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繁尘锦 > 第四百三十章 吾心安处是吾乡
    白素心行至宫门处,只见一道挺拔俊朗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

    她只觉得眼前一亮,待看清此人容貌后,尽力克制住心中的激动,步履平稳地走到他面前。

    万一不是她想的那样呢?

    况且出门在外,她并不愿意让旁人以为她见到拓跋忆有多么激动。

    “将军怎会来此,可是皇上召见?”虽已然是尽力克制,白素心脸上的笑意还是难以掩藏。

    毕竟这来自心底的喜悦,怎能轻易藏得住?

    拓跋忆眼眸带笑,克制住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家夫人拥入怀中的冲动,语气温和道:“并没有,只是前来接夫人回府。”

    他回府之时听闻夫人被召入宫中,心里别提有多担心。

    好在看到夫人安然无恙的出了宫,不然他可无法预料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纵使是天子,他也绝不容许伤害他家夫人半分。

    “那咱们回去吧。”白素心弯唇浅笑道。

    拓跋忆轻轻颔首,扶着自家夫人上马车。

    察觉到自家夫人双手冰凉,拓跋忆只是吩咐车夫赶车。

    直到马车远离皇宫,拓跋忆才问道:“手怎么这么凉?可是皇上为难你了?”

    他的脸上透露出几分不快。

    白素心惶恐至极,连忙摆手,“没……皇上只是问了些关于黎葭的事情。是我见到皇上有些紧张而已……”

    按理说不应该啊,她在皇上面前都没有丝毫的失礼之举,没想到出宫后才意识到双手这般冰凉。

    这是见到皇上吓的?

    前世她也从来没觉得皇上这么可怕啊。

    拓跋忆满眼心疼,一边帮夫人捂着手,一边低声斥责道:“为何不派人跟我说一声你进宫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回府听说此事之时,心里有多担心?”

    他真的很害怕再一次经历失去夫人的痛苦。

    白素心自知理亏,确实是她不想让此事给拓跋忆增添烦忧。

    虽说事情如她所料,平宣帝并没有为难她。

    可她还是小心翼翼地缩了缩脖子,一句话都不敢说。

    拓跋忆见自家夫人认错态度十足的好,便收了收怒气,低声问道:“皇上可还问过什么?”

    白素心抿了抿唇,轻声回答道:“他问我南边的骚动该如何处理。”

    拓跋忆不甚理解地眯着眼,皇上问他家夫人这些做什么?

    莫非是猜忌他还不够,要将猜忌再分给他家夫人些?

    若真的是这样,那这京城,却也不是久留之地。

    “心儿,你觉得北地怎么样?”

    虽是没头没尾的这么一句话,白素心却能瞬间意会。

    “我虽然是在京城长大,可北地我确实是挺喜欢的。京城是繁华,留在北地却也能有一番建树。”

    相较于京城,她倒是更愿意去北地。

    “心儿可会觉得,如若真的去了北地,算是背井离乡?”

    白素心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吾心安处是吾乡。”

    ……

    翌日,阳光和煦。

    拓跋忆入宫面圣。

    平宣帝颇感诧异,往常都是他召见,没想到今日拓跋忆竟然会主动进宫。

    看来是昨日召见白素心的事情使得拓跋忆有所行动。

    御书房内,平宣帝上下打量着拓跋忆。

    “阿忆,你倒是许久都没有主动来寻过朕了。”

    平宣帝语气平和,但总有一丝怨念。

    拓跋忆抿嘴淡淡一笑,“皇上说的是,只是如今您贵为一国天子,断然也不是臣能随时见到的人。”

    这一句话,将二人纷纷拉入回忆之中。

    一声叹息打破了这份平静。

    “唉……”平宣帝缓缓站起身来,走到拓跋忆身边,“说起来,朕还是怀念过去在西北的日子。”

    那些时光,虽说跟如今相比较清苦了些,但回忆起来才发觉十分难得。

    前两年他还不理解为何母后会那般怀念在西北的时光,现在他总算是理解了。

    可转念又想,莫非是年纪大了些,才会开始无尽的怀念过去?

    拓跋忆双手抱拳,态度恭敬道:“臣也很是怀念,不仅是西北,还有金戈铁马的生活。”

    平宣帝眸光一亮,不可思议地看着拓跋忆,“阿忆难道不喜欢如今安稳日子?”

    没道理不喜欢啊。

    拓跋忆摇头,“并非如此,而是臣以为如今北地或是南边并不安稳。臣这样的武将,理应在外奋战,保家卫国。而不是待着这京城之中,做边境百姓唾弃的缩头乌龟。”

    他将话说的这般严重,也是为了能让平宣帝能够答应他镇守北地。

    再不济,南边也是不错的。

    总之都比留在京城要好得多。

    平宣帝冷然一笑,“所以阿忆的意思,是说朕是缩头乌龟了吗?”

    拓跋忆忙道:“臣断然没有这个意思,皇上身为天子,在京城之中能够更好的处理国事。相反若是远赴边界,真出了什么意外,对大晋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虽然语气着急,可他实际上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惧怕的。

    皇上如今待他却有猜忌,可大晋根基未稳,即便是想要对他做什么,也不会在此时。

    这也是拓跋忆迫不及待地想要远离京城的原因。

    平宣帝思虑片刻,而后道:“阿忆若是去往边界镇守,那白三姑娘又当如何?”

    “若是皇上允许,臣愿带上妻子同往。扎根边界,为国镇守边关。”拓跋忆态度坚定道。

    平宣帝眉头微微皱起,一脸犹豫道:“你这般将白尚书的女儿拐到北地去,白尚书思念女儿可怎么办?”

    见平宣帝已经默认他要去的是北地,拓跋忆顺着说道:“北地虽说与京城之间尚且有一段距离,见起面来不会有在京城中这般方便。可臣以为白尚书是宠爱女儿的人,对于心儿来说,去往北地镇守边关要比在京城中安居自在的多。”

    “哦?所以阿忆的意思是白三姑娘也是很愿意去北地的?”

    “臣来之前跟妻子沟通过此事,她确实很是乐意随臣一同去北地。”

    平宣帝微微颔首,沉默片刻后道:“那既然如此,朕也就没有再阻拦的道理。但朕担心远离京城,阿忆你再欺负白三姑娘。所以朕愿替白尚书为白三姑娘撑腰,那就……册封她为一品夫人吧。”

    言语中虽显得随意,可拓跋忆却能看出这不是一时起意。

    这倒是更加坚定了拓跋忆带着白素心离京的决心。

    “多谢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