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Alpha的养BOSS成夫史[书穿] > 第22章 小变态VS夫斯
    回到伊尔莱时,夏瑛抱着宸寒下了飞舰。

    早早候在伊尔莱族宅门口的夫斯,看到趴在夏瑛怀里,竟还抱着她脖子,头埋在她后颈的少年时,目光呆了呆。

    眸底迅速闪过什么,夫斯调整好表情,弓腰微笑的恭迎夏瑛回家。

    夏瑛抱着宸寒,直接去了医疗室。

    温热的治疗液泡着就像泡温泉似的,夏瑛把人搂抱在身前,眯着眯着,竟然睡着了。

    候在医疗室外的夫斯,没等到夏瑛的传唤,也不敢私自推门进去。

    小姐以前也不是没在医疗室里玩过。

    只是那个oga少年…小姐对他,似乎有些过于特别了…

    夫斯皱起眉。

    小姐以前放/浪/娇纵,总是不断往家里带各种oga,让他很是头疼。

    最近倒是没再整天去抢人,也没有玩/弄族宅里的那群oga,反而有点独宠那oga少年的意思。

    这情况,却是夫斯更不想看到的。

    伊尔莱的嫡系,可不能真的和一个无权无势毫无背景的oga搅到一起。

    那像什么样子,会比小姐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更败坏伊尔莱的脸面。

    第二天,夏瑛迷迷糊糊醒来时,就对上一双蓝绿异色的漂亮眸子。

    刚醒的夏瑛,脑子还有些混沌,睁眼就看到这么漂亮的眸子,直接就伸手摸了上去。

    “真漂亮……睫毛可真长…唔…还是真的…”

    摸了摸那漂亮的眸子,又捏住眸子上浓卷睫毛,轻轻揉了揉。

    被捏了睫毛的异色眸子微微颤了颤,却没有躲开,只静静的看着她,任由她摸捏。

    两秒后,夏瑛的视线终于聚焦到被她摸着的脸上。

    她手一顿,终于清醒的脑子看清了面前离自己十分近的少年

    “…噢…宸寒啊,你醒啦,伤好了吗?”

    夏瑛若无其事的收回手,视线自然的从宸寒的脸,移向他身上。

    然后…又顿住

    宸寒那套被撕破的衣服,昨晚回来时,夏瑛已经给他脱掉了,换成了医疗舱里治疗特用的轻薄的治疗衣。

    此时,治疗衣湿了个透彻,贴在宸寒的身上,勾勒出少年发/育中修长韧性的身躯,也能清洗看到他湿透的衣物下,已经全部愈合的白皙肌肤。

    真是…性/感又诱美…

    夏瑛:“…”

    大早上的…怎么就来这种场景…

    她可不想再体会昨晚那难熬的感觉

    夏瑛打住自己的视线,垂下眸子,伸手握住宸寒的肩膀,把他离自己过近的身体往后推了推:

    “…你再在医疗机里待一会儿,我先出去补个觉,等系统判定你身体全部愈合了再出来。”

    话落,夏瑛没看他,动了动坐了一晚上而有些发僵的四肢,从治疗液里站起身,带了满身的水,踏出治疗舱。

    “你怎么知道,我叫宸寒。”

    少年略略沙哑的声音从后响起。

    夏瑛脚步微顿,

    哦豁,说漏嘴了…

    小变态这外号叫习惯了,倒是忘了她还没有问过他名字。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夏瑛微微撩起唇角,呵呵笑着回头看着他,“嘿,当然是因为,我说过我喜欢你嘛,当然要先在暗地里查到你的名字。”

    骗子…

    宸寒沉默的看着她说完话后就转身离去的背影。

    她湿透的衣服下隐没着高挑饱满的身躯,背后及腰的黏湿长发还流着治疗液。

    宸寒眸子微暗,似乎第一次,能理解那些人说的“美”的意思。

    她很美。

    和其他的alpha都不同,没有过于鼓胀难看的肌肉,身材秀丽高挑,倒像个女beta。

    可这女人…就是个骗子!

    她刚刚的笑意,又是那种敷衍式的假笑。

    她说的喜欢的话,包括他的名字,也都是假话。

    她不可能查的到他的名字。

    除非…她和那些人有关系。

    但,不可能。

    否则,她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救他。

    宸寒眼前浮现他醒来时,她抱着他坐在医疗池里,微垂着头,靠着池边睡着的样子。

    没关系…他碰到过的骗子不少…

    只要把他们说过的话,都变成真的,再毁去那些原本的。

    假话,就都会变成真话。

    …

    夏瑛洗了澡,给学院发了个请假消息,就回房开始整理思维。

    女主暗地里给她搞了这一出,她肯定是要还回去的。

    关键是,该怎么还。

    普利斯肯定不会按她说的偷偷做掉歆莉。

    毕竟若要做掉,也不会养她这么大,现在还让她来帝都。

    而且歆莉毕竟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这世界的一切,基本都可以说是为了她而存在的。

    她若是真死了,夏瑛倒还要担心这世界会不会也跟着出问题,甚至直接崩塌。

    不能动她的命,至少得想办法让她也痛苦一下,给小变态报个仇。

    正好现在属于前期,女主势力也比较弱,还属于狂刷夏莱好感度的时段。

    夏莱…

    对了,她的那些药材,还被他截着呢。

    夏瑛眯了眯眼,从衣柜里找出一套衣服换上,对着镜子照了照。

    气势完美!

    转身出了房门

    “夫斯!”

    夫斯在大殿厅里随时候着,躬身应道,

    “在,小姐。”

    “夏莱最近在做什么?还有上次他带回来的那个女oga。”

    夏瑛问完这句话,才发现宸寒竟然已经从治疗舱里出来了,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清爽干净的,纤长的身躯靠在走廊的落地窗前,微微垂着头,过长的头发遮住了他漂亮的异瞳,不知在想什么。

    夏瑛没等夫斯回话,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

    “系统判定你痊愈了吗?”

    宸寒也没再和以前一样对她的提问不理不睬,声音淡淡微哑

    “判了。”

    后面的夫斯看到宸寒,眉头微微皱起,走到夏瑛身边,回答她刚刚的问题

    “夏莱少爷最近都在军部,至于少爷上次带回来的那个女oga,请小姐给我两分钟的时间去查看。”

    夏瑛点头。

    夫斯看了眼她面前的宸寒,忽然又补充了两句,“小姐还喜欢那个女oga吗?需不需要把她给您带回来?”

    夏瑛摇头,“不用。”

    夫斯眉头正要隆起,就听夏瑛继续道,

    “我自己去找她。”

    夫斯眉头放平,修养得体的脸上微微扬起笑意,“好的。”

    他侧眸去看宸寒。

    宸寒微垂的脸已经抬起,异色的眸子看着夏瑛。

    可夏瑛没注意他的视线,只等夫斯把女主最近的行程动向都禀告给她后,又叮嘱夫斯待会再带宸寒去医疗舱里做个全身扫描,便准备出门。

    夫斯叫住她

    “小姐,白瞿少爷昨天给您送来了礼物,您先收下再出门吧。”

    夏瑛在脑子里找了找,才在原主的记忆里找到这个白瞿少爷。

    是原主曾经欺辱过的一个贵族少爷。

    竟会给她送礼物?

    夏瑛挑了挑眉,“什么礼物?”

    夫斯拍了拍手

    三个长相极为妖美、穿着稀少薄纱,露着长腿细腰的男oga,就被带到夏瑛面前。

    夏瑛:“…”

    天天给她塞美人,夫斯也不怕她年纪轻轻就精/尽/人亡?

    三个男oga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辉煌华丽的宅殿,眼里的惊羡都快藏不住,一边不停的打量着四周墙壁上各种价值连城的装饰,一边暗暗给夏瑛抛着媚眼。

    来之前他们就听闻过伊尔莱嫡系夏瑛的纨绔之名,只要能把她抓住,他们就能脱离被人看不起的低/溅男/妓身份,成为梦想中的人上人!

    夏瑛看到了他们的视线与偷偷打量的目光,皱了皱眉|

    “给他送回去,说我最近不想玩。”

    夫斯面色为难,“小姐,白瞿少爷为了给您找这三个极品男oga可是废了不少力气,而且当初,也是小姐您逼着他给您找的,为此还欺辱了他一顿,白瞿是白家的嫡系,虽比不上伊尔莱,但也是帝国一流的大贵族,小姐您就算不喜欢,也给白家一个面子,至少把人留下吧。”

    夏瑛皱了皱眉,不过想到这族宅里本来就有很多原主抢来、或者主动来的oga,便随意的点了点头

    “别让他们出现在我的浴池和床上。”

    夫斯脸上的笑意加深,“是,小姐。”

    夏瑛出门后,夫斯收敛好脸上的表情,回身看着宸寒

    “小姐同意收下他们,代表小姐也并没有太把你放在心上。”

    宸寒对他的话没反应,只盯着那三个男oga。

    夫斯弹了弹袖口,像要弹掉什么灰烬,微垂的眸子依旧带着得体的笑意

    “虽然小姐最近确实对你有些特别,但不要忘记我之前与你说过的话,小姐真正的oga,只有帝宫里殿下公主、或者帝国顶级的贵族嫡系才有资格。”

    “至于其他人,哪怕o侍,都不配。”

    夫斯说完这段话,本以为宸寒会和曾经那些不自量力、试图敢窥伺小姐的oga们一样,自卑的缩紧脖子。

    可宸寒却没有,他异色的眸子只盯着那他身后的三个男oga。

    三个男oga也在打量这个蓝绿异瞳的宸寒。

    他们常年混迹人群,懂得察言观色,刚刚听了那么久,已经知道这位在伊尔莱仅次于主人地位的大管家,并不喜欢这个少年oga,而且叫他们三个来,似乎也有想让他们故意这个异瞳oga争宠的意思。

    那他们,应该也不需要客气。

    当即,三人中长得最妖美的男oga就微微扭着腰上前,候在夫斯身后,带着些居高临下的睨着宸寒,娇声道

    “夏瑛小姐那么尊贵的人,当然只有皇室的贵人们才能配得上,我们,就都别痴心妄想,只需要好好让小姐开心就行了。”

    夫斯也回头看了眼身后三个妖美的男oga,脸上的笑意微微扩大

    “你们才是小姐最喜欢的男oga类型,有小姐最喜欢的美艳的脸。”

    一直沉默的宸寒却突然裂开唇角,低笑一声

    他精致的眼尾微微勾起,异色的眸底涌起点点暗色的扭曲

    “是么,那就…毁了他们的脸!”

    下一刻,夫斯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点点细白的灰沫从宸寒手心里飞出,长了意识般的直朝那三个男oga扑去!

    惨叫,在夫斯还愣怔的神色里响起,惊透了整座大厅。

    “啊!啊痛!——”

    “脸、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