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1097章 你终于成为我的女人了
    他好不容易去冲了个冷水澡,把身上的那一股火给压下去了,结果她又来?又这么轻而易举的把火给挑起来了?

    这女人,无时无刻都不在勾引他!

    他在公司的时候,她一直都在他脑海里浮现,不停盘旋;他一到家,她更是身体力行的在挑战他的极限!

    “我最后说一遍,下去。”沈遇安眯了眯眼,“否则……姜怀思,后果自负!”

    “自负就自负!”

    沈遇安定定的看了她三秒,情感瞬间冲破了他的理智,什么都不顾了。

    他翻身就将她覆在身下,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她的浴袍给扯掉了:“这是你逼我的,姜怀思!”

    什么心甘情愿,什么不碰你,这个时候,统统都化为了乌有!

    现在只有身体上如火一般的灼热,还有冲出来的欲望,将两个人都笼罩了。

    灯光昏黄,却正在见证一场情爱。

    大床下,衣服散落了一地。

    这一晚上,风光正好。

    ………

    第二天。

    阳光穿透窗帘,洒了进来,在地上形成了一束一束的光影。

    宽阔而凌乱的大床上……沈遇安和姜怀思睡得正好。

    沈遇安的手臂枕在她的脑后,男人古铜色的肌肤和女人的白皙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被子斜斜的盖在两个人身上,露出了女人的肩膀,还隐约可见烫伤的疤痕。

    “唔……”

    姜怀思翻了个身,嘤咛一声,身上的酸痛让她慢慢清醒过来,浑身上下好像是被碾压过一样。

    尤其是……她的腰!

    她这一声,也让沈遇安醒来了。

    他将手臂拢了拢,把她带到怀里,下巴蹭了蹭她的发心:“醒了?”

    声音磁性低哑,带着早起的惺忪感,像是低音炮似的,让人听了耳朵都要怀孕。

    姜怀思的意识慢慢的清醒。

    睁开眼,看到面前男人结实的肌肤,昨天的一幕一幕,全部都在脑海里慢慢的清晰起来。

    天啊……她,她做了什么!

    姜怀思一把揪过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遮住,缩到了被子里面,连头发丝都不露出来。

    这个可爱的模样,逗得沈遇安低笑一声:“你藏什么藏?”

    她不出声。

    “已经八点多了,”他又说道,“你确定不起床吗?”

    “什么,八点多了?”

    “是。”

    “那你还不去公司上班!”姜怀思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你会迟到的!”

    沈遇安慢悠悠的回答:“我是老板,我什么时候去公司,就什么时候去。”

    “你,你也该起床了啊!”

    “你不起吗?嗯?”

    “我……”姜怀思回答,“你起我就起。”

    “为什么不能一起起床?”

    她又不说话了。

    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姜怀思就又气又羞。

    她当时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啊,竟然敢直接扑到沈遇安身上去!

    正想着,沈遇安的声音传来:“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吗?”

    “你别说了……”

    “可是,是你先主动的。”他语气里都是轻松的笑意,“我本来都要关灯睡觉了,不知道是谁,主动的扑到我怀里,投怀送抱的。我要是不接受,那真是对不起你的一番心意。”

    “沈遇安!!”姜怀思躲在被子里都要抓狂了,“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

    “怎么,敢做不敢认?”

    “我……我没有不认。”

    “呢,那就好。”沈遇安说,“是你睡了我。”

    这话姜怀思可听不下去了。

    她从被子里缩出半个小脑袋,只露出一双眼睛,抗议道:“我……什么叫我睡了你,你说话要讲点道理,摸着良心啊好不好!”

    “我很讲道理。”沈遇安回答,“我现在回想一下,才后知后觉,从我进这个房间开始,你就一直都在勾引我。”

    “你瞎说八道什么……”

    “没有吗?又是捏肩又是捶腿,浴袍松松垮垮的,里面还什么都没穿。姜怀思,我可不是什么纯情小男生。”

    姜怀思眼睛一瞪:“是吗?照这个意思,沈老板对女人勾引这一套,很有经验,很得心应手咯?”

    “只折服在这位姜小姐的手段里。”

    “哼。”

    说着,她又要缩到被子里去。

    沈遇安却强势的将她拉了出来:“别躲了,被子里很闷。”

    姜怀思左顾右盼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但就是不看他:“我,我才没有躲。”

    “我到死很好奇,你为什么一下子转变得这么快……你是受什么刺激了?”

    “没有。”

    “那是突然对我动心了?”

    “没有。”

    “怕我不喜欢你了?”

    “也没有,没有没有都没有!”姜怀思说道,“你不要瞎猜了。”

    沈遇安一点都不恼,低低的笑着:“其实我知道是因为什么。”

    “啊?真的假的?”

    “昨天我去公司之后,你和舒薇意……说了什么?嗯?”他问道,“这位舒小姐,向来是鬼点子奇多,又不按常理出牌的。她给你支招了,是不是?”

    一下子被说中,姜怀思的面上闪过一丝错愕。

    看她这个样子,沈遇安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就这点智商……在他面前,还不是分分钟就原形毕露。

    “没……没有,”姜怀思还在嘴硬,“你想什么呢,别乱猜了,薇意才不是这种人。”

    沈遇安也不打算非要戳穿她,反正,舒薇意教的这一招,对他来说,很是受用啊。

    他巴不得舒薇意多教一点。

    “好,她不是。那么,是你非要勾引我了?”

    姜怀思脸一热:“谁……谁勾引你啊,莫名其妙……”

    “行,我换个词。”沈遇安说,“你终于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女人了。”

    她真想把他的嘴给堵上。

    “我没有说心甘情愿啊,”姜怀思在这里据理力争,“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我,我不就是不准你睡觉,然后趴在你身上吗?是你兽性大发,满脑子都是颜色。我……我还没说你出尔反尔,说到不做到!”

    “还怪我来了?”

    “对啊。”

    “你昨晚的表现,哪里有不愿意?”沈遇安问,“我脱你衣服的时候,你没有反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