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名侦探柯南之警察故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完全不成器的对手
    基德被松田打发去寻找一个陌生人之后,松田拍拍自己的走出房间,准备和及川武赖进行第二个回合的交锋。

    “你们还要在我这里耗多久!到底能不能抓到基德为我的岳父报仇!?”松田刚刚来到一楼,就听到及川的怒吼:“我任着你们的随便检直我的家,结果你们似乎是要把我当做犯人来对待了?我会杀死自己的父亲吗?”

    “呦,这可不好说啊。”松田走过来阴阳怪气的反驳:“任何人都是有嫌疑的,我们也只是为了事实真相。”

    “事实真相?事实真相就是他们都看到了基德偷走我的画,杀害我的岳父,而你这有名的刑警却把矛头指向我,最后灰溜溜的跑到二楼。”及川恼怒的看着松田:“我没有罪,我会向你的上司举报你这个恶毒的家伙。”

    “有没有罪不是由你我两个人来裁定。”松田毫不示弱的说:“那是法官的工作,而我的工作就是送你到法官面前.”

    “松田!?”目暮想上来拉住松田,就算是真的怀疑,在没有证据的时候也不能乱说话啊。一向老练的松田怎么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尤其是对当事人当面说,唾沫星子都快喷到对方脸上了。

    “你不用说了,警部,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及川打断目暮,看着松田:“你是说我杀死了自己的岳父吗?”如果你胆敢说是我一定告到你生活不能自理,顺便刷一波热点新闻让名气更上一层楼,岂不是美滋滋。

    “关于凶手是谁,我认为你和基德都有嫌疑,而且你的嫌疑更大些。”松田虽然直接跟他硬刚,但是不跟他在语言上纠缠,而是快速的发问:“你说你在黑暗中听到被害人呻吟才走过去的,那么为什么凶器上面只有你的指纹?’

    “那是因为我在黑暗中无意间碰到了那把刀,才不小心沾到指纹的。”及川说:“你不会想就凭这个认定我有罪吧。谁都知道基德犯下那么多次盗窃案却从没有听说他在哪个盗窃现场留下指纹的,这次凶器上没有他的指纹也是正常的啊。”

    “不、不正常。”松田说:“黑暗中我们摸索东西时,很容易被划伤,上面就算是留有你的血液我也不会惊讶。但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那把凶器上面只有你四根手指的指纹。”说到这里松田伸手做出一个提拳的动作:“不错,就是你右手除去拇指外的四个指纹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上面。及川先生,请问你是在黑暗中直接摸到了凶器并且顺利的握住了吗?”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松田的话如同鞭子一样打在及川心头,他看到别人看向他的眼神也变了,让他不由慌张起来:“怎么?不行吗?就凭这一点你认定不了我是凶手的。”

    “又没人说你是凶手,你慌什么。”松田好没气的说,看到及川脸色稍微恢复一点后,补了一刀:“你只是这次杀人事件的第一嫌疑人罢了。”

    “就凭凶器上的指纹?”及川知道自己被耍,拉下脸说:“我就是那么巧在黑暗中摸到了刀,怎么样?”

    “不怎么样。”松田说:“我已经猜到你是怎么在黑暗的环境里锁定被害人了。”

    适时的停顿一下看到及川的脸色剧变之后,松田才维续说:“你说你有两个手机是吧?占有鲜血的那部白色的手机是你私人专用联系亲朋的手机?这种只要一查就戳破的谎言你怎么说得出口?下次记得撒谎之前多买个手机,多买个手机又花不了多少钱的。”

    “你怎么知道那是他的手机!”惊慌之下又被嘲讽的及川顿时智商下线,承认了这是受害人的手机。

    “我不知道啊,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松田得了便宜卖个乖。

    及川心里防线朋溃之后,承认了确实是他杀死的岳父。这时柯南也冒出来通过引导的方式把作案手法揭露出来,无非就是摆一个架子假装画在上面,然后蒙上面布让别人看不出来。等到他自己一个人在屋里而且要求警察切断摄像头后,穿了一根鱼线一头绑在门锁上,一头绑在窗外的石头上。

    这样当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石头的重量把鱼线拉动,撞掉窗台的笔筒,做成一个有人当着他们面逃走的假象。

    “我说的没错吧?毛利叔叔?”柯南用萌音对毛利总结说。

    “啊?对没错,就是这样,我就是这么想的。”毛利很自然的接过柯南的锅。

    “真的是这样吗?松田?”目暮同时沉着脸问松田。该死,又被这群侦探抢了风头,现在上头明明想树立警察威信的,这次算是和毛利打个平手吧。

    “真是厉害的布局啊。”松田看着窗户啧啧有声:“你们找到那根鱼线了吗?”

    “找到了呢,就在这里。”柯南献宝似的拿出来。

    松田接过手看到一头的铁钩和另外一头的线圈忍不住惊叹:“厉害,只靠这么薄薄的一根线,在头上缠一圈竟然可以把笔筒撞倒,窗户撞得大开,了不起了不起啊。”

    莫不是这个画架以前设计过图纸,所以对力学方面有着很深入的研究?

    “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我们可以动身回去了吧。”目暮说:“准备把及川带走,大家收队。”

    “等等!”松田这个时候说:“还不能收队。”

    “怎么了?松田老弟?”目暮心想别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了,不然一会儿都天亮了。

    “这里所有人都不能撤,至少要装作还在调查凶手的样子,不要松懈。”松田说着拿出手机来递给目暮。

    你只有最后一个小时的时间了,如果还不能找出基德来,我就会在门口的记者里面引爆炸弹。

    看到松田的手机短信上的信息,目暮大吃一惊:“怎么可能会有炸弹在附近!松田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现在说也不晚啊。”松田看向及川:“喂,现在可以说说吗?为什么会有人在你家门口布置炸弹?是你的得罪了什么人吗?”

    “当然没有!”及川怎么说也是个普通人,好吧,普通的杀人凶手,听到炸弹这种东西在附近也是慌张的很。不过随即想到什么脸色大变说:“倒是有这么一个人!”

    “是谁!?”松田和目暮同时问。

    “我并不认识他,我和他的交流都是在网上。”及川开始回忆起这件事情:“由于我的妻子需要大笔的治疗费用,把我卖画的积蓄花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我的岳父私自跑去跟买我之前三幅画的收藏家说我要准备画第四幅,花鸟风月的风,也就是第四幅画青岚。如果他能花大价钱来购买的话,一定会说服我卖给他的。”

    “可是,哪来的什么青岚,其实那三幅画才是我一开始设计的一个系列,那就是代表花的红莲,代表月的金色,而第三幅纯白,我想要表达的并不是丹顶鹤伫立在覆雪草原上的鸟,而是背后纯白的雪。我要表达的根本不是花鸟风月,而是体现大自然美的另外一种被称之为雪月花的意境。”

    “岳父意境说出了花鸟风月,一开始我也有想过画出一幅青岚出来,可是面对害我妻子的风,我哪里来的灵感,正在纠结的时候在网络上一个聊天室认识了一个朋友,于是向他倾诉这件事情。正是在他提议和蛊惑下,我们一起商量出了这个计划。”

    虽然及川说是这么说,但是松田也没闲功夫去分析这家伙是甩锅给那个网友还是真的被鼓动了,赶紧问:“他叫什么?你们在哪个聊天室交流的?你在里面又叫什么?你都是使用哪台电脑和他联系。”

    “他的网名叫血色天空,而我的网名则是雪月花,电脑就在楼上,我现在可以带你们去。”及川说。

    大家都要上楼时,松田拉住柯南的衣领,把他拎起来说:“现在基德已经去找这个人了,你也去帮忙吧。”把基德和柯南这两个名侦探世界的小牛人扔到外面找坏蛋之后,松田才放心下来。

    不是我偷懒不去,没办法啊,作为一个名刑警跑到记者堆里岂不是羊入虎口鹤立鸡群,太显眼的同时啥事儿也做不成。

    松田他们在及川提供的电脑上很快找到了他和血色天空的聊天记录,一边联系警视厅里的技术人员在网络上找这个ID的IP信息,一边看他们的聊天记录来分析这个人的性格。

    通过聊天记录很容易发现这个人自大,盲目的自信,在网上经常对名气大的人进行点评,认识雪月花之后,很快就通过作品知道他就是有名的画家及川武赖,然后对他热切起来,各种问候出主意。

    这家伙一定是想出名想疯了。松田想,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了及川的计划后,想着制定一个更大的计划来完成自己的目的?所以才把我引过来的。而且冒充基德也是他提出来的,一直要我找出基德来的也是他。这家伙为什么要把一个名小偷和我一个名刑警带到这个名画家的家里呢?

    就在松田疑惑的时候,外面柯南和基德已经找到这个家伙,并且用麻醉针把他制服。基德这个家伙就是冒充电视台的人来的,作为一个魔术师,他选择目标的时候肯定不会只制定一个计划,所以一定会调查清楚几家电视台的人员来备用。这就让他排除正常身份的记者简单多了,加上柯南这个脑子通透的人通力合作在人群里找出一个有嫌疑的人来还不简单。

    这俩货一个是名侦探世界的主角,一个是硬生生从路人成为了专属自己世界的主角的两个年轻小伙子啊。

    等到柯南来报告松田的时候,他满意的拍拍柯南的头,赞扬的问:“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那家伙从来不离开自己的车,又是电视台的新人,没有一个人能叫出他的名字来,那还不好认?”柯南反驳说。找出这个人来太简单了。

    随后警察把这个人带到警车,从他不肯离开的电视台车上搜出大量的土炸药。制作工艺很用松田的话来说就是粗糙,业余,威力并不大。

    在回去的路上,技术部门也传来了他的个人信息。

    龟田小俊杰,网名血色天空,是一个互联网时代新二次元网民,最擅长在网上掀起骂战的极端行为者。这个人天天在网上叫嚣着要一战成名,让网友们都大吃一惊。

    “真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松田知道后轻声说,说完在副驾驶一蜷身子开始睡觉。天都快亮了要。

    诸位请注意松田说这句话的嘴型:龟田小俊杰、微不足道的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