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我是比比东的儿子 > 第三章武魂觉醒
    玩了一会,天命就没兴趣了,闻来闻去都是那个味,他抱着胡列娜的大腿,脸枕在胡列娜右边的臀部,看着比比东做饭,刚刚因为在玩耍并且吃胡列娜的豆腐,没有认真观察比比东,现在静下来了,天命才有时间仔细打量此时的比比东,

    此时的比比东将那紫红色的头发卷起,盘在身后,看起来十分干练,长长的袖子卷起,身上系着一块白色的围裙,脚上的紫色水晶鞋已经换掉,换成了一双紫红色的拖鞋,一副家庭主妇的打扮,

    天命还在比比东那十根脚指头上看到涂有紫色的指甲油,上面还有一些银粉,平时天命还真的没有注意到,他只知道,比比东手上的指甲上涂有紫色的指甲油,但没想到脚上的也有,

    “娜儿,你现在已经突破到了魂尊,还有4年,就是下一次的全大陆精英大赛,所以,4年的时间里,我要你达到魂宗级别,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正在切肉的比比东对着胡列娜问到,

    胡列娜自信道:

    “老师,您放心吧,我会达到的,我现在已经32级了,还有4年,突破到40级,问题不大,”

    比比东笑到:

    “好好加油吧,对了,我记得不错的话,今天也正是你12岁的生日,中午你就在我这吃饭吧,老师给你做好吃的,老师好久没有给你过生日了,”

    “那就多谢老师了,我也好久没有吃到老师做的饭菜了,”

    胡列娜笑到,

    比比东将切好的肉片放在碗里,说到:

    “你带着命儿先出去玩一会吧,我先做饭,等我做好饭了再叫你们,记得,别走远的太远,”

    “嗯,知道了,那我就带着天命先出去了,”

    说着,胡列娜将天命抱起,道:

    “天命,走,姐姐带你出去玩,”

    说着,胡列娜带着天命走出厨房,朝着外边走去,在胡列娜怀里的天命回想刚刚两人说的话,16岁,魂宗,4年后,比赛,听到这些信息,让天命的好奇心开始上来了,看来这世界,还是蛮精彩的,还有比赛可以看,

    天命搂着胡列娜的脖子,眼睛往下瞄,只能看到两团白嫩的什么,只有一半,另一半被衣服挡住了,天命觉得胡列娜12岁,原来真的是12岁啊,不过这身材发育的也太好了点吧,而且,媚术也相当了得,

    如果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看到了胡列娜,估计就在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了,胡列娜走到广场,抱着天命坐在台阶上,天命松开胡列娜的脖子,头靠在胡列娜柔软的胸前,

    真软啊,比枕头舒服多了,而且还很香,天命想到,胡列娜摸了摸天命的小脑袋,道:

    “还有四年的时间,天命,你就要觉醒武魂了,也不知道你的武魂是什么,应该会很厉害吧,毕竟,你可是老师认的儿子啊,”

    “觉醒武魂!那是啥子玩意,而且还有四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六岁的时候,”

    天命想到,今天天命知道了不少信息,这让他更加迫切的想了解这个世界,不行,看来得快点学会这个世界的字,然后去藏书阁看书去,

    过了一会,比比东对着胡列娜喊到:

    “娜儿,吃饭了,”

    胡列娜此时正欠着天命的小手,走在广场之上,听到比比东的叫声,回应道:

    “知道了,”

    然后对天命说到:

    “天命,走,回去了,老师已经做好了饭菜了,我们该回去吃饭喽,”

    说着,抱起了天命,当胡列娜带着天命回到房间内的时候,比比东已经将菜全部摆放好,也盛好了饭,看到两人回来,比比东笑到:

    “洗手吃饭吧,”

    胡列娜点了点头,带着天命到浴室中洗手,很快两人就出来,然后都坐在椅子上,胡列娜和比比东面前都放着饭,天命面前,则是放着奶瓶,

    天命很想抗议,因为他已经可以吃饭了,不需要吃奶了,天天吃这个兽奶,天命也有些反胃了,但是比比东就是不让他吃饭,吃肉,就是喝奶,想了想,天命将奶瓶推到一边,伸出手指指了指面前的那一盘肥瘦相加的五花肉,

    看到那香气四溢的五花肉,天命吞了吞口水,他都两年没有吃过肉了,平时馋的很,但是比比东就是不让他吃,就让他喝奶,

    胡列娜看到天命的动作,对着比比东道:

    “老师,天命要吃肉,要不,给他吃一块,”

    比比东摇了摇头,道:

    “不行,他还小,牙齿没长全,还咬不动肉,肉要是嚼不烂吃下去,会卡主喉咙的,等他在大一点,才能给他吃肉,”

    天命无语,这女人没看到自己这满嘴的大白牙吗,这难道还长不全,没办法,他只能把目光看向胡列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今天能不能吃到肉,就看胡列娜这丫头了,

    胡列娜看着天命看着自己那可怜的模样,想了想,道:

    “老师,不如这样,你把五花肉嚼碎了,然后在给他吃,不就行了,你看看他的牙齿,已经长得差不多了,既然无法咬那么大块的,吃碎肉应该可以,”

    比比东看着天命想了想,点了点头,道:

    “那好吧,那我试试,”

    说着,比比东夹起一块五花肉,天命心中大喜,以为比比东是夹给自己的,然后张开嘴巴,等待五花肉的到来,但是让天命无语的是,比比东是夹给自己,

    比比东将那块五花肉放在自己的嘴里嚼,嚼了一会,然后吐了出来,用手接住,送到了天命的面前,天命呆了呆,瞬间觉得自己眼前的五花肉,它不香了,天命还在犹豫到底吃不吃,

    他可是堂堂的魔帝,让他吃从别人嘴里吐出来的东西,他做不到,但是,比比东哪里管他这么多,直接给塞进了他的嘴里,天命下意识的咀嚼,眼睛睁大,嗯,真香,他不断的咀嚼起来,很快就吃完了,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比比东,

    比比东笑了笑,起身走进了厨房,拿出了一个小碗,然后夹起几块五花肉,塞进了自己的小嘴,咀嚼一会,吐到了小碗中,然后将小碗放在了天命面前,

    天命看着小碗里那些已经碎成渣的五花肉,干干的,没有汁水,天命再次无语,这女人把那些配料和肉汁全部吃下去了,只留下这干干肉渣,这能好吃吗?

    不过有的吃总比没有的好,天命还是伸出小手,捉小碗里的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嗯,还不错,蛮好吃的,就是有点干,还是刚刚第一次给的那个好吃,最起码刚刚第一次,有汁,”

    接着天命继续抓,不一会儿,小碗里的肉全被他吃光了,但是他还没吃饱,眼睛继续盯着比比东,比比东拿过天命面前的小碗,想了想,还是给他吃一点米饭吧,

    接着,爵了几口米饭和几五花肉,然后吐在小碗了,用筷子搅拌了一下,放在天命的面前,天命看着那白色和红色的混合物,一股特别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这怎么这么像那玩意吧,肉你可以爵,但是这饭也要爵,就有点那啥了吧,

    天命伸出自己的小手,抓了下去,闭上眼睛,就往嘴里塞,不一会儿,就吃完了,然后不在看比比东,捉着放在一旁的兽奶,就喝了起来,不一会,天命打了个饱嗝,

    比比东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筷子,拉着天命走进浴室,给他洗干净手上的油渍,然后把他抱到房间内,放在床上,嘱咐他睡觉,最后走出房间,关上门,继续吃饭去了,

    天命翻了个身,坐在床上,心想,这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带孩子,难道不知道吃完饭不能马上躺下睡觉嘛,这样对胃不好,特别是小孩,可以说,比比东每次都这样,但是天命又说不了话,也没有办法,

    天命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刚刚他喝奶有点多,有些撑了,做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天命这才躺下,看着那天花板,不知不觉中,他缓缓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水流的声音,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窗外,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而比比东坐在窗户边上的办公桌那里看书,但是,浴室中的水在流,谁在洗澡?

    天命突然眼睛一亮,肯定是胡列娜在洗澡,这房间里除了自己和比比东以外,也就只有她了,天命翻了个身下床,朝着浴室跑去,推开门,还好,没反锁,正在看书的比比东看到天命走进浴室,笑了笑,喃喃道:

    “这小子,吃的多,拉的也多,不过这也好,消化不错,”

    天命一进去,就看到胡列娜正弯着腰在洗头,而且身上没有穿衣服,他看着胡列娜那雪白的身子,眼睛都快眯成缝了,他轻轻走过去,来到了胡列娜的身后,

    而正在洗头的胡列娜也发现了天命,胡列娜道:

    “咦,天命,你醒了,你退后一点,姐姐在洗头,别靠太近,不然把你弄湿了,那可是会感冒的哦,”

    天命往后退了几步,天命就感受到了一股尿意,他走到一旁的墙角的便坑,脱下裤子就尿了起来,

    “呼,,舒服,这兽奶喝多了就是不好,优点就是好喝,缺点,尿多,”

    过了半个小时,胡列娜身体围着白色的浴巾,抱着天命从里面出来,然后对着比比东说到:

    “老师,我洗好了,到你洗了,”

    比比东放下书,点了点头,道:

    “嗯,”

    然后起身,来到胡列娜面前,抱过天命,道:

    “命儿,走,和妈妈一起洗澡去,”

    天命心中一喜,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吗,随即,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不过在胡列娜和比比东看来,这笑容是多么的纯真无暇,比比东抱着天命朝着浴室走去,

    天命搂着比比东的脖子,看着胡列娜笑了笑,胡列娜笑到:

    “天命乖,要洗干净哦,晚上和姐姐睡觉,”

    天命笑的更开心了,他没想到,胡列娜今晚既然不走,在看看胡列娜那白色的浴巾,天命可以肯定,里面绝对是空的,

    就在天命还在幻想什么样什么的时候,他的身上瞬间就光溜溜了,然后被放在了浴缸里,天命坐在浴缸中,看着正在脱衣服的比比东,

    ……………,

    天命现在知道了,和胡列娜那光秃秃的山头相比,比比东的山头,那真是杂草丛生啊,

    半个小时后,天命自己一个人光溜溜的跑出来了,比比东还在洗澡,胡列娜正坐在床边弄这头发,看到天命光溜溜的跑出来,她从床上起来,将天命抱起,然后开始给天命穿衣服,

    不一会儿,比比东也出来了,比比东道:

    “娜儿,你睡里面,命儿睡中间,我睡外边,”

    胡列娜点了点头,然后将天命抱起,放在了床的中间,自己睡到了里面,比比东运转魂力,将自己的头发烘干,然后关了灯,睡在了外边,

    灯虽然关了,但是窗外的月光还是很亮,天命小手忍不住的摩擦,小脸上满是笑容,比比东穿的是睡裙,而且还是侧着睡,后背对着天命,天命轻轻翻了个身,朝着比比东的方向爬去……,

    四年后………,

    在武魂殿的楼顶上,这里,只有教皇和长老可以上来,其余的人是不允许的,天命盘坐在上面,双眼紧闭,正在修炼,过了一会,他缓缓睁开眼睛,

    “奇怪了,为什么自己的魔衍决修炼到了第二层的巅峰就没办法在修炼了,”

    天命忍不住道,在他三岁的时候,胡列娜就开始教他识字,天命可是个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学习这种事,对他来说那就太简单了,而且他的灵魂之力很强,记忆力就更别说了,

    所以,天命可是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白天胡列娜教他识字,到了晚上,天命就自己修炼,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比比东传送魂力了,

    因为有了之前的基础,现在天命已经可以自行修炼了,在天命四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将所有的字都学完,这让胡列娜和比比东非常震惊,但是天命可不管她们是震惊还是怎样,

    学完字之后,他自顾自的每天就跑去藏书阁看书,同样的,白天看书,晚上修炼,比比东见到天命每天去藏书阁,修炼时间很少,也没拦他,多看书是好事,修炼的是,现在也不急,

    直到天命6岁的时候,他终于把藏书阁的书全部看完,而他的精神力也得到提升,魔衍决也达到了第二层的巅峰,每次看完书,脑袋劳累的时候,天命就回去修炼,久而久之,他的精神力得到了提升,这是天命没有想到的,

    天命看着武魂殿底下的那个巨大的广场,比比东告诉过他,那是比赛用的场地,大陆每五年举行的一场比赛,而今年,正是第五年,也正是精英大赛开始的时候,

    他从比比东口中得知,精英大赛是由天斗、星罗两大帝国皇室发起主办,由武魂殿协办的魂师界规模最盛大的武魂大赛,最终的总决赛是在武魂殿举行的,现在所有的参赛队伍都在其他地方预选,最后才会来武魂殿这里,

    而且,限制年龄在25岁以下,包括25岁,天命想了想,现在胡列娜刚刚好16岁,可能参加这届比赛,然后还有五年,那个时候,她才21岁,还可以再参加一次,那个时候,她应该就是魂王了吧,

    现在天命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实力等级了,

    10级,叫魂师,

    20级,叫大魂师,

    30级,叫魂尊,

    40级,叫魂宗,

    50级,叫魂王,

    60级,叫魂帝,

    70级,叫魂圣,

    80级,叫魂斗罗,

    90级,则是叫封号斗罗,也是这个世界实力的天花板级别,现在天命只知道,武魂殿中,只有自己的妈妈比比东和那两个长老是封号斗罗,具体是多少级,他没问,而这两年,他在藏书阁的收获也是十分丰富,知道了不少东西,

    “唉,也是时候下去觉醒武魂了,不能让妈妈久等,是废物还是天才,就在今日的觉醒了,”

    天命看着底下一群人排队觉醒武魂,喃喃自语道,

    天命来到武魂殿的大厅,就看到自己的妈妈和两位长老现在那里,在他们的面前,有一个蓝色的水晶球,那玩意天命知道,是测试魂力用的,天命试过几次,但是就是没用,

    要等到觉醒了武魂之后,才有用,比比东看到天命下来,说到:

    “命儿,过来,我给你觉醒武魂,”

    天命指了指外边,笑到:

    “妈妈,我去外边吧,”

    比比东嘴角一笑,到:

    “外边是给他们准备的,而这里,是给你准备的,你是我的儿子,你没有必要去外边,”

    “好吧,”

    天命来到比比东面前,说真的,天命有些紧张,他不知道他的武魂是怎么,但是他希望,不要太废就行,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拥有通天本领的魔帝了,而是一个6岁的小屁孩,

    在藏书阁,他可是看过许多案例,在许多的家族中,就算是亲儿子,如果觉醒的武魂太废了,那么,也会被逐出家族,因为,这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弱肉强食,弱者没有话语权,只有强者,才是这世界的主宰,

    比比东伸出手指,点在天命的身上,天命只觉得,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一股不知名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比比东感觉到天命有些紧张,安慰道:

    “放松,不要紧张,不管你的武魂是什么,你都是我的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