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741章 只有你碰了婚纱,店员根本没有涂指甲油
    他现在,就坐在一边,喝茶看戏就行。

    一路上,他也担心得够呛。

    安珊都沈遇安拽了一路,他压根,就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她能保持着正常的走路,就已经很不错了。

    勉强站稳身体,她扫了一圈在场的人,笑了笑:“怎么了这是?我刚参加完一个通告,还没回家,就被硬生生的给拽到这里来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唐暖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指直直的指着她的鼻子,“心里没点逼数吗?”

    安珊笑着回答道:“你这话说的,虽然我们今天见过面了,但,吃亏的是我,受委屈的是我,怎么现在你还要指着鼻子骂我了?”

    “你吃亏你委屈?你说这话,是想笑死谁?”

    “唐小姐……哦不,现在应该改名,叫你陆太太了。”安珊看着她,“你现在身价不同了,今时不同往日,嫁入豪门飞上枝头了,我得罪不起你。”

    唐暖暖没好气的回呛:“你阴阳怪气的扯这些干什么?”

    “我是想说,虽然你的身价上去了,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指着鼻子骂我,真是好一副贵太太做派啊!”

    “我懒得跟你废话!”唐暖暖指着婚纱,“这是你干的好事吧?”

    安珊直接问道:“证据呢?”

    “我……”唐暖暖没证据,也正为这件事气恼,“我敢肯定就是你!”

    “空口无凭,这世道不是你说了算的,唐……啊,陆太太。”

    唐暖暖连连点头:“行啊,行,你不承认,是吧?”

    沈遇安坐在一边喝茶,这才明白事情始末。

    这倒是像安珊会做出来的事情。

    闹吧,沈遇安想,闹得越大越好,最好闹得人尽皆知,然后,傅君临忍无可忍,把安珊给雪藏或者封杀,那就天下太平,一派清净了。

    他也可以趁机扶持新人,把资源给其他的艺人了。

    想了想,沈遇安觉得,自己应该要添一把火。

    于是他说道:“没证据,安珊肯定不会承认。不过,总能查出来,比如……验指纹什么的?”

    “有什么好验的?”安珊反驳,“我是碰了婚纱啊,上面不仅有我的指纹,还有很多人的吧!”

    “再说了,我当时碰的时候,店员就在旁边啊,那么多人看着,难道都是瞎子,都被我控制了吗?我还没这个本事吧。”

    “沈老板,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但,也不用在这个时候,故意踩我一脚吧?”

    沈遇安听完她的一番话,笑了。

    “你说我踩你,我倒还真想承认。”他说,“当一个人混到人人都想要去踩上一脚的时候,她该多失败啊?”

    “这话我就不同意了,难道不应该是你们一个个的,都联起手来针对我吗?”

    沈遇安啧啧两声:“你也不掂量掂量在场的人的身份,犯得着跟你在这里计较?你该掂量掂量自己,为什么这么讨人嫌才对。”

    “我……”

    安珊刚开口,还没反驳,就被傅君临给沉声打断了:“闭嘴!”

    他是没有这么多的耐心,继续在这里听他们磨蹭下去,斗嘴皮子了。

    “君临。”安珊愣了一下,被他这样严厉的语气吓到了,“你……你难道也觉得,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是不是你,你自己最清楚。”

    “我没有做过,不是我。”安珊抵死不认,“说不定,是店员自己不小心弄的,结果栽赃给我!”

    唐暖暖一听,都气笑了:“栽赃?店里有店规,不允许涂指甲油。而且,监控显示,今天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碰过。难道,还会是鬼吗?”

    即使,没有证据,但……几乎确定是安珊了。

    “我最后问你一次,”傅君临沉下了声音,“是,或者不是?”

    安珊咬咬牙,还是摇头,否认了:“不是。”

    傅君临定定的看着她,那眼神无比的逼仄,让人都无法直视。

    更何况,安珊本来就心虚。

    “你不承认,我不能动你,不过,总有人会承认。需要把你的助理叫来,当面对质吗?”

    安珊差点腿软,心理防线也差一点就被攻破了。

    她可以顶得住所有人的压力,但她身边的助理……能不能顶得住,就不一定了。

    估计,傅君临还没厉色质问,孙倩就给招了。

    “三十秒,考虑时间。”傅君临的声音,震住全场,“现在开始。”

    安珊的眼睛,下意识的转动起来。

    沈遇安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

    他学过一些心理学,一般情况下,这种反应这种眼神,是在飞快的思考该怎么办,想对策。

    所以,安珊是在说谎。

    不然的话,她真没做,她为什么要想怎么办呢?

    “十五秒。”傅君临的声音响起,在计时,“十秒,九,八……三,二……”

    在“一”喊出来之前,安珊连忙出声打断:“我,我……我,我……”

    “一。”

    “我没有!”安珊回答,“我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我跟唐暖暖,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针对她?”

    “得,那我跟你,可是有冤有仇啊。你心里一直都记恨我,今天是终于找到机会下手了吧!”

    安珊看向时乐颜,指了指她:“我承认我嫉妒她,但,对你……我还不至于!”

    从安珊来到这里开始,时乐颜倒是全程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嫉妒我,可以冲我来。”时乐颜缓缓开口,“何必破坏暖暖的婚纱?你这样做,很低级,很没逼格。”

    “我说了我没有!”

    “只有你碰了婚纱,而店员根本没有涂指甲油,更没有携带,你说,除了你,还会有第二个人吗?”

    安珊的声音瞬间尖锐:“用排除法就可以定……”

    “可以定你的罪。”不等安珊说完,傅君临已经发话,“当然,你也可以不承认。”

    他很是平静的说出这些话。

    但是,以安珊对傅君临的了解,他越是这样,就越是已经做好了决定,不容置喙了。

    果然……

    下一秒,傅君临再次开口:“沈遇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