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930章 你要这么躲着我吗?
    难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医生和护士很快就推门走了进来,围着舒薇意一番检查讨论,最后说道:“没事了,好好休养就可以。小姑娘还是比较幸运的,没内伤,就骨折了几处,流了点血。”

    舒薇意嘀咕道:“我都出车祸了……还算比较幸运?”

    “你这种情况,真的算很轻的了。”

    “哦,”她小声的应了一句,“那我要多久才能出院?”

    “一个星期吧。出院之后也要好好养着,伤筋动骨一百天。”

    医生又跟护士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随后,护士长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准备给她输液。

    细长的针尖扎进去的时候,舒薇意不自觉的蹙了蹙眉。

    有点疼。

    池夜就站在一边,也不说话,近乎透明。

    可是,舒薇意哪里能无视他啊。

    等病房里就只剩下彼此的时候,她问道;“……怎么,怎么是你在这里。”

    “你出车祸的时候,我刚好在附近。”

    这么巧?

    舒薇意只觉得丢脸死了。

    她怎么这么笨啊,去追个资料,都能把自己搞出车祸来。

    啊!资料!

    舒薇意猛地起身,牵扯到身上的伤口,疼得又跌了回去:“哎哟!”

    见她这样,池夜也吓得不轻:“你这么毛毛躁躁的干什么?”

    “我的包!”她说,“包里有很重要的文件资料!”

    池夜沉默了一下,回答:“当时现场混乱,没来得及去收拾你的资料,只拿回了你的钱包和手机。”

    漫天飞舞的纸张,怎么捡,如何去捡?

    舒薇意咬着下唇,懊恼不已,下意识的就说道:“我真是个猪!”

    要不是这只手在输液,这只手打着石膏,她都想捶自己两下了。

    而且这个样子……跟残疾人似的,动也不能动。

    真是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人没事就好,至于资料……”池夜说,“再办就是。”

    她想说什么,又觉得实在是没脸见人,干脆像乌龟一样,把头给缩了进去,

    这个样子又可怜又好笑。

    池夜没绷住,嘴角微微上扬,好在舒薇意也没看见。

    她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我爸妈呢?”

    “来过,又回去了。”

    “什么?他们不要我了?”

    “他们要我在这里照顾你。”

    舒薇意震惊了:“什么?”

    她真的觉得,自己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整个世界都变了。

    爸妈开始助攻了?

    “如果你不希望我在这里的话……”

    “不不不,”舒薇意马上说道,“我当然希望……”

    话说了一半,她又顿住了。

    心里是希望他在的,但嘴上……不能说啊。

    女人就是这么的纠结。

    尴尬,沉默的尴尬。

    舒薇意咳了咳:“真的是太麻烦你了。”

    “没关系,”池夜说,“你没事就好。”

    “那,你去忙你的吧。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很多通告,别把时间一直耽误在我这里了。”

    “我走了,你一个人么?”

    舒薇意回答:“我,我爸妈会过来的。朋友也会来看我的,我有人照顾的,不用担心。”

    池夜问她:“你在赶我走吗?”

    “是不想给你添麻烦。已经欠下你这么一个大人情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还。”

    她说完之后,池夜叹了口气:“你一定要跟我这么生疏么?”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两个人几乎没什么交集了。

    她过她的生活,他继续他的事业。

    “……医院人多眼杂的,我怕又传出什么新闻来,对你有影响。”

    舒薇意话音刚落,池夜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本来想说话的,也被打断了。

    “喂?”池夜接通电话,“雷哥。”

    “你在哪里啊?司机在你家楼下等着,没看见人啊。”

    “我在医院。”

    “医院?”雷阳的声音冲破手机听筒,整个房间都能听见,“你生病了还是受伤了?要不要紧?需不需要休息?会不会耽误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我把位置发给你,你让司机到这边来吧。”池夜回答,“照常进行。”

    “好好好。”

    听到他这么说,舒薇意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真的要走了。

    虽然吧,她刚刚口是心非的要让他走,可真到这个时候,她却心里头又难受了。

    哎,舒薇意自己都唾弃自己,什么时候她也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

    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霍景尧对云亦烟明明动了情,却抵死不认。

    池夜挂了电话,看着躲在被子里的她:“……薇意,即使我们不再一起工作,我们也是朋友。你要这么躲着我吗?”

    “我和你,可能无法做朋友。”

    “可是,你看,”他忽然自嘲的笑了一下,“我和乐颜,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当着朋友么。”

    他爱时乐颜,付出很多,现在默默的看着她幸福,就足够。

    而,舒薇意爱他,不能以朋友的名义陪伴么。

    总好过变成陌路人,互不相识。

    “我做不到,对不起。”舒薇意回答,“可能是我小心眼,可能是我不够大度。”

    池夜没再说什么。

    没多久,霍景尧来了。

    见状,池夜起身:“我也该走了。”

    舒薇意的头悄悄的伸出被子,露出一双眼睛,往外看去。

    池夜恰好回头,看了她一眼,她马上又缩了回去。

    关门声响起。

    “装什么乌龟,”霍景尧的声音响起,“人走了,出来吧。”

    舒薇意这才把头露出来,瞪着他:“你怎么才来!”

    “你应该感谢我,把池夜留了下来,让他照顾你。”

    “什么?是你让他留下来,把我爸妈赶走的?”

    “对。”霍景尧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难道你不希望这样吗?”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啊!”舒薇意越说越委屈了,“我现在这个样子,适合出现在池夜面前吗?素颜气色差就算了,还受伤了,绑得跟木乃伊似的……还有形象吗?”

    “这不是拉近感情的最好机会么?”

    “放屁!”

    “斯文点。”霍景尧双手抱臂,看着她,“你是没看见他站在急救室外,等着你的样子。要说他不喜欢你,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还真的很怀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