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1411章 你就是个贱骨头!
    她深吸一口气:“那我先在这里说一声恭喜了。只是,霍总,能往后一点吗?这样不太好。”

    她说完之后,以为霍景尧会拉开距离。

    但没想到……

    他反而更加往前,让两个人之间,仅有的空隙都填得满满当当,严丝合缝,

    “云亦烟,”霍景尧又和往常一样,喊着她的全名,“到如今……你对我,已经毫无感情了吗?”

    她觉得他有些奇怪。

    两个人都已经和平相处这么多年了,他今天却突然问起,还这么的直接。

    云亦烟下意识的回答:“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想知道答案。”

    “爱不爱的,还有没有感情的,重要吗?”云亦烟问,“你有莫盈盈,我……我什么都没有。”

    霍景尧的眼眸里,透出一点危险:“你还对聂铭念念不忘?”

    她想否认,但是一想到今天发生的那些事情,还有莫盈盈,她这心里就膈应得慌。

    “是。”云亦烟说,“我的确还想着他。”

    霍景尧很意外,也很愤怒:“他这样对你,你还想着他?”

    “爱情,就是这样的不可理喻啊。不管他做错再多,喜欢就是喜欢,骗不了自己的。”

    霍景尧一把掐住她的下巴:“云亦烟……你就是个贱骨头!”

    “对,我犯贱,在爱情里从头到尾都犯贱。我爱你的时候,放低身段不顾一切的去倒追,成为全京城人的笑柄。我和聂铭在一起的时候,为了他的事业,全力支持,拿出所有的积蓄,变卖股票和股份,结果他拿钱跑路了。”

    说着说着,她长叹了一口气:“可能我这辈子,就注定是孤独一人吧。”

    霍景尧真想掐她的脖子,而不是下巴。

    看着她的肌肤勒出了红痕,他心里却又升起怜惜的心。

    但,他生生的把这股怜惜给压下去了。

    “云亦烟,”霍景尧咬牙切齿,一字一句,“你活该!”

    “是,我承认。可是,这跟霍总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

    云亦烟伸出食指,戳在他的心脏上:“离我远点,男女授受不亲。要是有人进来看到这一幕……十张嘴都说不清楚了。霍总身居高位,有钱又有颜,不缺女人。别因为我,坏了名声。”

    “你的名声呢?”

    “已经坏透了。”她回答,“现在全京城上流圈子里,谁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恋爱脑啊。不过我不在乎,大不了就是孤独终老呗。”

    霍景尧往后退了几步,那双眼睛里就差冒出火光来了。

    云亦烟若无其事的整理着头发,确定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之后,才径直从霍景尧的身边走过。

    他没有拉住她,她的脚步也没有任何的停留。

    霍景尧看着她走到门口,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果聂铭回来……”

    “只要他道歉,承认错误,我是会原谅他的。”

    “云亦烟!”这下子,霍景尧的怒气是彻底被挑起来了,“我是问你怎么处置!不是问你会不会原谅!”

    她撩了一下头发:“我哪里舍得处置他啊,会心疼的。”

    霍景尧一拳砸在坚硬的大理石洗手台上。

    他还说她犯贱,其实比较起来,他也贱得很!

    不光犯贱,还嘴贱!

    云亦烟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去。

    她心里还有点发怵,万一迎面碰上谁,走进去看见霍景尧在,这……这要怎么解释。

    不过,当她迈出门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真的是多虑了。

    洗手间门口,站着两位保镖,人高马大面无表情,穿着黑色西装戴着耳机和墨镜,别说人了,苍蝇都飞不进来。

    云亦烟:“……”

    不愧是霍景尧,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低着头,把头发拨弄下来遮住脸,迅速的离开。

    最新章节在biqukan。co?上更新

    云亦烟没有再回到宴会厅,而是坐电梯去了地下车库。

    好巧不巧,她准备上车离开的时候,莫盈盈也正好准备离开,保姆车就在她对面的车位停着。

    “云总。”莫盈盈看见了她,马上就推开助理,朝她走了过来,“今天真的是太谢谢你。以后,如果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云亦烟之前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莫盈盈这么感谢她,现在倒是清楚了。

    “好啊,”她一口应下,“我不会客气的。”

    “我还有别的工作,就不打扰云总了。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的。”

    云亦烟靠在车门上:“其实呢,霍景尧这个人吧,谈谈恋爱,当当男朋友,挺好的。他又帅又有地位,站在他身边都倍儿有面子。但……不要动心。”

    莫盈盈不愧是女明星,表情管理特别到位。

    她问道:“云总是经验之谈吗?”

    “算是吧。我觉得谁爱他,谁倒霉。除非……被他爱上。但我又觉得吧,被他爱上,更不见得是一件什么好事。”

    云亦烟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室,一踩油门,径直离开。

    莫盈盈站在原地没有动,微微笑着。

    这个活动,来得太值得了。

    云亦烟回到公司办公室,脱下高跟鞋,换上平底拖鞋,往转椅上一坐,仰头闭上眼睛。

    累,心累。

    因为霍景尧,她成为了全京城的笑柄,倒追而不得。

    现在又因为聂铭,她再次成为了全京城的谈资。

    霍景尧还说她贱。

    是的,挺贱的。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云亦烟拿起来一看,是一个境外的陌生号码。

    直觉是聂铭打来的。

    她不想接,要摁掉,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听听吧。

    “喂?”云亦烟问,“你好,哪位。”

    “我用境外号码打了你这么多个电话,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

    “你为什么还敢联系我,不应该是躲起来,别让我找到你吗?”

    “除非是我自己自愿回国,自首,”聂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不然,你知道的,你们谁都无法让我归案,我在这个国家,拥有绝对的人身自由。”

    云亦烟的语气很是平静:“所以你给我打电话,又是何必呢?”

    “我说我想你,你会相信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