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九州修罗 > 第516章 紫衣大帝·玉玺碎块
    <b></b>                  “我不吃这杂混菜!我,我要吃烤羊羔肉,喝蜂蜜!”紫衣王子大声道。

    高帆狠狠踢了一脚,顿时老实下来。

    紫衣帝国,都灭亡几百年了,还以为自己是皇室子弟呢。

    “你的血脉最高贵?”蹲下来,看着这个豆芽菜,高帆冷冷问道。

    “是的,是的。”扎瓦西无奈吃着杂混菜,都接着发现,那粉条很好吃。豆腐干也不错,吸收了汤汁,吃起来很香。扎瓦西道“那个扎瓦当,不过是一个王爷的庶子而已。那个扎瓦煊,只是一个大帝的养子罢了。”

    “而我,伟大的【扎瓦西西】,却是【紫衣大帝】的嫡脉皇子!”

    嫡脉,就是嫡长子的嫡长子的嫡长子······

    任何一代的庶子,都不能称之为嫡脉。

    为什么,三国中,刘备报名号的时候,只能说是中山靖王之后,不能说是刘邦的后代呢。按理说,刘备肯定是刘邦的后代呀。为什么,偏偏说的是中山靖王的后代?因为,只有皇帝,才是先帝的后代。

    只有当时的皇帝,可以说,是刘邦的后代。

    而一切的旁支、庶子,都不能说,你是某一代皇帝的后代。你只能说,你这一代的源头。比如刘备的血脉源头,是一个中山靖王。他,就只能说,是这个王爷的后代。只有当时的皇帝,才能说是刘邦的后代。

    嫡长子。

    一代代继承。

    “哦。”高帆点点头。

    这位,血脉还真的不错,竟然是嫡脉正支。

    “这又是什么?”澹台岚从他的储物袋中,找出一个紫金块。

    “呜呜,呜呜,”扎瓦西西哭泣了,哀鸣道“这,这是我们紫衣大地的玉玺。”

    “当然,我们紫衣大帝突然去世,很多那些低贱的旁支王爷,竟然造反,争夺皇位。”

    “我们内部厮杀,紫衣勇士,消耗过大。结果,黑衣和白衣趁机反抗,所以,我们紫衣帝国才覆灭。”

    “覆灭后,玉玺,都被分成了几十块······”

    原来,是最后一个末代紫衣皇帝,突然去世。这,导致很多人争夺皇位,相互厮杀。原本,人数最多,战力最强的紫衣勇士,在混战中,损失太大。最后,连紫衣玉玺,都被劈成了几十份,被不同的人控制。

    而黑衣、白衣,是趁机反抗,最后覆灭了紫衣帝国。

    摇摇头,这个扎瓦西西,继续吃杂混菜。高帆给了他一壶小酒,这家伙吃喝起来,竟然乐不思蜀,忘记自己被俘虏了。

    高帆和澹台岚来到了马车上,高帆道“留他一条命,这个西西,也许有用处。”

    扎瓦西西。

    “每天,给他一碗杂混菜,我看他就很满足。”

    “终究是南蛮的土包子。”

    “怎么说?”澹台岚好奇道。

    高帆一拍储物袋,竟然,竟然取出了两个,和刚才极为类似的金色碎块。高帆道“哈哈,我不是在云梦海中,发现了一个南蛮【三大勇士】的骸骨么。”

    说着,取出了牛角盔。

    “这,就是和牛角盔,一起发现的金色碎块。我现在,”高帆的眼睛中,陷入了回忆的色彩,道“我终于知道了······原来,这是紫衣帝国的【玉玺碎块】。”

    无疑,死在云梦海的那勇士,也是皇室后裔之一。高帆在那一战中,最后,缴获了这玄金碎块。但是,当年,才不知道这碎块,竟然来自紫衣大地的玉玺。

    此时,在灯光下,仔细看,果然,三个碎块,散发出同样的金色。气息,也是几乎一致的。

    “你,竟然从云梦海,也找到了碎块?”澹台岚惊呼道“还这的是有缘呀。”

    “哈哈哈!”高帆道“是呀,云梦海,也找到了三分之一个头盔。”

    “但是,这碎块,才三块?”澹台岚道“你想要复兴紫衣帝国?”

    “再说吧。”高帆摇摇头,道“反正,暂时不杀这西西,最多,就是一天三碗杂混菜而已。”

    “好吧。”澹台岚道。

    带着一个战力微弱的豆芽菜俘虏,也没有什么。

    “澹台岚,我们一起【药浴】吧。”

    澹台家族的药浴配方,可是很不错呢。

    “不行,”澹台岚面色一红,道“我还要巡查营地。”

    “先木浴,再去巡查。”高帆严肃道“高阶的药浴,可以让我们进阶哦。”

    马车很大,一个浴桶中,都是热水。高帆舒舒服服的浸泡其中,澹台岚呢?水波略微摇曳,接着,一阵气泡,从水中冒了出来。

    高帆发出了舒服的声音,道“对,对,整个吞下去。”

    “这是什么?”

    “都是镜子。”高帆笑眯眯道。

    镜子?

    高帆取出了镜子,果然,对着自己一照之后,呼一声,竟然有一种强烈的波动。这,就是那黑暗巫师,用的办法。巫师,可以加持勇士,让几百个勇士,战力暴增。所以,一旦击杀南蛮的巫师,就能减弱对方继承战力。

    不过,巫师也有自己的防御手段,眼前的镜子,就是之一。

    巫镜。

    神奇的镜子,带着一种诡异气息。似乎,周围的空间,都仿佛水波一般,一道道的波纹。澹台岚面色红红的,明显将那东西咽下去了。她拿起镜子,道“但是,只有巫术,才能激发那么真实的分身,甚至,分身也有一定的灵智。”

    “我们中原的法术,不行。”

    “是呀。”高帆略微失望,道“我们中原修士,又不会巫术。”

    神秘的镜子背面,是大量的南蛮的咒文。那些文字,中原人根本看不懂。

    “对呀,我们是修士,不会南蛮巫术。”

    突然,高帆一愣。他想起了之前,紫衣部落的坟墓中,那紫色水晶球,自动悬浮在手掌上的事情。

    “南蛮巫术?”

    “不去想了,你去巡营,我去安慰······安慰一下自己的心灵。”高帆道。

    “你怎么说话怪怪的?”澹台岚疑惑道。

    高帆差一点儿就说了安慰了你,又去安慰潇左左,寂寞的幼小心灵哦。

    营地中,依旧在庆祝。一坛又一坛的美酒,被开启,在烤肉的气息中,大口大口喝了下去。尤其是王辅,竟然,喝醉之后,跳舞蹈。别看王辅很胖,舞蹈竟然还不错,旋转起来,就仿佛一个球一样。

    潇洒。

    别看是胖子,但是,舞蹈还不错,带着三分潇洒的气息。

    “好!”

    “王少主,跳的好。”

    这,是东海商行的少主呢。

    “哈哈,高帆,一起跳呀。”王辅道。

    “算了,算了,”高帆道“我只会看跳舞。”

    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前来敬酒。这一战之后,高帆算是在车队中扬名了,因为就是他,逆转了战局呀。高帆也极为客气,大口大口喝着烈酒。终于,喝了七八碗后,高帆才回到自己的大车。但接着,他就看到了愤怒的一幕

    潇左左,竟然跟一群大男人士兵,比赛上树掏鸟窝!结果,自然是身材瘦小,但是动作极为灵活的潇左左胜利了。

    “好!”

    “潇兄弟厉害。”那些大汉纷纷道。

    潇左左被高帆,拉入了帐篷中。

    高帆吃醋了,看着潇左左,阴狠道“你,不许和陌生人说话!!!”

    “阿?”潇左左道“我一共掏了十几个鸟蛋,我们吃‘鸟蛋灌饼’,好么。”

    “好呀好呀。”高帆道“杂混菜,我都没有吃饱呢。”

    “你说,一个王子,连杂混菜多没有吃过,土鳖。”

    “豆芽菜的扎瓦西西,也许,将来有用处呢。”

    “哈哈。”

    “什么嘻嘻哈哈的,”潇左左道“快,你给我做鸟蛋灌饼,我要吃!”

    “好的。”

    “但是,你今后,不许和陌生人说话。”高帆道。

    “但是,车队中的很多兄弟,我都认识呀,不算陌生人。”潇左左笑眯眯道“哇!酸,好酸呀。”

    “原来,是一坛子的醋,被打翻了呀。”潇左左道。

    //////////////////

    庞大的蓝色车队,在继续前进,而高帆极为兴奋。因为,当日的血战中,大量的战利品,高帆又得到了一个战甲的碎片。就在一个南蛮小头目的储物袋中,发现了红色的战甲碎片,还足足有核桃大小呢。所以,高帆开始全力激发【九天金罗盘】,释放出一道道金红色的光芒,寻找碎片的下落。

    车队遇到了麻烦,却是前方,一大段的山路,因为泥石流崩溃了。王辅连忙继续下来,道“这南蛮商路,真的不好走呀。”

    说着,在地图上,将这些都详细记录下来。明显,事后,王辅会主导【东海宗】和白衣蛮国的贸易。大量的士兵,开始修复山路。关键时刻,更有飞天炮!就看到,一个堪比五层楼高的巨大山石,砸在了山路上。

    这样巨大的山石,人力是无法搬运了。所以,澹台岚下令,激发了飞天炮,一次次轰击。就看到,大量的灵石,放入了炮管中。然后,用一种独特的紫色火焰点燃。顿时,青铜的炮管上,无数的古代梵文,仿佛明灯一般,点亮了!

    接着,咚咚的声音中,飞天炮连续轰击!

    “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