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629章 我、要、见、妈、咪!
    时乐颜 咬牙。

    这都好些年了,傅君临出手就阔绰的办法……怎么还是一成不变啊?

    傅君临点头:“你尽管安心住院,其他的事情,我来负责。”

    “可是,我不想看见你。”她找了一个借口,“我看到你,就……就想起打我的那个人。”

    傅君临皱眉。

    他还没见过那个自寻死路的施暴者。

    但,从易姐的描述中,是一个嗜赌成性又游手好闲的中年男子。

    他跟那种下三滥的东西像?

    什么鬼!

    怎么可能!

    傅君临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平静。

    “好,”他说,“我离开。”

    时乐颜眨眨眼:“真的吗?”

    “嗯。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时乐颜问,“你想反悔了?”

    “你必须要住院,不准离开。”

    她又瑟缩了一下。

    傅君临用这种肯定句的时候,总会无意间的流露出霸道。

    他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又马上收敛起来:“我只是担心你的伤。好好养着,我先走了。”

    时乐颜低着头,像是一只受惊过度的小猫。

    傅君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等脚步声渐渐远去,时乐颜才长松了一口气。

    医生和护士看着她,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时乐颜自己主动说道:“我没事,你们走吧。我不会害怕了,他走了。”

    “好。那,如果有什么事,就按铃,我们的医护人员,随时会赶到。”

    “好的。”

    等病房里只剩下了自己,时乐颜重重的咬着下唇。

    怎么办……

    这一切完全超乎她的意料。

    傅君临要是彻查一番,那……她的一切,是不是就会被翻出来,大白于天下。

    时乐颜看着窗外的夜。

    而此刻的傅君临,很是郁闷。

    他居然……被时乐颜赶走了?

    最重要的,还说什么他长得像那个打人的男子?

    她是什么眼神?

    高度近视加散光吗?

    可是,傅君临又不得不走。

    他 见不得她难受害怕的样子。

    所以,傅君临很生气,但是一腔怒火,又无处发泄。

    那么……他只能生闷气了。

    坐了出租,回到家,还没进门,傅君临就听见傅胜安在大闹天宫的声音。

    “砰砰砰——不许动!你们已经被我包围了!”

    “坏人,放开我妈咪!让我来保护她!”

    傅君临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客厅里,傅胜安光着脚,踩在沙发上,拿着一把激光玩具枪,对着保姆,司机,佣人等等,不停的扫射。

    “哎呀,你们要倒下啊!一点都不好玩!”

    傅胜安把枪一扔。

    “哦哦哦,”保姆率先反应过来,“好的,小少爷,您再来一次。您的激光枪扫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配合着……哎?傅先生。”

    傅胜安叉着腰:“哼,又想用这一招骗我。别想骗我了,不可能!”

    他背对着门口,根本没有看到傅君临回来。

    保镖说道:“小少爷,这一次……真的是傅先生回来了。”

    “狼来了的故事,听过吗?你们啊,真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呢!我都五岁了!五岁!”

    说完,傅胜安下巴一昂:“再说了,就算老傅回来了,我也不怕他!我要拿起我的枪,对着他——开炮!”

    “嘟嘟嘟嘟嘟——扫射完毕!成功!”

    傅君临淡淡开口:“你在干什么?”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到。

    傅胜安的背影一僵。

    随后,他慢慢的转过身来。

    看到傅君临真的站在自己身后,他吓得往后一倒。

    傅君临伸手,一把抓住了他,才避免他掉下沙发。

    “还没闹够?”

    傅胜安眼睛一转,甩开了他的手。

    “哼,是你先闹的。”

    “我?”

    “对啊,你凭什么让我妈咪跟你睡?凭什么?”

    傅君临回答:“我说了,想跟女人睡,自己找老婆去。”

    “你的话不对。”傅胜安摆摆手,伸出食指,左右摇了摇,表现得酷酷的,“应该是,你想跟我妈咪睡,你自己不知道去找你妈咪吗?哼!每个人都有妈咪的!”

    傅君临黑着脸。

    他低头,看了一眼玩具激光枪:“傅胜安,我跟说过很多次了,你的所有玩具,不许对着人。你刚才在做什么?嗯?”

    “那还不是你让他们看着我!”

    “不看着你,让你蠢得像上次那样,自己在幼儿园,把自己额头摔个大窟窿吗?”

    傅胜安的额头,才刚刚摘了纱布。

    一道疤痕还十分的明显。

    保姆每天晚上睡前,都会给他擦一遍祛疤膏。

    “什么啊!老傅,你看不起人!”傅胜安回答,“那次我是意外!意外你知不知道!”

    “不要转移话题,为什么拿着枪对着人?我还说过,自己的玩具,自己玩,不要别人陪你。”

    “我不听!”

    傅胜安大声的喊叫着,捂着自己的耳朵。

    那尖叫声……都要掀掉天花板了。

    傅君临一把捂住他的嘴:“再叫,邻居会过来投诉的。”

    傅胜安就开始不停的在沙发上蹦跳着。

    总之,一刻都不得安闲。

    傅君临按住他:“你到底想干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扭扭捏捏,直说。”

    “我要见妈咪。”

    “什么?”

    “我、要、见、妈、咪!”傅胜安很慢的重复了一遍,“老傅,你是不是老了,年纪大了,耳朵不行啊?”

    “我很老吗?”

    “有点。”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傅君临一遍,“配不上我妈咪。不过,你有钱……嗯,这一点勉强可以加分。”

    傅君临脸又黑了黑:“你再说一遍?”

    “哇,你真的老了。该不会是我天天老傅老傅的叫你,就真的把你给叫老了吧?我都说了好几遍了,你还没听清楚吗?”

    其余的人站在客厅里,大气都不敢出。

    也就只有小少爷,会和傅先生这么闹了。

    傅君临本来就心情不好。

    被时乐颜从医院里赶了出来,他正郁闷着。

    傅胜安算是撞枪口上了。

    他一把拎起傅胜安的衣领,像是拎着小鸡仔一般:“回你的房间里去,好好的面壁思过。”

    傅胜安手脚胡乱的挥舞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