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604章 干妈也是妈
    “哼,难道你的是大鸟吗?给我看看!”

    傅君临按住他:“别动。”

    “你为什么不给我看?是不是比我的还小?”

    “为什么要给你看?”

    傅胜安回答:“我们都是男子汉,可以拿出来比一比啊。”

    “只有我的女人能看。”傅君临说,“你,不可能。”

    “小气鬼!爸爸小气鬼!”

    傅君临瞥了他一眼:“现在不哭了?拿出来你刚才影帝般的演技,继续哭。”

    “我是真的想妈妈。”傅胜安说,“爸爸,妈妈是不是很温柔很善良啊?”

    “嗯。她是全世界最温柔,最善良的人。”

    “比小烟阿姨还要好吗?”

    傅君临一字一句的回答:“比任何人都好。好一千倍,一万倍。”

    傅胜安撇撇嘴:“既然妈妈这么好,爸爸,你为什么不守住他啊。”

    这个问题,让傅君临无法回答。

    他勾了勾嘴角:“大概是她太好了,我配不上吧。”

    “那是。”傅胜安昂了昂下巴,“我的妈妈,是全世界最漂亮的!”

    他看了不少时乐颜的照片,对她的模样,铭记于心。

    包括傅君临的手机壁纸,背景,都是时乐颜的照片。

    主卧的墙上,还挂着一幅巨大的婚纱照。

    那是傅君临和时乐颜在小城的时候,拍摄的。

    那时,两个人刚领了证,就近找了一家比较普通简陋的摄影馆,租了一套婚纱,拍了这张照片。

    虽然不够奢华,没有档次,可照片里的人,笑得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明媚灿烂。

    ………

    第二天。

    傅君临坐在总裁办公室里。

    正值中午的下班时间,公司里人比较少。

    易城把订好的餐食拿了进来,一一摆好。

    傅君临问道:“事务所那边,唐暖暖在么?”

    “傅总,”易城回答,“这个我没注意,我去帮您问问。”

    “算了,我直接找她。”

    傅君临拿起手机,给唐暖暖打电话。

    “喂?”她很快接了,“傅总,什么事?”

    语气不咸不淡,不热络也不生疏。

    就是一个普通的朋友而已。

    五年了。

    唐暖暖还是无法释怀乐颜的离开,以及傅君临当时的偏执。

    “跟你谈点事。”傅君临说,“你过来一趟。”

    “抱歉,没空。下午还要去一趟法院。”

    “是关于傅胜安的。”

    唐暖暖顿了顿:“我抽十分钟过来。”

    现在,傅胜安的面子,都比傅君临的大。

    挂了电话没多久,唐暖暖敲门走了进来。

    她直接开门见山:“说吧,胜安怎么了?”

    唐暖暖一副说完就走的架势。

    傅君临更加的言简意赅:“胜安想要你陪着他,一起参加幼儿园的亲子运动会。”

    “我?亲子运动会?”

    “是。”

    “不是吧。”唐暖暖说,“你傅大总裁,身边何时缺过女人啊,哪里还用得上我来当这个角色?什么小烟小酒的,一抓一大把。”

    “但,胜安点名需要你。”

    唐暖暖很怀疑:“真的假的?”

    “他放学之后,司机会把他送过来。你可以问问。”

    “为什么是我?”

    傅君临回答:“胜安喜欢你。”

    这个答案,让唐暖暖很是开心。

    她轻哼一声:“行吧,看在我干儿子的面上,我就答应下来。但是你记住啊,绝对不是因为你。”

    “嗯。”

    顿了顿,傅君临又说道:“接下来,我会带胜安去一趟小城。”

    “去看乐颜?”

    “对。”

    唐暖暖嗤笑一声:“你去得也太勤了吧。清明节一次,忌日一次,生日一次,平时想起她,也会去一次……你干脆在小城安个家吧?”

    “我在小城,本来就有家。”

    是他和时乐颜的家。

    那间房子,一直都还保留着,没有动过。

    傅君临每次过去,都会住在那里面,从不考虑酒店。

    只是……每一个角落,都有他和时乐颜的回忆罢了。

    “切。”唐暖暖很是不屑,“说真的,傅君临,我一点都不同情你,也不心疼你。你这一切,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活该。”

    他挑眉,直接承认了:“是啊,我活该。”

    “乐颜还在的时候,你那样对她。她肚子疼,见红,差点流产,你不去医院看她。她生孩子,快要进产室了,你没有来看她。现在她变成一堆骨灰了,你三天两头的跑去见她,又有什么意义?”

    “你可以尽情的指责我。”

    “我还嫌浪费口水呢。”唐暖暖往门外走去,“今天我去接胜安,亲子运动会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傅君临往椅背上一靠。

    对他来说,只要唐暖暖肯答应参加幼儿园的活动,就行了。

    不然,没有妈妈这件事,会一直都梗在傅胜安的心里,让他变得不快乐不自信。

    唐暖暖回到了事务所。

    她推开门,看见了陆展修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

    “你怎么来了?”

    唐暖暖走过去,径直坐在他的腿上。

    “不能来吗?”陆展修的手,搭在她的腰上,“本来是想中午和你一起吃饭的,谁知道……扑了个空。”

    “我去傅君临那边了。”

    “他找你?”

    唐暖暖点点头:“是啊。”

    “什么事?”

    “说是胜安的幼儿园那边,要举行亲子运动会。”唐暖暖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陆展修的领带,“需要爸爸妈妈一起参加。但是胜安……没有妈妈,所以,让我代替一下。”

    “你代替?”

    “对啊。”

    唐暖暖抬头,和陆展修的目光对上。

    但是……

    他的神色,好像不太正常啊。

    有点奇怪。

    “怎么了吗?”唐暖暖问,“你不答应啊?”

    “你什么时候,成傅胜安的妈妈了?还要和他一起去参加亲子运动会?”

    “我是他的干妈啊。干妈也是妈,这个……没什么毛病吧。”

    “有。”陆展修说道,“你是我的女人。”

    “是啊,我还是你的未婚妻,是你的陆太太,是你未来的孩子他妈。这跟我去参加傅胜安的亲自运动会,有什么冲突吗?”

    “我吃醋。”

    唐暖暖伸手,探了探陆展修的额头:“你没发烧吧?说什么胡话呢?你别无理取闹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