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605章 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受了些外伤
    “我认真的,暖暖。”

    “我是胜安的干妈,这合情合理。你不要吃这些无用的飞醋……”

    陆展修反问道:“为什么我不能吃?”

    唐暖暖不说话了。

    她勾着陆展修的脖子,和他对视着。

    半晌,她问道:“直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陆展修的嘴角,慢慢的扬起,看起来……一副得逞的表情。

    唐暖暖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就陆展修的这些招数,她早就烂熟于心了。

    他动动眼珠子,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为了弥补我受伤的心灵……”陆展修拖长了声音,“你需要好好的服侍我。”

    “服侍??”

    陆展修扣住她的腰肢,凑近了些,在她耳边低语:“上次给你买的衣服,今天晚上,可以穿起来了。”

    “那叫衣服吗陆展修?”

    他能摸着良心说这句话吗?

    那分明就是一块破布!

    遮哪都不行!

    毫无用处!

    最重要的,还贵!!

    贵到离谱!

    那么一点点面料,大几千块钱。

    疯了吗?

    有钱也不是这么造的吧!

    “标签上写着是衣服,当然就是。”陆展修很是理直气壮的回答,“所以,暖暖,为了我这颗受伤的心灵……”

    唐暖暖直接推开了他,站起身:“你想得美!”

    “不答应的话,看来,我要去找傅君临了。”

    “你找傅君临干什么?”

    “跟他好好的谈谈,他为什么要借我的媳妇儿,去帮他儿子,参加那什么亲子运动会。”

    “喂!”唐暖暖说,“陆展修,你很无理取闹哎!”

    “我这叫吃醋!”

    说完,陆展修起身,竟然真的准备去往傅君临的办公室。

    唐暖暖拦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在电梯里,她还软磨硬泡的,陆展修就是不为所动。

    唐暖暖又狠不下心来,答应穿那套不叫衣服的衣服。

    电梯已经到达了。

    傅君临的办公室,近在咫尺。

    办公室里。

    傅君临正在吃饭。

    五菜一汤,营养搭配均衡。

    他吃得很优雅。

    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傅君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是幼儿园的电话。

    他迅速接过:“喂?”

    “请问,是傅胜安小朋友的家长吗?”

    “是,我是他爸爸。”

    园长焦急的说道:“傅胜安在幼儿园里,发生了意外,现在送往了医院……”

    后面园长还说了什么,傅君临已经听不见了。

    傅君临出了意外……

    去了医院……

    这两个关键信息,让他整个人都近乎僵化,短时间内,都丧失了思考能力!

    傅胜安是他最重要的人,是他的命,是乐颜唯一留给他的宝贝!

    如果傅胜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傅君临当即把筷子一扔,刚才的优雅荡然无存,起身,飞快的往外走去。

    他一打开门,正好和陆展修唐暖暖撞上。

    “哎,你这是要去哪啊傅君临。我正好有事要……哎?你怎么走了?”

    陆展修的话还没说完,傅君临已经推开他们,往电梯狂奔而去。

    他的样子,慌乱至极。

    陆展修和唐暖暖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

    要知道,自从时乐颜去世之后,傅君临再没有过这样失态的时候。

    那么……一定是出大事了。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追了上去。

    可是,晚了一步。

    傅君临已经进了电梯,不见踪影了。

    他直奔医院。

    门口,幼儿园的园长正在等着他。

    一看到傅君临的身影,园长马上迎上去:“傅先生……”

    “胜安在哪?”

    “在急诊室。”

    傅君临拔腿往急诊室跑去。

    园长匆匆的跟上。

    她一边跑,一边说道:“傅先生,这次的意外,发生得很突然。我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您不用太过担心,傅胜安小朋友这一次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受了些外伤。”

    园长也慌得很。

    这可是傅家的掌中宝贝啊。

    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个幼儿园还能不能开下去,都是问题。

    傅君临跑到急诊室,终于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傅胜安。

    傅胜安看起来乖乖巧巧的,还很清醒。

    看到傅君临,他还喊了一句:“爸爸。”

    傅君临大步走过去,蹲在床边:“胜安……怎么了?”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磕伤了额头。”他回答,“跟老师没有关系的。”

    “好,爸爸知道了。”

    说着,傅君临起身,凌厉的眼神扫了一圈周围站着的人。

    他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但其余的人都明白,傅总是不想当着傅胜安的面,大发雷霆。

    出了急诊室的病房,傅君临的脸,顿时拉得老长。

    看着就让人胆战心惊。

    他看着面前站着的几个人。

    幼儿园的班主任,园长,幼儿园所在的区的区长,教育局的局长,都过来了。

    傅君临薄唇微启:“怎么回事?”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是却有足够的威慑力。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班主任的身上。

    毕竟,她是目击者。

    班主任吓坏了。

    傅胜安是傅家的小少爷,金贵得很,平时擦破个皮什么的,傅家老爷子都要心疼半天。

    这回,傅胜安直接把额头都给摔出血来了,缝了四针。

    她这工作能不能保得住是一个问题,更重要的,是她还能不能在京城立足。

    “傅……傅先生,是这样的。”班主任战战兢兢的回答,“刚好是室外活动课,我在组织小朋友们去操场。结果,胜安小少爷踩空了,额头又正好磕在了石子上。”

    “我,我当时马上就打医院电话,医务室的医生也紧急处理了一下……”

    傅君临问道:“是他自己不小心摔的?”

    班主任点点头。

    园长马上说道:“傅先生,这件事,我们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区长说道:“我们会加强片区的幼儿园安全管理。”

    局长说道:“我们会抓好幼儿园的各项安全防范工作,确保此类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傅君临只是沉着脸。

    半晌,他挥了挥手:“我知道了。”

    虽然他这么说了,但是却没人敢走。

    傅总真的就这么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