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 章节目录 封林晚篇_第2756章被延续的父子情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说真的,当时的封行朗真被封十五的这番话给气狠了!

    表面上对封十五要跟陈行长的千金订婚事宜,是满口的赞同,甚至于表示祝福;但内心却被封十五气得够呛!

    用丛刚的话说,封行朗就是这么一个别扭到让人牙痒痒的家伙!

    追你女儿吧,你怀疑这怀疑那的;对封十五更是自种的猜忌和看不上!

    人家现在不追你女儿了,封行朗心里又不是滋味儿了!

    也就是说,无论封十五怎么做,封行朗都不会满意!

    所以封行朗才会说出这番要封十五帮他泡脚的话来!

    连他自己都觉得突兀,但封十五却满口的答应了下来。

    “哦,好!您休息室里应该有水盆吧,我去给您接点儿温水过来。”

    封十五知道义父封行朗的左腿曾经被河屯给打断过的;所以封行朗在说自己腿寒飕飕的疼时,封十五根本就没有怀疑。

    更不会觉得封行朗这是在作贱他!

    别说封十五只是他封行朗挂名的义子;就算是封行朗自己亲生的三个孩子,怕是也没哪个会乐意帮他泡他的臭脚!

    看着真去休息室接温水的封十五,封行朗内心则是五味杂陈。

    这孩子,真就那么去接温水了?

    难道他还真想给自己泡脚不成?

    封行朗似乎有些期待,但又不确信这样的期待;因为他知道,即便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也未必能做这样的事情!

    还只是……封十五只是想装个腔、作个势?一会儿就会以这样那样的借口说没办法给他泡脚?

    就在封行朗胡思乱想之际,封十五竟然端着接好的温水盆走了出来。肩膀上还搭放着一条用来擦脚的毛巾。

    封行朗似乎有些愣住了。差点儿就没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我自己来吧!谢谢你帮义父接水过来!”

    封十五的温水都接过来了,封行朗觉得自己这脚泡也得泡,不泡也得泡了。

    刚躬身准备脱鞋时,却没想封十五已经单膝跪在了他的脚边,伸手过去帮封行朗把脚上的皮鞋给脱了下来。然后是袜子,从一只脚,到另一只脚。

    这一下,轮到封行朗局促和尴尬了。

    不要说自己亲生的孩子了,怕是连妻子林雪落,也没如此体贴入微的如此伺候过自己。

    就在封行朗愣神不知道如何缓解这样的尴尬时,封十五已经用自己的手从水盆里掬起一些水轻轻的洒在他的脚背上。

    “义父,水温如何?”封十五抬起头温声问道。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压根看不到一丁点儿的不情不愿。

    “刚……刚好!”

    封行朗的声音沙哑得厉害。

    说真的,他还真有点儿没脸面对封十五对他的这般真诚的孝顺。

    要是换了几年前,封十五如果这般讨好他;封行朗一定会觉得封十五带上了某种目的性!

    但此一时彼一时了!

    封十五现在在申城,人人都喊他小封总!可他并没有攀附封行朗的势力,自己一路打拼到如今科技大佬的地位。

    也就是说,以封十五现在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对他封行朗虚情假意!

    因为封十五的各种实力摆在封行朗的面前,无需图他的金钱;无需图他的权势和人脉!他已经可以在申城自立威望值了!

    而此时此刻的封十五,却单膝跪在封行朗的面前,正给他泡着脚。

    还体贴的用温热的毛巾包裹住封行朗的左小腿,那里还残留着些许的伤痕。

    “义父,天气见寒了,您的脚要注意保暖。”

    封十五轻轻按压着封行朗那条包裹着温热毛巾小腿。

    坐在大班椅上的封行朗,可以看到封十五的头顶;冷不丁的,他的鼻间就泛起了酸意!

    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误会这个孩子!

    任他打,任他嫌,任他吼……可这孩子从来就没有表现过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忤逆情绪出来!

    “十五,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似乎有意的想跟封十五拉近距离,封行朗开始了他的回忆模式。

    “当然记得!也终身难忘!”

    封十五抬起头来,朝封行朗憨然的笑了笑,“最开心的就是,您让我喊你爸爸……还说,大诺喜欢叫你亲爹……”

    突然,封行朗真的好想抱一抱封十五!

    但似乎又碍于某种面子上的东西,没好意思太过煽情。

    也就在这个时候,秘书推门走了进来;自然就发现了跪在地上给封大总裁正洗着脚的封十五。

    封十五没有任何的惊慌,又或者是难为情;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着,手里的动作是一点儿都没放慢放缓。

    “封总,您泡脚呢?”秘书本能的问上一句。

    “嗯!享受一下我干儿子的孝顺!”

    封行朗温温一笑。不难看出他有显摆的意味儿。

    因为封十五在申城,已经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自己却还能让这样的大人物跪在地上给自己洗脚……也足够他封行朗得瑟的了!

    “哦,那您先慢慢享受吧!等享受好了,把这些文件签一下!我一个小时后要!”

    秘书丢下一大叠文件便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被人看到……不难为情呢?”

    封行朗温声朝给他按摩小脚的封十五问道。

    “有什么可难为情的?能给我这个孝顺您的机会……我挺高兴的!等哪天您用不上我了,我也不遗憾了!”

    见水温有些凉了,封十五将封行朗的另一只脚先擦拭干净,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双刚刚从休息室里找到的干净袜子替封行朗穿上。

    看着如此孝顺自己,却也被自己怀疑了这么多年的封十五,封行朗心里真叫一个难受!

    一种憋闷且堵心的难受!

    自己的太过精明,太过算计,还有太过溺爱自己的女儿,活生生的把封十五排斥成今天这样的境地!!

    “义父,天气见寒了,您的腿伤又是陈年旧伤……去我师傅那里做个系统的预疗吧!那样您这一冬脚也能好受一些!”

    封十五将封行朗换下来的袜子放在了水盆里;并将他的裤角平放了下来。

    提及丛刚,封行朗眉眼就耷拉了下去。

    “你也经常给你师傅这么洗脚吧?”

    这样的问法儿,带上了满满的酸意啊。

    “这是我第一次给人泡脚!手法还行吧?”

    封十五站起身来,“我给您拿双拖鞋换上吧,会舒服一些。”

    看着封十五端起水盆朝休息室走去,封行朗心间真的是五味杂陈。

    突然感觉,自己特别的自私自狂!还随意的践踏着别人的尊严!

    而封十五却一直在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一句‘等哪天您用不上我了,我也不遗憾了’,更是狠狠的打了他封行朗的脸!

    从休息室里再出来时,封十五手里多了一双软底的棉拖鞋。再次半跪在地上给封行朗穿在了脚上。

    封行朗想对封十五说声‘抱歉’,可话到嘴边,还是回咽了下去。

    天生好面子的他,还真有些说不出口!

    错已经错了,难道还要硬着头皮错下去吗?!

    “十五啊,当年晚晚才十四岁……做为一个父亲,我下狠手打了你……还希望你能原谅义父的爱女心切!”

    道歉是不可能的;封行朗只能逼迫封十五原谅自己!

    “义父,我真的没生过您的气!只是希望您不要在提防我了……”

    封十五微微吁息,“其实您提防我,也是合情合理的……不过下次您有需要我做的事,尽管吩咐我做!我知道您身边跑腿的很多,但我想做跑得最快的那个!”

    封行朗先是怔愕,然后站起身来,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把封十五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不一会儿,便传来封十五弱声哽咽。

    “十五……对不起……这些年,义父让你受委屈了!是义父疑心病太重了……也因为义父太过溺爱自己的女儿了……让你受委屈了!”

    封行朗轻轻拍抚着封十五颤抖的肩膀,将他拥得更紧!

    “傻孩子……快别哭了!不许让义父心疼!”

    封十五止住了哽咽,紧紧的回拥着封行朗。

    或许从两人见面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他对封行朗深厚的父子情意!

    对一个孤儿来说,封行朗那一两个月的父爱,足够让他铭记一辈子了!

    “十五,你说义父是不是老糊涂了?自从有了晚晚这个女儿之后,就变得眼瞎心盲的!把所有对自己女儿有意思的男人,都归类到了仇敌,甚至于死敌的范畴!”

    封行朗在想方设法的为自己的‘罪行’开脱!

    “义父,您别这么说……您爱晚晚,并没有错!是我……是我觊觎了不该觊觎的东西!请相信我,以后我再也不……”

    还没等封十五把话说完,封行朗就叫停了他后面的话。

    “说起晚晚……义父到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儿!”

    “义父您说。”

    封十五捏去了自己眼角的水气。

    “早晨我火气上头,一失言就把晚晚和小木木从家里赶出去了!”封行朗轻拍了一下封十五劲实的后背,“那丫头赌气说要出去找工作自力更生……你说她带着个孩子去哪里找工作啊?这就是我太过宠她的后遗症,也是我自己作茧自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