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1279章 化学阉割
    她提着裙子,走得飞快,芳芳都在后面小跑着,才能追上她:“姜老师,你慢点……”

    她哪里还顾得这么多啊,急吼吼的回到房间,迫不及待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姜怀思期望看到的,是沈遇安坐在沙发上,腿上架着笔记本电脑,手指在上面灵活的敲打着,十分认真的模样。

    又或者,是他穿着衬衫,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身姿挺拔的样子。

    可惜……都没有。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还是她走之前的样子,梳妆台上一片凌乱。

    沈遇安人呢?

    “姜老师,”芳芳说,“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或者再喝热水?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什么的……”

    “他不在这里啊……”姜怀思喃喃的自言自语,坐在沙发上,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他人呢?”

    “他?你是说沈总吗?”

    “对。”

    芳芳想了想:“我也没有看见过沈总,但打电话他都接。要不,我给他……”

    她的话都没有说完,姜怀思眼睛一亮,顿时有了光芒:“芳芳,把你的手机给我,我来打。”

    接过手机,她立刻拨通了沈遇安的电话。

    嘟嘟的响了两声之后,电话接通了。

    沈遇安的声音很冷淡:“什么事。”

    姜怀思愣了一下,心里一下子涌上了很多的委屈。

    因为,他几乎没有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他接她的电话,语气都是温柔且宠溺的。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眼泪却不争气的先掉落了下来。

    芳芳一看她哭,马上就慌了:“姜老师,你哭什么啊?沈总说什么了?哎呀,你别往心里去……”

    姜怀思一听,哎?不对啊?她拿的是芳芳的手机,沈遇安自然以为是芳芳,所以才会这个语气,这是正常的啊。

    沈遇安在那头,也听到了芳芳的话。

    他眉头微微一皱,立刻就明白了,手机那头是谁。

    “找我做什么。”他的声音比刚才还要清冷几分,“工作完了,就想到我了?”

    得,姜怀思心里刚刚才升起的暖意,一下子就再次的被他给浇灭了。

    知道是她打来的电话之后,他还更冷漠更无情了。

    “我一直都在想你……”她有些委屈巴巴的说道,“一直都想。”

    “姜怀思,少来这一套。在你的心里,工作第一,我第二吧。”

    “不是的……”

    姜怀思才说了三个字,电话就挂断了。

    她垂头丧气的把手机还给芳芳。

    “姜老师……”

    “我饿了,你去买点吃的吧。”姜怀思蜷缩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随便买,你忙了一天也饿了吧。”

    看得出来,她是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所以把芳芳打发走。

    芳芳也明白,什么都没说,放轻脚步出去了,关上了门。

    而沈遇安把手机一放,抬眼看着面前的男子。

    他现在就在派出所,对面坐着的,就是冲上台来,把姜怀思给扑倒的人。

    一张简陋的桌子,却盖不住沈遇安身上强大的气场,一般人根本无法直视他。

    姜怀思执意要继续去参加发布会之后,他又气又怒,虽然很想放任不管,让她吃点苦头长点记性,但是他却还是很诚实的走进了派出所,来处理这一桩事情。

    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

    “说吧。”沈遇安屈指,敲了一下桌子,“谁派你来的。”

    一边的民警提醒道:“沈先生,他已经陈述过案件了,这是他的……”

    “自己留着吧。”他说,锐利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对面的男子,“坦白从宽,可以考虑让你有重新做人的机会。”

    男子一言不发。

    “你这个性质,想从轻处罚是可以的,但,想要你翻不了身,也是可以的。”

    “不是谁派我来的,”男子说,“我,我我就是……就是姜怀思的粉丝,我想和她亲密接触。”

    沈遇安眉头一皱:“粉丝?”

    “对,我很喜欢她,她好美,长得跟我的梦中情人一样。”男子回答,眼神里满是痴迷,“她在《盛世烟火》里的造型,无人能比。她拍的杂志,还有各种照片,我都保存着……”

    “去,”沈遇安侧头吩咐着,“搜一下他的住所,有没有这些东西。”

    身旁的保镖应道:“是,沈总。”

    男子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我今天看到她的真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可是我无法接近她,我好难过,我不能失去这一次的机会。所以,我就趁机往前面挤,趁人不注意……”

    “闭嘴!”

    沈遇安一巴掌拍在桌面上,站起身,沉声喝止。

    他都听不下去了。

    一个油腻到恶心的瘦小男子,对姜怀思有着非分之想……这要是她本人听到了,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做噩梦。

    沈遇安走了出去,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

    半个小时之后,保镖打来电话:“沈总,在他的住所里,发现了大量太太的照片,海报,还有一个充气的娃娃,以及大量……不堪入目的碟片。”

    “知道了。”

    这种男的,要是不好好的整治一番,以后,肯定是还会继续祸害人的。

    为了避免下一个无辜的女生中招,不能轻易的放过。

    沈遇安挂了电话,转身,看了被拷在黑暗房间里的男子一眼,淡淡的问了一句:“我记得,有化学阉割这种说法?”

    “有。”

    “那就……去做吧。”

    “是。”

    看来,这一切的确只是一个意外,并不关尹清雪什么事。

    与此同时,沈遇安却又在心里想,让姜怀思当演员,把她的美毫无保留的展示给众人看,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只是,正确与否,不应该让他来定义。

    一想起姜怀思,她看着乖巧温顺的,其实骨子里倔得跟头驴似的,从他认识她开始,就看得出来了。

    在回酒店的路上,沈遇安拿出手机。

    “姜怀思被陌生男子扑倒”的关键词,已经登顶了热搜第一。

    网上讨论得非常热烈——

    “现场的安保没做好吧?主办方出来挨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