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灰暗的地方,这里的世界是没有光明的,灰暗的空中带有一丝丝红色和黑色的气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在这里,有一座巨大的城池,一眼望去,都是一片废墟,一道道人影趴在废墟之上,

    身上已经没了生命的气息,而在一座破烂不堪的宫殿之上,一群身穿金色铠甲,身上散发出金光的人,在一位身穿白袍,白发苍苍的老者带领下,将一个身穿黑袍,红色头发,身上满是鲜血的中年人,围在其中,

    “魔天,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老者用手里的金色长剑,金色的剑上,还留有血迹,指着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说到,

    被称为魔天的黑袍男子捂住自己还在流血的胸口,笑了笑,道:

    “哈哈,就算我逃不掉,也要干掉你们几个天渣,啊呸,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说好的和平共处,趁我突破紧要关头之际,暗算我,就你们这样的人在神界,神界,也算是完了,哈哈,”

    噗呲……

    魔天说完,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鲜血,胸口的伤一直在流血,就算他用手捂着,血还是从手指缝中流出来,身上的黑袍已经被血染红,他在修为突破之际,被神界的人破坏,这让他不仅身受重伤,更是修为大损,

    不仅如此,自己的十二魔将为了掩护自己,被神界的十二神王击杀,因为神界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防备,魔天的心在滴血,更多的是不甘,那可都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

    都是为了掩护自己,他们才魔元俱灭,永远的陷入沉睡,要不是自己大意,太过于轻信神界,也不会被他们偷袭受伤,他们也不会死,他原以为神界的人守信用,选择了相信他们,但是到了最后,却落了个这么个下场,魔天真的不甘心,

    魔天双眼通红的看着面前的老者,拳头握紧,他现在的实力,已经不足以和老者对抗,这老者的实力在神王之上,和自己一样,他是天帝,而自己是魔帝,神魔两界原本是互不干涉,但是神界自以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要让所有的势力都臣服于他,

    然后开始攻打各个势力,妖界,冥界,修罗界,三界都被神界收服,只有人界和魔界还没有被入侵,但是,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但是魔界的实力完全不输神界,最终,在两方主宰的谈判下,两界选择了和平共处,互不干涉,但是谁也没想到,神界既然会毁约,

    老者看着魔天冷笑道:

    “哼,魔天,你们魔族原本就是不该存在于世间,像你这样的大魔头,更加该死,只有你们死后,其余的几界,才会得到和平,等你死后,魔界的那些魔人,我会好好的对待他们,让他们下去陪你,和你做个伴”

    “你敢,”

    魔天握紧拳头,怒火冲天,杀他可以,但是对他的子民下手,这就触碰到魔天的底线了,为了魔界,他可是付出了太多太多,而且他还下令,魔界不允许对其余的几界发动战争,魔界,要的是和平,但是,也不能缺乏竞争,

    想要战斗,可以,我们魔族自己在魔界争斗就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只有这样,才能永久的生存下去,可以说,魔天掌控魔界几万年来,魔界虽然战争不断,但是却没有攻击过其它几界的族人,这让几界的人对魔界的好感大增,

    但是因为这样的争斗,导致魔界的人实力大增,让神界感受到了危机,魔界原本就不比神界弱多少,如果魔界的实力真的超过了神界,那到时候,和平的时代或许就会改变,最终,神界选择了动手,

    老者冷哼道:

    “哼,你看我敢不敢,众神听令,一起上,取下魔天首级,”

    魔天看着那些冲过来的低级神,嘴角冷笑的看着老者,哼,老东西,不敢亲自出手吗,果然怕死,既然你这么怕死,那我就成全你,

    只见魔天双手一合,身后的红色长发飘起,红色的眼瞳一闪一闪,一个红色的能量球出现在魔天的手里,红色的闪电不断的在能量球外边围绕,

    老者见状,脸色煞白,声音有些颤抖,指着魔天道:

    “魔,魔天,你,你疯了,你这样做,你魔界会全部毁灭的,快停下,咱们有话好好说,”

    老者不得不怕,因为魔天取出的是魔界的核心能源,如果引爆它,那么,整个魔界会全部崩塌破碎,那时候,不管是任何神还是魔,都只会被崩塌的力量吞没,消失在虚无之中,虽然老者是神帝,神界的最强者,也无法抵挡住这样的爆炸,

    而现在这个时候,神界的大部分主力都在这里,一个神帝,和十二个神王,以及众多的百神众,这都是神界的高端战力,如果全部丧生在了魔界,那对于神界来说,将巨大的损失,老者怎么也没想到,魔天既然会把魔界的核心能源带在身上,

    魔天哈哈大笑,讥讽的看着老者,道:

    “哈哈,老东西,原来你也是怕死的,与其让我的族人死在你的手上,还不如我亲自毁灭吧,我可是魔界之主,魔天,他们的生死,由不得你这个外人来掌控,而且,还有你们神界的人陪葬,够本了,去死吧,喝………,”

    随着魔天引爆魔界能源的核心,大地开始颤抖,一股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开始从地面迸发出来,原本有些灰暗的魔界开始变得明亮,老者脸上一片死灰,绝望的喊到:

    “不,”

    老者和众多神身上散发出强大的金光,但是,那都是徒劳的的,一瞬间,他们就都被这股力量全部吞噬,无一幸免,而在人界,妖界,修罗界,冥界的上空,所有人都看到一道道光点射向天际,这是一场流星雨,一场同归于尽的雨,

    ………

    “嗯,这是哪里,我在哪,我死了吗?”

    魔天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他使劲摇了摇脑袋,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突然,他的身体被人抱起,他的脸靠在一处非常柔软的地方,而且,非常的有弹性,他还闻到了一股芳香之气,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冷艳的女声说到:

    “鬼魅,月关,你们说,我收养这个孩子如何,”

    一个声音有些不男不女的人道:

    “教皇冕下,在这如此荒凉,荒无人烟的沙漠,这个孩子偏偏就让您遇到,这可不是偶然,也许,这是上天送给您的呢,”

    “我觉得菊花关说的不错,”

    一道声音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到,

    “那好,我就收养他,让他做我的儿子,走,回武魂殿,回去我就宣布,他就是我比比东的儿子,”

    那冷艳的女声说到,

    “教皇英明,”

    声音有些沙哑和声音有些不男不女的两人同时说到,

    “比比东!武魂殿!这女的还是教皇,不过,这武魂殿是什么鬼,还有,这到底是怎么地方,我既然没死?”

    魔天听完几人的谈话,忍不住想到,他现在想睁开眼睛,但是总有一股力量挡着他,让他无法睁开眼睛,而且,他的身体也完全使不出力,

    突然,魔天想到了什么,

    “孩子,刚刚他们说孩子,难道说,我变成了一个小孩,这,不会吧,我怎么变成小孩了,”

    魔天懵了一会,就适应了现在的处境,不管怎么说,只要还活着,比什么都好,小孩又如何,大不了我在重新修炼就是了,只可惜,我的魔界,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魔天被放在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魔天依旧无法睁开眼睛,他现在有点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刚刚出生没多久啊,

    魔天想动,想说话,但是换来的,却是婴儿的哭声,魔天听完,自己都觉得有些无语,原来,小孩子就是这样的啊,既然上天让我死而复生,还成为了小孩,那就是让我从出生阶段开始,然后在慢慢成长,

    那好吧,那我就体验一下,我以前没有体验过的生活,想到这些,魔天开始接受了现在的身体,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灵魂既然和这个身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魔天不知道是不是哪个强者,把他的灵魂带来这个世界,如果真的有这种强者,那到底有多强,那将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突然,他的身体再次被抱起,然后放入了水中,魔天瞬间感觉到身体传来一阵舒爽,因为这个热水刚刚合适,随即,一双滑嫩的手,在魔天的身体上轻轻擦拭着,

    魔天也放松身体,好好享受这双手的抚摸,魔天想到了什么,他开始利用自己的灵魂之力,查看了一下这具身体,魔天大喜,因为这具身体里没有一点杂质,不过就是不怎么样,比较普通吧,

    不过有我这个魔帝在,普通也能变成不普通,变成小孩也不错,如果我现在开始修炼,那么,对以后的路来说,那简直就是一路畅通无阻啊,至少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是不需要关心身体里面的杂质了,

    说干就干,魔天开始默念自己前世的功法,魔衍决,但是,让他失望的事,他的灵魂,既然只有一丁点的力量,

    “怎么回事,这点力量,根本就不能修炼啊,如果没有强大的灵魂力量,这小孩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吸收外界的力量,进行修炼啊,”

    魔天道,随后,他就认命了,能活着就不错了,我要求那么多干嘛,顺其自然吧,等我眼睛睁开了,会走路,那时候在修炼吧,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再次被抱起,放在了柔软的被子上,突然,魔天就感觉到一股困意袭来,身体也感觉到一股,,,饿感,

    “我,饿了?”

    魔天忍不住道,

    “既然饿了,那就吃饭了,”

    随即,魔天开始大喊道:

    “我饿了,开饭了,给我喂饭啊,”

    魔天虽然这样喊,但是传出去的,却是婴儿的声音,

    “额,不对,不是吃饭,是吃奶,婴儿应该吃奶才对,现在还没有牙齿,吃不了饭,”

    外界,比比东有些不知道该什么办,她刚刚给魔天洗完身体,一抱起来放在床上,就开始大叫起来,

    “奇怪了,水也不热啊,是不是烫到身体了,还是我擦得太用力了,”

    比比东喃喃道,然后轻轻翻动魔天的身体,开始找,

    魔天愣住了,这女人……,我是饿了,饿了啊,喂,给口奶就行啊,你想那么多干嘛,小孩饿了不是都叫的嘛,这是常识,不对,难道这女人还是雏儿?

    比比东查看了一下,没发现任何伤口,但是魔天依旧大叫,比比东手轻轻放在魔天的胸口,魔天就感觉到一股力量涌入了自己的身体,这股力量一进来,魔天就觉得身体传来暖暖的感觉,这让他的饿感小了不少,

    但是,他还是饿啊,接着,他还是叫,比比东脸上满是着急之色,

    “怎么办,他的身上也没病啊,也没什么内伤啊,什么还是叫个不停,难道是脑袋出了问题,”

    比比东说着,把手轻轻放在魔天的小脑门上,

    魔天听完,都快吐血了,大喊道:

    “大姐,哦,不,妈,亲妈,我是饿了,饿了啊,不是脑袋有问题,我看你脑袋才有问题,你就给我喝口奶,我也就不至于这么老是叫个不停啊,”

    随即,魔天觉得自己的困意越来越重,

    “我去,不是吧,我既然也会有饿晕的一天……”

    说完,魔天晕了过去,随着魔天晕过去,婴儿也停止了哭声,这可把比比东吓坏了,她赶紧查看魔天的身体,发现还有气息,她身影一闪,朝着门外跑去,

    过了一会,比比东带回来一位老妇,老妇的年纪很大,白发苍苍,脸上满是皱纹,

    “梅姨,你帮忙看看,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比比东对着老妇说到,

    老妇点了点头,走过去,查看了一下魔天的状况,然后对比比东笑到:

    “东儿啊,你平时虽然很精明,但是在照看孩子这一块,你是傻得可爱啊,哈哈,”

    比比东脸上有些羞红,道:

    “哎呀,梅姨,你先告诉我,孩子是怎么了,刚刚大哭大叫的,我检查他的身体,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啊,”

    梅姨没笑道:

    “他是饿晕过去了,你这傻丫头,你不会给他喂奶啊,”

    “啊,饿晕了!”

    比比东有些愣愣的道,

    梅姨没好气道:

    “当然了,这小子刚刚出生不久,已经几天没吃过奶了,现在身体有些虚弱,对了,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小孩,”

    比比东道:

    “我是在路上捡到的,”

    梅姨起身,道:

    “既然你带他回到了武魂殿,那就必须要想要后果了,丫头,如果等到他武魂觉醒的那天,他觉醒的武魂是强,那么,对你来说,是天大的好处,但是,如果是个废武魂,那你是要如何对他,”

    比比东眼神坚定的看着魔天,道:

    “不管他以后觉醒的武魂是什么,他都是我的儿子,而且,这世上,从来没有废物的魂师,只有废物的人,”

    梅姨叹了口气,道:

    “唉,好自为之吧,梅姨走了,你叫人去魂兽区弄点魂兽的奶回来给他喝,最好是越强大的魂兽越好,这样对他以后的成长非常有帮助,他现在还是孩子,对这些吸收比较好,”

    比比东点了点头,道:

    “谢谢梅姨,您慢走,”

    送走了梅姨之后,比比东揉了揉自己的脸,她只觉得好丢人,还好是梅姨来了,如果是其他人,那他们岂不是在背地里笑话我,不过随即,她的脸上换成了往日的冷艳,

    她朝着门外走去,对着空气说到:

    “去,凡事万年以上强大的魂兽,有奶的,每一只取一点回来,分类好,我要用,速度要快,”

    说完,比比东又走回了房间,坐在魔天的床边,脸上的冷艳消失,换成了微笑,慈祥的目光,不一会,一身金甲的菊斗罗出现在比比东的身边,他的手一挥,十几个奶瓶悬浮在空中,

    奶瓶上都贴着标签,上面写着魂兽的名字,

    “教皇冕下,您要的,我都取来了,”

    菊斗罗恭敬道,

    “好了,你下去把,”

    比比东道,

    “是,”

    菊斗罗走后,比比东选了一个奶瓶,然后手放在魔天的身上,输入魂力,唤醒魔天,魔天感受到身体暖阳阳,缓缓醒来,但是身体的饿感让他十分难受,

    比比东看到魔天醒来,脸上一笑,然后将奶瓶塞进了魔天的小嘴,魔天感受到有东西塞进自己的嘴里,而且还流进了自己的体内,

    “嗯,奶,奶来了,”

    魔天一喜,然后猛的吸吮奶瓶,当奶流进他的体内,魔天感受到从奶中散发出的那股力量,魔天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人的奶,有可能是兽的,也就只有兽奶,才会拥有这种力量,

    比比东看着在喝奶的魔天,满脸的可爱,比比东忍不住在他的脸上轻轻捏了捏,道:

    “孩子,我没想到我会在那种地方遇到你,应该是上天把你恩赐给我的,梅姨说了,你刚刚出生不久,饿了好几天,但是这样你依旧存活了下来,等待我的到来,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吧,

    你应该还没有名字,要不,妈,妈妈给你取个名好不好,嗯,我叫比比东,我在沙漠遇到了你,要不,叫你比沙好不好,”

    正在喝奶的魔天瞬间就不干,开始又哭又叫了起来,开玩笑,哎沙!反过来念不是叫沙比了嘛,谁爱这个名字,

    比比东看到魔天哭了,急忙哄到:

    “好好,宝贝,我们重新取一个,嗯,你是上天给我的,说明我们之间,命中注定会相遇,要不,天命,天命这个名字好不好,”

    “天命!”

    魔天想了想,这名字不错,那以后,我就叫天命好了,魔天这个名字,已经是过去式了,就让它过去吧,

    看到天命不哭了,继续喝着奶,比比东笑到:

    “天命,我的小天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