。

    傅君临直接一扫,把书桌上所有的东西,统统都扫到了地上。

    时乐颜回到房间,关上门,又反锁好,捂着心口。

    从她今天开始挑衅傅君临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就是在悬在脖子上,随时都会掉。

    她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唐暖暖发来了微信:“乐颜,战况如何!”

    “比较顺利,他撕掉我两份离婚协议书了,但是,我当场给给了他一份。”

    唐暖暖:“干得漂亮!

    时乐颜回复了一个“大笑”的表情,收起手机。

    要是以后,她每天都这么挑衅傅君临的话……

    想想都刺激。

    ………

    第二天。

    时乐颜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这么早,谁给她打电话啊?

    她看了一眼时间,才七点半。

    “喂?”时乐颜的声音,都还带着浓烈的睡意,“哪位?有什么事?”

    “是我啊,乐颜。我是你李叔叔啊。”

    “是您啊?”她应道,“怎么了吗?”

    时乐颜被吵醒,这脑子都还没有抓过来。

    这位李叔叔,她是认识的,见过好几次了,是时氏集团董事会的董事。

    爸妈生前,跟李叔叔的关系,也很好。

    “出大事了。”李董事说道,“我们公司今年合作的客户,居然都要求解约!”

    时乐颜一听,这瞌睡走了一大半。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托关系,四处打听,才刚刚得到消息……”

    时乐颜打断他的话:“李叔叔,是不是,傅氏集团,要封杀我们?”

    “哎?乐颜,你怎么知道?”

    “我明白了。”她说,“李叔,你先别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这客户要是都跑了的话,我们公司,还怎么运转下去?你爸妈的产业,也会毁于一旦了啊。”

    时乐颜知道,这是傅君临干的。

    他昨晚才放出的狠话,今天一大早,他就给实现了。

    够狠。

    “李叔……我会想办法的,你别担心。”

    “乐颜。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是不是跟傅总闹别扭了?不然的话,傅总是你的丈夫,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去找他问问。”时乐颜应道,“你先别慌。”

    “好好好,有什么事,夫妻俩一定要协商,不要把私事闹大,影响了事业。”

    时乐颜“嗯嗯”了两声,挂断电话。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径直就走出了房间。

    她敲了敲傅君临的房门,不停的拍打着,声音很大很响,都在走廊里回响着。

    但,傅君临却没有回应。

    “傅君临!”时乐颜又重重的敲了敲,“你开门!”

    依然没有动静。

    时乐颜干脆试着去转门把。

    结果……门开了,没锁。

    她直接走了进去。

    衣帽间那边,传来傅君临磁性淡然的声音:“一大清早的,闹什么?”

    时乐颜直接走到衣帽间,堵在门口:“傅君临,你什么意思?”

    他低头,慢条斯理的,穿着衬衫,优雅的系着扣子:“我不过是,说到做到而已。”

    “把我家的公司给搞垮了,你就心满意足了是吗?”

    “是你太不听话。”傅君临回答,“何况,昨天晚上,你不是还趾高气扬毫不在乎的说,你什么都可以不要吗?”

    “你一定要这么做?”

    “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时乐颜走了过去,站在他面前:“傅君临,你一定要我越来越恨你,一定要我们两个越走越远,裂痕越来越大,永远都回不去吗?”

    “我们,难道还回得去吗?”

    “但是我不想多年以后,我们两个,回忆起对方的时候,只有滔天的恨意,只有无止境的折磨,一点都想不起对方的好!”

    傅君临系扣子的手一顿。

    他抬眼,看着她:“如果你还能想起我,还有恨的话,不是挺好的吗?”

    时乐颜不解:“好?”

    “恨我,也是你记住我的一种方式。”

    他嘴角微勾,看起来那么的残忍嗜血。

    他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让她记住他!

    “留一点念想吧,留一点美好吧,算我求你了,傅君临。”她说,“何必要这样的,把我逼到绝路。”

    “现在知道来求饶,为什么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态度却那么的嚣张?”

    “我没想到,你真会这么做,把我的后路都断了,一点都不留。”

    傅君临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我不喜欢别人挑衅我。”

    “到底要怎么样。”时乐颜问,“才肯放过我,才肯给我,给我们时家,一条后路。”

    “我要怎么样?”

    “对。傅君临,只要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都可以。”

    他眼眸微微一眯,忽然凑近了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白皙柔嫩的脸颊上。

    “只要你能做到的?”

    “是。”

    傅君临薄唇微启:“陪我睡一晚。”

    时乐颜的身体,顿时僵硬住了。

    “你……说什么?”

    “陪睡一晚,我就饶过时氏集团,原谅你昨天惹怒我,说的那些话。”傅君临说,“怎么样?”

    时乐颜的脸色,比之前,显得苍白了。

    她看着他深邃的眼眸:“陪睡……一晚?”

    “很难理解吗?”

    时乐颜望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