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商鬼 > 143 老夫有说过判他死刑吗?
    林阳也没想到,居然连免死金牌都拿出来了,这家伙居然有免死金牌,这玩意一般不是有了遮天大功之人,方能获得的。

    你要说,那位名满大夏的老帅拥有这样的东西,那没人会怀疑,但秦少河的仆从竟然拿出了这样一块?

    苏伦凝视着那令牌上的金龙,也是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你爹居然把这块令牌给你了!”他的语气之中,有着深深的无奈“我和你爹,算是朋友!”

    “朋友,你的所作所为,像是一个朋友该做的事情吗?”秦少河双眸之中满是恨意“所谓的朋友,便是要将他的孩子,置于死地吗?”

    有了免死金牌的秦少河,似乎底气又壮了起来,挣脱那两名衙役的手,伸出手指直指苏伦“苏伦,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如今你已经动不了我了,但是本公子今日要动他!”

    说话间,秦少河竟直接向林阳走去,看那气冲冲的模样,显然是恼羞成怒了。

    当然,他不敢对苏伦出手,所以只能针对林阳。

    “你想干什么?”韩轩挡住秦少河!眉头微蹙,这个秦少河何时如此愚蠢了?以为有了免死金牌就高枕无忧了吗?

    “韩轩,你敢杀我吗?不敢的话,就滚一边去!”秦少河直接上手,想要推开韩轩,韩轩却像一个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地面上“秦少河,你不要自误,你以为免死金牌就可以保住你吗?它只能保你不死!”

    “那就够了,今日我要这小子死!”秦少河咧嘴一笑,韩轩也不知他究竟听没听懂自己的言外之意,就这样韩轩不再阻拦,却是换成了苏菡萏来阻拦“秦少河,你……”

    “苏菡萏,趁老子没想对你动手之前,给本公子滚开!”秦少河直接一把推开苏菡萏,但苏菡萏却是没有让开,一个踉跄之后,又站在了令秦少河的面前“你这是在断你们老秦家的香火!”

    “你是我的谁?”秦少河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十分渗人“哈哈哈哈,一个外人,也敢管我秦少河的事,今日我就要杀了这人,你奈我何?”

    “秦少河……”苏菡萏还是没让。

    “给我滚!”秦少河彻底狰狞起来,抬起手便朝苏菡萏脸上扇去,苏菡萏依旧倔强的看着他,眼见他居然真想打自己,苏菡萏这才忽然后退一步,躲过这一巴掌之后,苏菡萏凝视着秦少河,说“秦少河,希望你不会后悔吧!做别人的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最后一句话很微弱,只有他们两人自己能听到。

    秦少河先是微微一怔,随后脸上的笑意更加肆无忌惮,他就这样凝视着苏菡萏,冷笑着说“呵呵,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你以为你是谁,你不是说了,你是那家伙的未婚妻吗?自然是要保护你男人,但是你凭什么阻拦我?给我滚开!”很显然,秦少河已经被冲昏了头脑,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而看到自家公子这般癫狂的模样,秦苏眉头也是微蹙起来,连忙上前拦住他说“公子,不可放肆!”

    “秦苏爷爷,这是他们逼我的!”秦少河终于止步,看着秦苏眼中满是不解“秦苏爷爷,我有免死金牌,不用畏惧他们!”

    “少爷,老奴这次过来,你难道还不明白老爷的意思吗?”有些话,秦苏没办法当着众人的面说,只能寄希望于自家公子能懂点事了。

    但很显然,他的少爷,并没有罢休的意思。

    “秦苏爷爷,这个人我一定要废!”秦少河指着林阳说,语气之中诠释了什么叫做咬牙切齿,隔着好几步林阳都能听到磨牙的声音。

    苏伦目视着秦少河,对试图再上前阻拦的苏菡萏摆了摆手,看着秦苏说“秦苏,你是丞相身边的老人,你这个名字也是你家太爷取的,其中意味着什么,还记得吗?”

    “苏大人……”秦苏也有些无奈,目光看了一眼那正在征询自己意见的公子,叹息说“公子,秦苏两家,世代交好,三思而后行啊!”

    秦少河看着秦苏,露出一抹难以自信的眼神,再没有任何的尊敬,指着苏伦说“跟他还需要讲感情吗?秦苏爷爷,是他要将我抓了,为这小子出头,这样的人,不交也罢!”

    “呼,随便你吧!”

    秦苏微微抬头,闭上了双眼,作为秦家的仆人,他不能以仆凌主,只能支持,有免死金牌在,自家公子安全没有问题。秦少河松了一口气,说“秦苏爷爷,谢谢你,但是竟日,这个人我必须废了!”秦少河也不会傻到杀人,只要不杀人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

    秦少河就这样几个跨步走向林阳,此时唯有骆婉和骆宁姐弟两人还挡在林阳身前,骆婉眼神之中满是冷意,就这样挡住大哥,骆宁握紧双拳,仿佛下一刻便要出拳。

    “让开!”秦少河直视着两人,此时他还有一些理智。

    “……”两人沉默,并未移开身位,态度显而易见。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休怪我不客气!“秦少河直接伸手向骆婉胸前摸了过去,显然是想要用一些下流手段逼退骆婉了,说时迟那时快,骆宁也是迅速出手,抓向秦少河的手”我掰断你的手信不信?“

    “你敢吗?我有免死金牌,对我动手,不怕诛九族吗?”秦少河不顾骆宁手中加力,脸上满是肆无忌惮的狞笑,骆宁也是气急,但却不敢加力了,而此时秦少河却是直接抬起了右手,向骆婉胸前摸去。

    “秦少河,你别太过分!”苏菡萏还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冲了上来,将骆婉拉到身后,怒视着秦少河“适可而止吧!”

    林阳坐在椅子上,看着那挡在自己身前的三道身影,尤其是骆婉还在发抖,心中是既心疼又温暖,秦少河面色再度狰狞,抬起手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直接对着苏菡萏脸上甩了过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够了,你们都让开!”就在苏菡萏准备闭目迎接这一击的时候,林阳忽然伸手将三人扒拉开,颤颤巍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巴掌打空,秦少河也没有继续出手,看向林阳,嘲讽说“怎么,当了这么久的缩头乌龟,不继续躲在女人背后了?”

    骆婉被苏菡萏拉着,没有冲上来,骆宁却是已经再次挡在林阳身前,张开双臂“不许伤害我大哥!”

    “小宁,没事!”

    林阳将骆宁拉开,不仅没有后退,反倒是上前一步,就这样平静的看着秦少河“不是叫嚣着要废掉我吗?出手吧,我看看你拿什么废了我?”

    “成全你!”秦少河一巴掌扇出。

    骆婉惊呼出声,不敢去看“大哥……”

    “啊!”

    伴着一声惨叫,所有人连忙回头,随后便都傻了,秦苏不知何时也从后面几部冲到了林阳面前,一把匕首已经顶在林阳脖子上“放开我家公子!”

    林阳死死抓住秦少河的那只手,只是此时林阳只抓住两个手指头,食指和中指,只是此时秦少河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经翻到了手背后背,整个直接变形了,显然已经断了。

    就在刚刚,林阳忽然爆发,双手直接抓住秦少河的手,右手顺势抓着秦少河的手腕,左手却已经直接抓住他的食指和中指,狠狠向后掰了过去,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林阳脸上满是冷笑,凝视着那居然这么快就到自己身边的秦苏,心中也是微微一动“这老头居然还是一位高手,出手这么快?”

    “我若是不放呢!”林阳手中愈发加力,秦少河整个人已经跪了下去,口中不断惨嚎“秦苏爷爷,杀了他,杀了他,快救我……啊!”林阳再度加力“之前不还是很嚣张吗?给老子闭嘴!”

    “你真想死吗?”秦苏冷眼神冰冷,匕首的刃口越发靠近林阳的脖子,皮肤上已经有血渍渗出。

    “大哥……”骆婉想要冲上来,却是被苏菡萏死死拉住,骆宁倒是冲了上来,但却是被秦苏一脚踢翻在地,秦苏踩在骆宁胸口“你要准备换命吗?”

    “你敢动他试试?”林阳不仅没有收手,居然又抓住了秦少河的无名指“他伤了一根头发,我就掰断这小子的一根手指。”

    “秦苏爷爷,杀了他,一只手我还损失得起!”秦少河忍着疼痛都想杀了林阳,秦苏却是闪过一抹犹豫,没有立刻动手“我们一起放人如何?”

    “秦苏爷爷……啊!”

    秦少河无名指也断了,林阳面目狰狞的看着他说“我豁出去了,你敢陪我一起豁出去吗?杀我,在这金陵县衙,杀我,藐视国法,便是请秦家是丞相又待如何,诛九族又如何。”

    秦苏双眸微冷,他明白了,为何此人如此嚣张,根本就是抓住了他们的弱点,这件事本就是他们无礼之前,若再起杀戮,那秦家恐怕真就要彻底倒下了,这一次让秦少河来和苏菡萏联姻,为的就是搭上苏伦这一条线。

    如今不仅没有联姻成功,却是和苏伦交恶,这意味着,和苏伦的岳父那边也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若是他敢在这里行凶杀人,那么这件事便彻底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我敢拼命,你敢么?今日便以我这身躯,换你秦家万劫不复!”林阳冷眼望着秦苏,在公堂上能杀人的,只有当堂官员,而且是必须判罪之后,罪大恶极之辈,不给秋后问斩的时间才可以,其他人若是在府衙随意杀人,那绝对是藐视国法,藐视国防乃与叛国罪论处。

    说话的时候,林阳脸上满是狰狞,就仿佛已经杀了不少人一样,那股杀气。

    秦苏最终还是选择了退让“松开我家公子,此事作罢!”

    “哼!”

    林阳也没有继续激怒这家伙,松开了秦少河的手,随后连忙拉起骆宁,嗔怪说“以后不许这么做了!”

    “走,少爷,我们回去!”秦苏弯腰抱起已经疼晕过去秦少河准备离去,而就在此时,苏伦的惊堂木却是响了“来人,将秦苏和秦少河拿下,暂时收监!”

    “苏大人,你……”秦苏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我身上有免死金牌,苏大人你是要违抗皇命吗?”秦苏也没想到,一直都没开口的苏伦,居然会在这时候开口了,而且直接就要拿下他。

    “老夫有说要杀了秦少河吗?老夫既然没准备杀他,你那免死金牌又能如何?”苏伦冷笑着说,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也没必要在留情,尤其是之前秦少河居然想打苏菡萏,这让苏伦彻底心寒了,原本他没想过太刁难秦少河,但现在就不一样了,而苏伦的话,同样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什么叫,没杀秦少河?这是个什么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