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比比东的魂力注入他的体内时,天命感觉到比比东的魂力似乎在激活自己身体中的某种力量,突然间,天命的脑海中就闪过一道虚影,看模样,是动物的形状,

    “没想到我的武魂既然是兽武魂,这兽武魂不会是天天喝的兽奶才有的吧,不对,这兽武魂怎么看那么像一头驴啊,”

    天命忍不住想到,

    这时候,这个武魂他慢慢看的清楚了,天命有些无语了,果真是头驴,而且还是一头小黑驴,还是公的,天命有些沮丧,完犊子了,比比东这女人肯定对自己很失望,

    天命暗叹一声,想了想,管他呢,是福是祸躲不过,还不如勇敢的面对,就算比比东不认他了,将他驱逐出武魂殿,那他也认了,

    想到这,天命将小黑驴从体内释放出来,这小黑驴一出来,

    欧啊,,,欧啊,,,的叫了两声,比比东,菊斗罗和鬼斗罗看到这只小黑驴武魂,都是愣了愣,天命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比比东道:

    “对不起了,妈妈,没想到我的武魂既然是一头驴,我孤独了您的期望,”

    比比东收起身上的魂力,定了定心神,笑到,没事,我刚刚说了,不管你的武魂是怎么,你都是我的儿子,你的武魂也不是由你来决定的,我们在试试魂力,也许你的魂力是先天满魂力也说不准呢,比比东安慰道,

    天命点了点头,他在比比东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失望之色,天命叹了口气,怎么说自己也是教皇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也是她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养大的,

    天命知道,比比东对自己的期望很大,因为自己从小就表现得很天才,现在自己的武魂是头黑驴,对她来说,打击应该不小,希望自己的魂力能有十级,最差的也要有魂力,让比比东有些安慰,不然,要是传出去,比比东的儿子是一个废物,不只是她,整个武魂殿都将因为天命而颜面扫地,

    天命来到水晶面前,将自己的双手放上去,把魔衍决的功力发挥到最大,一瞬间,水晶球变得非常亮,非常刺眼,天命觉得自己的魔衍决好像有突破到痕迹,

    他一边朝着水晶球注入力量,一边开始突破魔衍决,随着天命身体发出一声闷响,他的魔衍决突破到第一层,紧接着,水晶球的亮度慢慢降了下来,

    比比东,菊斗罗和鬼斗罗睁大眼睛,看着水晶球上的变化,比比东握着权杖的手不由得紧了紧,随着水晶球的光亮消失,上面出现了一行小字,

    魂力十级,

    天命收起力量,看着水晶球上边的字,他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他的武魂还是拥有魂力的,还是先天满魂力的十级,随即,他就想到,看来,自己的魔衍决应该对应着每一个境界,自己的魔衍决突破到第一层,自己的魂力就是十级,而且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似乎是这个世界的限制,他的魔衍决威力下降了好多,

    比比东三人看着水晶球上的字,魂力十级,心里也是好受了一些,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有魂力就好,最起码可以修炼,以武魂殿的资源,也足够他修炼了,,

    “这怎么回事,武魂是废武魂,魂力却是先天满魂力,”

    菊斗罗最先开口,不可置信的指着水晶球上边的字,

    鬼斗罗同样一脸不可置信,道:

    “难道说,他这武魂不寻常,是变异武魂不成,”

    比比东脸上也有些疑惑,因为她也研究过武魂,像驴这种普通的魂兽,按道理,先天满魂力不应该有十级的,能有魂力就不错了,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笑着看着天命,道:

    “命儿,你过来,”

    天命点了点头,来到比比东的面前,比比东右手搭在天命的左肩上,注入自己的魂力,查看天命的身体,

    “奇怪,我在他的体内没有感知到第二个武魂存在,难道正如鬼魅所说,他这武魂是变异武魂,有什么奇特之处不成,”

    比比东松开天命的肩膀,暗想道,

    天命看着比比东道:

    “妈妈,你放心,就算我的武魂是头驴,我也一定会好好修炼,绝对不会让你失望,你可是教导过我,没有废物的武魂,只有废物的人,”

    比比东看着天命点了点头,笑到:

    “嗯,我相信我的命儿,你要好好努力,妈妈相信你,好了,既然武魂已经觉醒了,那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两位长老带你去猎杀适合你的魂兽,”

    天命对着比比东说到:

    “那妈妈,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说着,朝着一旁的小毛驴挥了挥手,小毛驴来到天命身旁,

    欧啊,,,欧啊,,,的叫了两声,天命一笑,翻身坐到了小黑驴身上,然后骑着它朝着武魂殿的大门走去,

    比比东三人又是一愣,武魂实体化,果真是变异武魂!随着天命走出大门,比比东道:

    “鬼魅,月关,从今往后,你们负责命儿的安全,明天你们就带着他去猎杀魂兽,记住,千万别超出年限,我怕他的身体承受不住,”

    “是,冕下,”

    菊斗罗和鬼斗罗说到,突然,教皇殿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咦,你们看,那不是教皇的儿子嘛,他怎么骑着小毛驴从里面出来,”

    “那不会是他的武魂吧,”

    “不会吧,他可是教皇的儿子,武魂不可能这么废吧,”

    “嘘,你们小声点,不要让他听到了,”

    天命骑着小毛驴经过那些正在觉醒武魂的孩子面前,听到他们议论自己,天命才懒得理这群小屁孩,他双手枕在身后,翘起二郎腿,看着天上的白云,

    大殿内,比比东三人看到这一幕,菊斗罗眉头一皱道:

    “教皇冕下,要不要教训一下他们,”

    比比东摆了摆手道:

    “不必了,你难道还要和一群孩子过不去不成,也不看看你的年纪,要是传了出去,武魂殿的长老对一群小孩子下手,那才是丢武魂殿的脸,

    废武魂又如何,只要人不废就行,你们忘记那个人了吗,命儿从小就是天才,你在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明显对于他人的议论完全不屑于顾,我相信他会给我带来惊喜的,以后他要做什么,你们不能插手,听明白了吗,”

    “是,”

    两人道,

    比比东看着天命躺在小毛驴的身上,翘起二郎腿,吹着口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经笑了笑,这小子,

    天命骑着小毛驴,朝着武魂殿右侧的地方而去,在那里,有一片小树林,平时无聊的时候,天命会去那里晒太阳,不为别的,就是空气好,而且看的远,

    天命指挥着自己的小毛驴朝着小树林的方向而去,在武魂殿的外围,有许多的守卫,他们都是隶属于武魂殿的,最低的魂力都在魂宗级别,他们在也都认识天命,

    也知道天命是比比东的儿子,当看到天命骑着小毛驴朝着小树林走去,在看看那小毛驴,身上散发的都是魂力,他们就知道,这是天命的武魂,

    “可惜了,觉醒的武魂既然是头驴,”

    “可惜怎么,就算武魂是头驴又如何,他的母亲可是教皇,可保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好了,不要议论了,以免被教皇听到,到时候小命不保,”

    听到那些守卫的议论声,天命笑了笑,心想:

    “嘿,被人当成废物的这种感觉真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做一个废物吧,前世我是个天才,天才的享受我已经享受到了,但是,废物嘛,还没有,那就在这一世享受好了,”

    小毛驴在天命的指挥下,来到了小树林之后,他从驴背上跳下来,来到了小树林的悬崖边上,从上面往下看,可以看到整个武魂殿的全貌,

    天命盘坐在地上,将小毛驴招过来,让它趴在自己身旁,摸了摸驴头,道:

    “小毛驴啊小毛驴,以后吧,你就跟哥混了,明天就要去猎杀魂兽,获取魂环了,我也不知道该给你寻找怎样的魂环,”

    天命转了个身,头枕在驴的肚子上,翘起二郎腿,想了想,道:

    “这驴嘛,耐力强,身体结实,视觉,听觉,都非常灵敏,最后嘛,就是驴肉了,驴肉可是宴席上的珍肴,其肉质细味美,素有“天上龙肉,地上驴肉”之说,也不知道,你的肉能不能吃,”

    说完,天命捏了捏小毛驴的大腿,

    小毛驴似乎在抗议,欧啊,,,欧啊,,,欧啊,的叫了几声,

    天命笑了笑,拍了拍驴腿,道:

    “放心吧,我不会吃你的肉,你可是我的搭档,”

    突然,天命想到了怎么,如果自己武魂附体,那驴的能力,岂不是附加在我身上了嘛,驴的能力,可不简单,运用得好的话,可不是什么废武魂,而是强大的兽武魂,

    接着,天命起身,

    “武魂附体,”

    小毛驴起身,化成一道黑光,飞向了天命的身体,天命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非常结实,他取出镜子,照了照自己,发现没有任何变化,收起镜子,他看向了底下的武魂殿,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他既然可以看清楚底下武魂殿那些守卫的脸,而且非常清晰,还能听到一些守卫交谈的声音,他握紧拳头,朝着一旁的树狠狠打了一拳,没有用任何魂力,只用肉身的力量,

    碰…

    树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头印,天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他发现,他的拳头很硬,就和驴蹄子一样,他抬头看着树上的树干,双腿一弯,一用力,朝着树干跳了上去,

    天命站在树干上,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脚,笑了笑,道:

    “这驴武魂,也不赖嘛,似乎是增强了肉身的属性,肉身都这么强了,如果在配合上魂力,那岂不是逆天了,”

    不过对于天命来说,有没有武魂都一样,只要他把魔衍决修炼道第十层,那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了,现在他的魔衍决突破到了第一层,以他第一层的实力,对付一般的大魂师还是没有压力的,毕竟,他可是魔天,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了,战斗经验,不知道有多丰富,

    而且,他在武魂殿的藏书阁知道了很多东西,武魂殿的藏书非常丰富,可以说,大陆上很多隐秘的事,里面都有记载,正因为他是比比东的儿子,所以,他才有资格阅读,

    在里面,他知道,这个世界是有神的,突破一百级以后,方可成为神,但是,成神非常困难,因为,必须要找到神位,通过了神留下的考验,才能继承之前的神的神位,只有那样,才可以成为神,否则,就算你在努力,天赋再好,这辈子也只能停留在99级封号斗罗,无法突破100级,

    书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天命可不信,他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成为神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非常困难,但是对于他来说,就非常简单了,就算没有魂力,我还有魔力啊,

    天命右手出现了一股红色的力量,这就是他的魔衍决突破到第一层,所产生的魔力,现在他的体内有两种力量,一种是魂力,而另一种,则是魔力,

    现在这两种力量在他的体内,成一个太极图案相互依存着,两种力量互不干涉,

    突然,一股尿意传来,天命收起力量,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来到了一颗大树下,对准大树下的一颗蓝银草,就尿了下去,天命仰头道:

    “呼,真舒服,我明明没有喝那么多水,哪来这么多尿,”

    尿完之后,他抖了抖,突然,他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手感不对,低头一看,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天命有些懵逼,道:

    “难道说,这也可以附加在我的身上,这武魂,还真的是逆天啊,”

    懵逼了一会,天命脸上浮现出猥琐之色,穿好裤子,天命朝着山下走去,现在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毛驴武魂了,给他的惊喜太多,太多了,现在他真的想对着天哈哈大笑起来,

    回来的路上,他捡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一路挥舞着木棍回来,

    回到武魂殿,那些守卫都看着他,脸上表情各异,天命有些不爽了,挥舞着棍子对着他们说到:

    “一群小牙签,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大的啊,”

    说完,天命就朝着家走去,留下一脸懵逼的守卫,什么小牙签?

    天命看向了武魂殿的大厅,没有发现比比东的身影,他不知道比比东是不是回家了,说真的,他现在都有点不敢回家了,因为他不想看到比比东那失望的眼神,

    不过,家终归是家,除了回这个家,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很快,他就到了家门口,发现门是打开着的,他走进去,看到房间的门也打开着,天命眼睛瞄了进去,看到胡列娜趴在床底下,不知道在找什么,

    让天命有些移不开眼的是,胡列娜此时的姿势,让她的臀部变得又圆又大,让天命看的有些身体难受,突然,他想到了怎么,现在他还是武魂附体呢,天命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嘿嘿,整整这丫头,

    随后,天命释放魂力,达到最大化,因为刚刚看了胡列娜的背影,有了一丝邪念,天命才可以让其最大化,不然光靠魂力,是不行的,

    天命来到厨房,用手扣下一点洋葱抹在自己的眼里,瞬间,天命就泪眼婆娑,他朝着房间跑去,哭到:

    “呼呼,,姐姐,姐姐,不好了,命儿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肿起来了,你帮我看看,”

    正在床底找东西了胡列娜听到天命的哭声,也不找了,从床底下出来,道:

    “好了,命儿,不哭,让姐姐看看哪里肿了,”

    说着,胡列娜转身一看,这一看,胡列娜整个人都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