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639章 你的妈咪-已经……死了
    时乐颜:“……”

    “妈咪……”

    傅胜安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家伙午睡醒来了。

    他揉了揉眼睛,爬起来,身上的小毯子滑落在地上。

    “妈咪!”看到时乐颜,他的瞌睡一下子都驱散了,“抱抱!”

    傅胜安蹬蹬蹬的跑到床前,拉过时乐颜的手臂,枕在上面,使劲的蹭了蹭。

    他肉肉的小脸蛋,被挤压得不成样子。

    “我好想你啊,嗯……还好一醒来,就可以看见妈咪,真好。”

    时乐颜面对傅君临,可以做到冷漠无情,对他摆着个脸色。

    但面对傅胜安……

    她真的做不到。

    这是她的儿子,她的小天使,她最爱的人啊。

    傅君临的声音,偏偏这个时候响起,打破了这样美好的氛围——

    “看,我儿子都认定你了。目前看来,你也并不太讨厌他。所以,我们之间,还是有可能的。”

    “什么叫认定啊,妈咪就是我妈咪。”傅胜安抬起头来,跟傅君临对视着,“是我的妈咪,才不是你的。哼,老傅,你不许跟我抢她!”

    傅君临问道:“她不是我的吗?”

    “对!”

    “那么你要记住。她不是我的老婆,就肯定不会是你的妈咪。”傅君临倒是耐着性子,跟他解释,“她只能先是我的老婆,再是你的妈咪。”

    傅胜安一听,小脸摆出一副很是纠结的样子。

    纠结了好半晌,他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那好吧,只能这样了。”

    说完,他又想起什么:“不对啊,老傅,我妈咪答应嫁给你了吗?她说要和你结婚吗?领证了吗?办喜酒了吗?”

    “还没有,都还没有。”

    “哎,”傅胜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怎么这么笨啊。追个女生,这么久了都还没搞到手,这都快二十四小时了!”

    他很操心,很是忧心忡忡。

    爸爸要是追不到妈咪,妈咪不答应嫁给他的话,那么,他就不能一直赖在妈咪身边了啊。

    还是需要爸爸的。

    这个时候,傅胜安是傅君临站在同一战线的。

    想了想,他又扭头,看着时乐颜:“你就答应嫁给老傅……额,我爸爸吧!他很有钱的,长得也还可以,虽然没有我帅。另外,他很会照顾女生,会公主抱,力气很大……”

    傅胜那巴拉巴拉的,列举了一大堆傅君临的优点。

    一口气说完之后,他很是期盼的看着时乐颜:“怎么样?你有心动吗?你会考虑吗?另外,我很乖的,我不会哭,不会调皮,会自己吃饭,洗澡,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妈咪,答应你就点头,不答应你也点头!”

    啥?

    不答应也点头?

    这是什么操作……

    “所以,妈咪,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父子俩一大一小,一唱一和,都这样的看着她。

    时乐颜都不敢看傅胜安。

    她以为,面对傅君临就很恐怖了。

    没想到,其实最可怕的,是面对傅胜安啊!

    傅君临简直太狡猾了,竟然把儿子当做杀手锏!

    “胜安。”时乐颜尽量的低声细语的跟他解释,“我不是你的妈咪。虽然,我跟你妈咪长得很像,但我们不是一个人,你认错了。”

    “不,你就是妈咪,就是的就是的。”

    “你妈咪已经去世了。可能你年纪小,不懂什么是去世。简单来说,就是你的妈咪,已经……死了。”

    说出“死”这个字的时候,时乐颜心里也是深有触动的。

    这是在告诉一个孩子,最残忍的事实。

    世上只有妈妈好啊。

    可是……

    傅胜安的妈妈,是真的永远都不会回来的了。

    傅胜安一愣。

    他的这个表情和反应,让时乐颜有些疑惑。

    怎么……傅胜安不知道这个事情吗?

    他都五岁了,应该是可以理解,“死”是什么意思吧。

    “爸爸。”傅胜安突然转头,眼眸里十分认真。

    他平日里没事的时候,都是老傅老傅的喊,现在突然正儿八经的叫他了……

    肯定有事。

    时乐颜察觉到了不对劲。

    “妈咪说的是真的吗?”他问,“爸爸,妈咪死了吗?”

    傅胜安像是渴望着得到傅君临最肯定的回答,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生怕错过什么。

    “爸爸,你回答我呀。”傅胜安的小手,拉了拉傅君临的衣袖,“是不是?”

    时乐颜正要再说些什么,傅君临忽然蹲了下来。

    他和傅胜安平视着。

    “没有,妈咪没有死。你的妈咪,怎么会死呢?对不对?”傅君临摸着他的头,“妈咪不就在你面前吗?”

    傅胜安回头,看了时乐颜一眼:“可是……”

    “她只是吓唬你的。因为她不太想要我们。”

    “啊……”

    傅胜安委屈的嘟着嘴巴。

    这一次,他不是在故意演戏了。

    傅胜安是真的被伤到了。

    “安小姐,”傅君临抬头,越过傅胜安的头顶,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时乐颜,“请你,不要再说刚才那样的话。”

    “我……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他的妈咪,明明都已经去世五年了。他怎么表现得像是……从不知道这回事?”

    傅君临回答:“死这个字,对他的触动很大。”

    时乐颜蹙眉,不解。

    “我从未告诉过他,他的妈咪死了。这个字,没有人跟他说过。你是第一个。”

    如潮水般的愧疚,朝着时乐颜涌来。

    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我……对不起。”时乐颜先道了歉,“不过,你这样瞒着他,似乎,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现实的。”

    “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也长大了,该懂事了。而现在,安小姐,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啊。

    时乐颜越发的愧疚。

    “原来你一直都在骗他,在瞒着他,用一个比较美化的方式,告诉他,他妈咪的存在。”时乐颜说,“什么做梦,什么趋睡在山上,有花有草……”

    甚至还告诉傅胜安,她就是妈咪。

    “难道你不觉得,告诉五岁的孩子,他的妈妈已经死了,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吗?”

    时乐颜低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