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过去,初晨的阳光洒落在恢宏的崇高建筑之上,给它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遥远的令人仰望,仿佛不属人间的殿堂。

    史莱克八怪站在教皇殿前的广场上,与武魂殿学院战队对峙而立。

    “比赛准备,双方可以释放武魂了。”

    比赛即将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场比赛之中,期待着最后的胜者荣光加身。

    站在最前面的邪月四人,每个身上都闪烁着两黄、两紫、一黑五个魂环的最佳魂环配属。在他们身后的另外四人,也都是两黄两紫四魂环的最佳配备。站在最后面的一名男学员快速后退一步,手中多了一柄灿金色的权杖,他是辅助系器魂师。

    史莱克八怪按照顺序站立。最前面的是唐三、舒言蹊和戴沐白,在他们身后分别站着朱竹清、马红俊和小舞,最后一排是宁荣荣和奥斯卡,摆出了一个三三二的阵型。

    其他人诧异的目光落在舒言蹊身上。作为一个应该被保护的脆弱召唤系魂师,居然站在了最容易受到攻击的第一排,这不得不令人感到奇怪。

    比比东目光落在舒言蹊身上,心中暗想:看来这个召唤系魂师不可用常理来推断,不然大师不会把她安排在这个位置。

    “比赛开始。”红衣主教飞速后退,空出场地。

    武魂殿学院战队第一个动手的是胡列娜。她莲步轻移,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一丝笑容在她脸上浮现,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从她身后长出来,将原本注意着出云赤蟒武魂者流戚的舒言蹊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这尾巴真水滑,顺顺的,软软的,一看就很好摸,舒言蹊的手有点蠢蠢欲动。

    胡列娜眸光轻闪,淡红色的光芒从她身上浮现,控制自己忽视舒言蹊,看向唐三。

    虽然看起来已经被她的尾巴迷惑住的舒言蹊似乎是更好的下手对象,但根据教皇给的消息,舒言蹊的精神力极其强大,根本不可能被她魅惑到,她现在的状态极大的可能是一个假象,她不能上当。

    确实没被魅惑,只是单纯的喜欢毛茸茸的舒言蹊把目光从胡列娜的尾巴转移到她的脸上,直视她充满了无限魅力的眼睛。

    看着唐三的胡列娜被莫名的气机吸引,不自觉的将目光对向舒言蹊的眼睛。那眼睛漆黑深邃如万古长夜,暗蓝色的些微光芒闪烁如星子,如同未知奥妙的无穷宇宙,吸引着外来者探索发现奇迹,最后在不知不觉中溺亡在神秘宇宙。

    胡列娜沉浸在一片璀璨奇妙的星空中,直到一股强烈的痛意将她从迷茫中唤醒,才发觉自己七窍渗出蜿蜒血痕,她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中了舒言蹊的招。

    她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与舒言蹊拉开距离,站在邪月的身边。

    舒言蹊也不在意她的动作,继续盯着流戚。他开始动作了。

    流戚的武魂是出云赤蟒,属于兽武魂,一般兽武魂,武魂附体后会变得更像武魂原型,也就是兽化,但出云赤蟒武魂不一样,它武魂附体只有眼睛和发色会变成红色和雪色,其他的还是人类的外貌。

    其原因还与神界有点关系,出云赤蟒是时空属性的魂兽,强大的成熟出云赤蟒的实力足以担任时空神一职。但因为神界的某个不成文的规定和限制,魂兽是成不了神的,所以出云赤蟒再如何强大,也不能成神,可以出云赤蟒为武魂的魂师却是时空神的最佳选择。

    原则上来说,兽魂师在武魂真身状态下,身体差不多是完全兽化的,除了本质上还是一个人之外,看起来已经是武魂的模样了。按理来说,出云赤蟒武魂应该也是如此,但神界大概是真的惧怕出云赤蟒吧,怕出云赤蟒武魂兽化起来,把魂师的思维也给同化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出云赤蟒是众所周知的强大神秘,所以直接将出云赤蟒作为兽魂师的特性给改了,出云赤蟒武魂者在武魂附体和武魂真身的时候依旧是人形态,并不兽化。

    流戚眼眸赤红,发色如雪,两黄两紫一黑五个魂环在他身周时隐时现。他周围的时空是不稳定的,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时空之力掌握的并不完全。

    他轻触第一魂环,一道无形的屏障就笼罩在广场上,限制了飞翔的高度。从屏障附近的细小时空裂缝来看,应该不会有人想体会突破屏障的后果。这个高度也很巧妙,刚好是一般魂师自下往上发起攻击时能达到的最大距离。这意味着不管再怎么飞,也躲不过来自地面的攻击。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唐三面色不变,心中却更加警惕。这道屏障的出现并不能决定什么,但却透露出武魂殿学院战队对史莱克学院战队的了解。

    奥斯卡的飞翔蘑菇肠只在对战象甲宗的时候用过一次,那时候他们并不出名,受到的关注非常少,大部分人也就忽略了奥斯卡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那时候飞行在空中的也只有唐三一个人而已,其他人都是他凭借着蓝银草来控制的身形。

    武魂殿连这个信息都知道,可见是对史莱克学院有多么的了解,这也让史莱克八怪感到更加棘手。

    奥斯卡丢过来两根亢奋粉红肠,唐三接过,分给舒言蹊一根,自己吃下一根。蓝银草激射而出,连接在除舒言蹊外的其他六人身上。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唐三大步向前,迎上邪月和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妖媚。在武魂殿那位权杖武魂的辅助系魂师的加持,妖媚没有缓慢提升强度,它在第一时间就达到了最佳状态,红色光幕笼罩了半个场地,将史莱克八怪完全笼罩进来。

    邪月和胡列娜消失,一个长发飘飘的分不清男女的人出现在场上。他手持月刃,流虹般的光彩在手臂前端闪烁,红光骤然增强,整个人消失在红雾之后。

    红雾扩散,很快,史莱克八怪被彻底掩埋在红雾之中。

    这红雾最大的特点就是控制,在妖魅技能控制范围内,所有人的感官都将被降低百分之五十,魂力被压制百分之五十,一切行动迟滞百分之五十。

    除此之外,在这红雾中,除了施展武魂融合技的胡列娜和邪月能视物之外,其他人都目不能视。

    身入红雾范围内,史莱克八怪已经感受到这武魂融合技的作用。唐三站在最前方迎敌,舒言蹊微眯着眼,英雄召唤卡翻来覆去,按耐不住,其他人把宁荣荣和奥斯卡保护在中央。

    唐三淡然接住来自邪月和胡列娜的结合体悄然划来的月刃,与其对战起来。舒言蹊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身影,说好的她解决流戚,那就不能让流戚插手其他十四人的团战。

    因为在红雾中只有邪月和胡列娜能视物,那同样在红雾中的武魂殿学院战队队员同样也是受到影响,看不见的,这也是舒言蹊行动的好机会。

    手指微动,一道苍蓝色的弧线划出,隐在浓郁红雾之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一声闷哼几道惊呼在下一秒响起,空气中隐约多了一股血腥气。

    “舒言蹊?又是一个能辨认方位的人吗?”作为武魂融合技的主导者,邪月停止攻击,稍稍侧身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转移了位置的舒言蹊,阴测测的说道。

    “不受影响又如何,你一个召唤系魂师还想躲过我的攻击?”

    月刃脱手而出,顺着优美的弧线击向没有召唤物在身侧的召唤系魂师。

    舒言蹊静立原地,不咸不淡的轻瞥了月刃一眼,直到它临近身侧,才不紧不慢的抬手,自动归位的英雄召唤卡与月刃轻轻一碰,月刃就像无法承受某种力量般化作光点消散,最后在邪月手中重现。

    “别找死。”舒言蹊轻哼一声。

    邪月紧攥重组的月刃,面色凝重,还有些庆幸与后怕,没有反驳舒言蹊。

    据他们所知,那张卡牌所蕴含的攻击性是能轻易杀死一个防御中的封号斗罗的,他刚才一时冲动忽略了卡牌的存在,直接攻击了舒言蹊。幸好对方应该是收了力,不然以卡牌的攻击性,他和妹妹估计是直接重伤昏迷了,说不定还会对武魂有所影响。

    邪月抿了抿唇,转身忽略舒言蹊,继续与唐三对战。

    红雾中另一边的武魂殿战队众人,流戚因为舒言蹊刚才的攻击胳膊受了伤,但伤势并不严重,已经止住血了。

    战况已经陷入僵局,继续停留在红雾中,这场十六人的战斗就会变成唐三和邪月与胡列娜武魂融合技的对战,舒言蹊必须做点什么。

    舒言蹊念头一转,再度抛出召唤卡,这次卡牌直直的往上而去,又一个东西破碎消失。只不过,这次破碎的是横亘在空中的时空屏障。

    没了时空屏障,史莱克八怪就能依靠奥斯卡的飞翔蘑菇肠飞出红雾,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接下来的比赛。

    “邪月,屏障破了。”作为屏障的主人,流戚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屏障的破碎,高声通知了邪月。

    七根飞翔蘑菇肠被除唐三外的其他人分食,光芒化作的翅膀带着他们飞至空中,与同样退出红雾范围的武魂殿战队六位队员对峙。

    戴沐白第一魂技白虎护身罩、第三魂技白虎金刚变同时开启,朱竹清伏在他身后,扑向魂王焱。巨大的火焰双翼在马红俊背后舒展,和小舞一起迎上另外三位魂宗战魂师。

    宁荣荣的九宝琉璃塔光芒绽放,一瞬间就给马红俊施加了攻击增幅,给小舞施加了敏捷增幅。

    舒言蹊四个魂环同时亮起,四道耀眼光芒从天而降。

    “幻乐之宴,鬼谷子。”

    “世界运行的规律,藏在音乐里。”

    “天魔缭乱,吕布。”

    “方天画戟面前坚持不到五秒钟的,也算真男人?”

    “久胜战神,干将莫邪。”

    “诛逆之战”“当放手一搏。”

    “千年之狐,李白。”

    “时间也抹杀不了颜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