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遇安正想说什么,就听见二楼传来姜怀思的声音:“爸,你来了啊!”

    他和姜父齐齐抬头看去。

    姜怀思站在窗户边,正往下看,看到姜父的时候,脸上都是惊喜:“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啊,我好出去接你。一声不吭的就来了,我刚刚听到你的声音,还以为出现错觉了。”

    “哈哈哈哈哈,”姜父笑了起来,“我让司机直接去车库了,走路进来的。这里环境好,空气好,散散步也挺舒服的。”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

    “行。”姜父应着,收回目光,“小沈,以后不用这么大排场的。我坐个大巴,或者打个车过来就行了,用不着特意派车啊,又是派司机的。受不起受不起。”

    “您是我的岳父,自然是要好好的招待你。”

    “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是啊,所以,爸,你也别跟我客气。”

    姜父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啊……有心了。”

    “爸,”沈遇安还是没有忘记刚才那件事,“等您出院,住到这边来吧。这院子大,房间多,有管家有佣人,衣食起居都有保障,环境也好,有利于您养病。”

    “你啊,我刚刚不都说了……”

    “爸!”

    说话间,姜怀思已经小跑着出来了。

    沈遇安快步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放在掌心里温着,装作不经意的说道:“我刚刚跟爸说,让他出院后,住到这里来疗养。”

    “好啊!”姜怀思连连点头,“这边什么都有,爸,我觉得挺好的。”

    姜父摆摆手:“好什么好,我住老地方去,更好。”

    “那,你一个人住到那边,没人照顾你怎么办?我还得重新给你请保姆,请医生。老家房子小,塞不下这么多人。要是让人家来回跑,时间都耽误在路上了。”

    “我都出院了,说明恢复了,哪里还需要什么保姆。”

    “可我不放心啊!”

    姜父正要拒绝,沈父沈母已经迎了出来。

    “亲家亲家,”沈父严肃的脸上,带了满满的笑意,快步上前,和姜父握手,“好久不见了啊,看着精神不错。能喝酒吧?今天过年,可得跟你小酌两杯。”

    “能喝能喝,”姜父应道,“别过量就行。”

    沈母笑道:“我让厨房多备几个下酒的菜去。”

    “爸,妈,”沈遇安淡淡开口,“刚刚我在跟爸说,让他出院之后,住到这边来,他不同意。”

    “什么?”沈父一听,不乐意了,“亲家,你住过来,咱们一起有个伴啊。钓鱼,喝茶,遛鸟,下棋……你看,多悠闲。”

    “就是就是,”沈母附和道,“家里房间多,随便住,佣人照顾我们两个是照顾,照顾三个也是照顾。”

    姜怀思马上点头:“对啊,爸,你说你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到老家那边去,多不好。”

    沈父马上收起笑容:“老姜,你这可就没意思了啊。”

    姜父乐呵呵的:“我这不是怕给你们添麻烦。”

    “一家人有什么麻烦。我正缺个伴,咱们俩老头,一起过养老生活,这不是挺好的。”

    “我……”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沈父强势的决定了,揽着姜父的肩膀往屋里走去,还回头看了沈遇安一眼,“你去酒窖,给我拿两瓶好酒。我要跟亲家喝两杯。”

    “马上去,爸。”

    俩老头边说边聊,走进了别墅里。

    沈母也去厨房看看情况了,这顿年夜饭,注定无比丰盛又热闹。

    “我爸是逃不掉了。”姜怀思笑眯眯的,“他跟爸妈住在一起,多好多方便。他就是不好意思,总担心添麻烦。”

    “嗯,沈家这边什么都有,家庭医生也随时待命。住在这里,是最好的办法。”

    “他没法推辞了,哈哈,”她挽着他的手臂,“走吧,我们去拿酒。”

    “好。”

    林纯悦在房间窗帘后,把这一幕都尽收眼底。

    真热闹啊,氛围真好,可惜……离她好遥远。

    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了,天快要黑了,大年三十的夜晚,是要放烟花,看烟火,玩鞭炮,吃团圆饭的。

    团圆是挺团圆的……

    就是,她依然孤家寡人啊。

    林纯悦低头,看着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屏幕一片黑。

    成越没有再给她发过信息。

    是乐不思蜀了,还是生气了不想理她?

    这段感情的开始,本就不是林纯悦心甘情愿的,她现在肯定也不会想要去主动联系他!

    就这么着吧!大不了……过完这个年,她就提出分手!

    林纯悦转身,下了楼。

    即使她心情不好,也不能影响到一大家子,不就一个成越么,怎么可以让他占据她的情绪,控制着她的喜怒哀乐呢!

    客厅里,沈父和姜父聊得正嗨,颇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沈母则和管家在交代着相关事宜,让这个年过得开开心心顺顺利利。

    沈遇安和姜怀思坐在一起看电视,时不时的低头说些什么,你侬我侬。

    满是人间烟火气。

    “纯悦,”姜怀思眼尖,率先发现了她,“来,过来坐。”

    林纯悦扬起笑容,把那些不愉快都给藏好,欢快的应道:“来咯!”

    她走过去,白了沈遇安一眼,才在姜怀思身边坐下。

    她还不忘记乖巧的跟姜父打招呼:“伯父好,我是纯悦,一直都想去探望你的,但是工作繁忙,就给耽搁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哦。”

    “纯悦啊,好名字,”姜父点点头,“长得也水灵。”

    “她啊,可得跟怀思好好学学,一点都不淑女,没轻没重的。哎,”沈父摇头,“都怪我太纵着她了。”

    “女孩子是要活泼一点,我们家怀思太安静了,我倒希望她跟纯悦一眼。”

    两个人互相夸奖着。

    沈父说道:“纯悦,以后你姜伯父,会在我们家住下,你老父亲我,终于有伴儿一起钓鱼了。”

    林纯悦想也没想,下意识的说道:“隔壁的尹叔叔……”

    话一说出口,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她赶紧捂了捂嘴,及时的停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