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646章 你整成乐颜的样子-花了多少钱啊
    “明明是一趟航班过来的,坐在前后位置,搞得好像才见面一样。”唐暖暖说着,走了进来,“胜安,有没有想我啊?”

    傅胜安点点头:“想,我当然想干妈了!”

    但是他这句话,说的很没有底气。

    因为……

    干妈和妈咪都在这里,他要是表现得更爱其中的一位,另外一位,就会很伤心的。

    “来,干妈抱抱。”唐暖暖说,“你爸回京城了,却不把你给带回去,真是让我好伤心啊。”

    她的手要碰到傅胜安的时候,却被他给……避开了。

    唐暖暖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不过……也没见她生气。

    她依然笑眯眯的,然后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但傅胜安这个机灵鬼,却是感觉到了不对劲的。

    他好像……惹毛了干妈。

    于是,他又伸出手去:“干妈,抱抱,我又有一个多星期都没有看见你了……抱抱!”

    他开始撒娇。

    唐暖暖却没有抱他了,而是轻拍了一下他的头。

    “等一下啊,小鬼,现在干妈呢,有别的事情要做。”

    傅胜安问道:“你要干什么呀?”

    “你旁边这个女人。”唐暖暖指了指时乐颜,“你,叫她什么?”

    他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妈咪!”

    唐暖暖点了点头:“很好。那,你就等着看吧。”

    时乐颜和唐暖暖闺蜜多年,自然,是熟悉对方脾性的。

    所以……

    时乐颜想,暖暖把她当成敌人了。

    看吧,下一秒,唐暖暖就要来手撕她了。

    傅胜安先察觉出了不对劲,小肉手攀着唐暖暖:“干妈,你真的不抱抱我吗?”

    “行了,别打岔,别转移我注意力。”唐暖暖拍了拍他的肩膀,“坐好,等着,干妈让你好好的看看,你旁边的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连傅胜安这个小孩子,都感觉出来了不对劲。

    时乐颜更是明白,唐暖暖想要干什么。

    估计,暖暖把她当成蛊惑傅君临的狐狸精了。

    唐暖暖身上的那股劲儿,看起来来势汹汹。

    “她是我妈咪呀,干妈。”傅胜安说,“你见过的,你和我妈咪,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吗?你还给我看过,很多和我妈咪的合照呢!”

    “我和你妈咪,是很好的朋友,但,这个女人,不是。”

    “为什么不是啊?你骗人,她明明就是。”

    “她还真不是,胜安。”

    “明明就是,我说是就是!”

    唐暖暖扶额:“傅君临,你先管好他,行吗?”

    “你想干什么?”

    唐暖暖一边说着,一边挽起了袖子:“我想撕开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让你们父子俩好好的瞧瞧,不要被这张皮给欺骗了!”

    说着,她双手径直朝时乐颜的脸上伸去。

    这样的行为,是很冒犯的。

    而时乐颜也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仰,想要避开。

    这是身体,自我保护的本能。

    唐暖暖的性格,向来,是比较强势的。

    她在时乐颜后退的时候,更加欺身靠近。

    很快,唐暖暖捏住了时乐颜的脸。

    嗯……手感还挺好?

    皮肤细滑,柔嫩,水嫩嫩的。

    要真是按年纪来算的话,如果乐颜还活着,她已经快三十了。

    这个皮肤底子,很明显感觉是年轻小姑娘啊。

    “看来,保养做得不错啊。”唐暖暖说,“没少在脸上花钱吧?护肤品医美水光针光子嫩肤,是不是都来了一套?”

    “这么舍得砸钱,看来是早有准备啊。”

    “不过,哼哼哼,可惜了,女人最懂女人。让我看看,你这鼻子,这眼睛,这下巴,到底垫了多少硅胶!”

    说着,唐暖暖的膝盖已经跪在了沙发上,高了时乐颜一头,双手不停的揉捏着她的脸。

    时乐颜非常反感这样,很是抗拒。

    她在推搡着唐暖暖:“你别这样……麻烦你住手,请停下!”

    可是,不管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唐暖暖说道:“你不就是,想进傅家的门吗?你说,你整成乐颜的这个样子,花了多少钱啊?在哪家医院做的啊?好像还挺自然啊。”

    时乐颜都被欺负到沙发角落里去了。

    她蜷缩着身体,身上又还有伤,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

    让唐暖暖摸她的脸,其实,也没什么。

    但,时乐颜听出来了,唐暖暖以为,她是整容成乐颜的样子。

    这可怎么办才好?

    她没整啊!

    万一让唐暖暖摸出来,她根本没有整容,没有垫硅胶什么的,怎么办啊?

    所以,时乐颜更不让她摸了。

    傅胜安在旁边看到这一幕,很是着急。

    他小小的身躯上前,试图分开两个人。

    “干妈,你别这样,这是我妈咪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她!”

    “老傅你快来帮忙啊!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啊……老傅!”

    “哎呀,我妈咪喊疼了,她尖叫了,干妈,你不要欺负我妈咪……”

    傅君临看着这一场闹剧。

    在唐暖暖捏住安时的脸,那一刻,他下意识的是想要起身的。

    就算这个女人是安时,他见不得顶着时乐颜这张脸的人,被人欺负。

    但,理智却让他选择了,静观其变。

    时乐颜拼了命的反抗,唐暖暖也没讨着什么好。

    她也没想把人家,给怎么样。

    只是……

    “奇怪。”唐暖暖说,“你整得真的挺好啊,我……我虽然是外行,什么都不懂,但,也没摸出来什么。”

    时乐颜推开她,头发凌乱,眼圈微微发红。

    她理了理头发,咬着下唇,模样,很是委屈。

    看得傅君临心里狠狠一抽。

    唐暖暖收回手,站在沙发边,皱着眉头,一副思考的样子。

    “请你自重。”时乐颜说,“我不认识你,你突然闯进我的病房,这是违法的。我可以告你。”

    “告我?哦……听说,你是律师对吧?”

    “是。”

    唐暖暖嗤笑一声:“那怎么叫我自重呢?是你自重吧?你把自己整成别人的模样,顶着别人的脸,想要获得根本不属于你的荣华富贵……是你不自重,还是我不自重?”

    “我从来没有想过。”

    她根本不信:“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