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501章 我不用你处理伤口
    傅君临眼里满是错愕,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错觉了。

    “你在干什么?”

    “拿医药箱,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啊。”时乐颜回答得很自然,“不然呢?我大半夜的在这里梦游啊?”

    傅君临又是一怔。

    “虽然我不是太懂,怎么包扎伤口,但是,没吃过猪肉,也看见过猪跑吧。”

    她坐下,翻开医药箱,仔细的寻找着,需要用到的东西。

    棉签,纱布,碘酒……

    傅君临就一直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手伸出来。”时乐颜说,“我瞅瞅,好像伤的挺严重的,要是真严重的话,还是得去一趟医院,让专业的人士来给你处理。”

    她这个半吊子,恐怕不行。

    傅君临没动。

    时乐颜抬头,看着他:“我说让你把手伸出来啊,你没听到吗?”

    “不用。”傅君临却是冷冰冰的拒绝了她,“我没事。”

    “难不成,你就打算,一直这么不管伤口,任由它恶化,感染吗?”

    “你为什么要管我?”傅君临忽然问,“你不是恨我吗?不是讨厌我了吗?”

    时乐颜点点头:“是啊,但,谁让我这个人,心软呢?”

    他嗤了一声,很显然不相信。

    时乐颜笑了起来:“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好了,我实话告诉你吧。”

    她眨眨眼:“都说,晚上是人最脆弱最空虚的时候,现在这个时间,相对来说,更加容易调动心底的真实情绪。”

    “说人话。”

    “就是我帮你包扎伤口,这么的关心你,大半夜的还搬来医药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看在这个份上,能对我好一点呗?“

    傅君临下巴微抬:“我看,你是想利用这个时候,对我提要求了吧。”

    “呀,被你看出来了。”

    傅君临问道:“想让我答应离婚?”

    除了这个,他也想不出来,时乐颜还能提什么要求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

    时乐颜却摇了摇头。

    “不是。”她说,“我有自知之明。给你包扎伤口,就能让你答应离婚吗?哪里有这么简单,不可能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时乐颜撇撇嘴:“我也没有想好。要不……先欠着吧。等我哪天有要求了,再跟你替?”

    傅君临冷冷的回答:“。”

    “可是,这个时间点,大家都睡了。”

    “喊起来不就行了?”

    “打扰别人的睡眠,多不好啊。”时乐颜说,“何况,我在这里,机会是我的了。”

    傅君临看着她:“你这是强行的,让我接受你的好意。然后,你再索取报酬?”

    “是啊。所以,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了。行了,手伸出来吧。”

    傅君临没动。

    时乐颜说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不会提很过分的要求。因为,我提了,你也不可能会答应我啊,是吧。”

    傅君临还是没动。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我给你处理伤口,你答应我一个小要求,怎么不合适了?”

    说着,时乐颜干脆伸出手去,强行的,把傅君临受伤的那只手,给拉到了面前来。

    傅君临倒是没再收回去。

    时乐颜用棉签,沾了碘酒,一点一点的,仔仔细细,把他手背上的结了痂的血迹,给擦干净。

    她一边擦,还一边说道:“我会尽量轻一点啊。还有,这个碘酒碰到伤口,可能会有点疼。那个,你先忍一忍。”

    傅君临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花费了好长的时间,时乐颜才把干涸的血迹擦干净。

    垃圾桶里,堆满了棉签。

    “好累。”时乐颜呼了一口气,“终于好了。”

    傅君临凉凉的说了一句:“你不知道用棉花吗?”

    时乐颜:“……”

    好像是哦。

    棉签太小,一点一点擦,多累,用棉花的话……

    时乐颜反问:“你不会早点提醒我吗?”

    “没见过要帮人处理伤口,还一点常识都不懂,并且这么笨的人。”

    时乐颜差点吐血。

    算了,她忍。

    怎么着,傅君临以后也会记得,他的伤口,是她处理的。

    他欠她一份情。

    看在这个人情的面子上,她就不跟他计较。

    时乐颜白了他一眼。

    然后,她低下头,执着他的手,继续查看着他的伤口。

    “哎?”时乐颜忽然发现了什么,“怎么会有玻璃碎片啊?都扎到肉里面去了?你这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傅君临没回答她。

    时乐颜也不指望,他能说出什么。

    她从医药箱里,翻找出一把小镊子,小心翼翼的,把那些碎玻璃,都给挑出来的。

    应该是会疼的。

    但,傅君临从头到尾,倒是都没有吭过一声。

    时乐颜知道,他耐造,这么一点疼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之后的包扎,就简单多了。

    时乐颜把纱布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满意的拍拍手:“好了,大功告成。”

    傅君临的嘴角,抽了抽。

    她叮嘱道:“你自己注意点啊,别碰水。一天换一次药,很快就会好的。”

    傅君临把手举了起来,定在她的面前。

    “怎么了?”时乐颜问道,“傅大爷,你还有哪里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这就是你的包扎水平?”

    “对啊,不行吗?多好啊,我还特意给你系了一个蝴蝶结。”

    傅君临的手,被包得跟熊掌似的。

    时乐颜起码用完了一整卷纱布。

    绕了里三层外三层,这手,都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

    傅君临问道:“你确定这样可以?”

    “确定。”她说,“行了,别挑剔了,总比你不处理要好吧?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去睡觉了。”

    时乐颜把医药箱收拾好,就放在一边,等着佣人再来处理了。

    做完这一切,她转身,准备上楼回房间。

    傅君临看着她的背影,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想要跟我提的要求,你早就想好了吧。”

    他用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

    时乐颜脚步一顿,随后又继续往前走。

    她抬手摆了摆:“我要是想到了,现在就提了。为什么要等到以后啊?现在提的话,你答应的几率,不是更高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