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东落在不远处的树枝上,有些疑惑的看着天命,因为天命实力让她有些不解,天命既然连续跑了两个小时的路程,在看看他现在的状态,似乎还不是他的极限,就算是武魂附体,那魂力也应该早就耗光了才对,

    比比东又哪里知道,天命的武魂和其他的兽武魂有所不同,其他的兽武魂附体是需要魂力的,但是他的不需要,一直附体到多久都行,而且消耗体力也行,魂力也行,这是由天命决定的,正因为如此,他可以一边跑,一边恢复,

    而他的武魂是驴,驴的持久力是很强的,特别是他的耐力,在兽武魂中,也算是最顶尖的,这也是为什么天命可以跑两个小时的路程,也不会觉得太累,

    天命慢慢移动身子,来到了铁甲神牛的背后,铁甲神牛此时正趴在地上休息,它属于那种白天活动,晚上休息的魂兽,而且在晚上,它视力不怎么样,同样的,智商也不行,属于比较好猎杀的魂兽,正因为如此,它经常是低级魂师的首要目标,

    而在它的身上每个地方都覆盖有一层铁甲,这种铁甲很特殊,可以反弹对手部分的攻击力,实力相当的对手,是对铁甲神牛没有任何伤害的,反而因为攻击它,被自己的攻击反弹伤到,

    它头上的尖角,是它的最强的武器,它的尖角是朝着前面弯曲的,而他的攻击手段也比较单一,就是往前撞,而它唯一的弱点就它的眼睛还有肛门,那里是没有唯一没铠甲保护的地方,

    但是这两个地方也都不好打中,眼睛在头部,攻击那里,会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它头上的尖角刺穿,但是肛门又有尾巴挡住,那尾巴的力道也很强,被抽在身上,也不好受,所以天命只能智取,不能蛮干,

    天命取出几根早就准备好的绳子,这种绳子是特制的,以这头700年修为的铁甲神牛的力量,是无法挣断的,天命开始用绳子布置陷阱,想要猎杀这头魂兽,必须将它的行动锁住才行,

    比比东这边,看着天命拿着绳子不断的在那里绑来绑住,心中暗想到,命儿不会是想用这几根绳子来对付铁甲神牛吧,不过她也有些好奇,想看看天命如何做,

    就在这时,比比东察觉到什么,朝着左边方向看去,就看到一道人影一闪而过,

    “这丫头怎么也来了,”

    比比东暗想到,随后身影瞬间消失,出现在了那道身影面前,人影一愣,

    “老师,您怎么也在这里,”

    来人正是胡列娜,她看着比比东,有些吃惊,

    “那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呢,”

    比比东反问道,

    胡列娜道:

    “天命可是我从小看大的,他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他想干嘛,我很清楚,”

    比比东笑道:

    “那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了,跟我来吧,”

    说完,几个跳跃,来到了之前的树干上,胡列娜也来到了一旁,当看到天命在那里用绳子绑在一颗大树上,忍不住道:

    “天命在干嘛,他该不会是想用绳子来对付铁甲神牛吧,铁甲神牛的力气可是很大的,那绳子根本就绑不住,”

    “那他若是真的用绳子将铁甲神牛擒住了呢,”

    比比东道,

    胡列娜摇了摇,道:

    “我不知道,如果是我,我会突然袭击,虽然铁甲神牛的铁甲很厉害,但是我的攻击也不弱,持续攻击一个地方,我就不信,它能承受得住,”

    比比东摇了摇,笑到:

    “娜儿,我觉得你应该和命儿多学习学习,多看点书,还是有用处的,”

    胡列娜道:

    “我可没有天命那种耐心,要我看书,我还不如去死亡峡谷历练呢,”

    天命很快就弄好了,他看了看四周,觉得还不错,随即,天命站在一颗大树底下,对着不远处的铁甲神牛吹了吹口哨,顺便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它的脑袋扔了过去,石头不偏不移的刚好砸在铁甲神牛的脑袋上,

    铁甲神牛被打醒了,看着远处的天命,它没想到,一个如此弱小的蝼蚁,既然敢向它挑战,它从地上站起来,头低下,后腿开始蓄力,

    天命看到铁甲神牛那高大的身躯,也是一愣,乖乖,这么大,不过就是长得有点憨,这头铁甲神牛的肩高有两米,身长五米,身上肌肉非常发达,天命也做好了准备,双腿也开始蓄力,

    铁甲神牛后退一瞪,两个尖角对准天命,就朝着他冲了过来,天命后背紧紧靠在大树上,眼神紧紧盯着铁甲神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而他的背后,就是用绳子弄成的绳圈,只要它撞在里面,天命就立刻收紧绳子,

    就在铁甲神牛的尖角离天命还有一米的时候,天命侧身,以极快的速度向上跃起,

    碰,铁甲神牛狠狠的撞在大树上,尖角也全部没入大树之中,绳圈也刚刚好套在了牛脖子上,天命手捉住树上刚刚他绑好的绳子,从上面落下,落在了铁甲神牛的背上,套在牛脖子上的绳圈立刻套紧,

    随后,他以极快的速度的将绳子绑在大树上,一圈又一圈,直到绕了十圈,铁甲神牛的头和大树已经分不开了,铁甲神牛不停的挣扎,天命见状,又取出一根绳子,分别绑住了它的右后腿,然后将绳子交叉扔到大树这边,

    他握紧绑住右后腿的绳子,朝着左边的方向瞬间一用力,将它的牛腿悬空了起来,然后快速绑在大树上,然后再用一根绳子,绑住了它的尾巴,绕道背后,绑在了他悬浮的右后腿上,

    牛的力气一般都是作用在后腿,而且,牛腿向前是没有多少力量的,所以天命拉的时候没有那么吃力,接着,天命又加了绳子,直到把铁甲神牛包成了粽子,他这才放心,

    对付铁甲神牛这种智商比较低,只会横冲直撞的魂兽,用陷阱就可以捉住它们,而且这棵大树的直径最少也是两米,这头铁甲神牛的力量,是挣脱不开的,

    远处的胡列娜吃惊道:

    “这样也行,他从哪里学来的,”

    比比东笑道:

    “那你觉得呢,”

    “不会是从书上吧,”

    胡列娜无力道,

    天命来到铁甲神牛的身后,取出一把长枪,道:

    “老牛啊老牛,管你是铜墙还是铁壁,在我这把长枪面前,你都要流血,”

    说完,直接朝着它的肛门就捅了进去,铁甲神牛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叫声

    胡列娜见到这一幕,突然屁股一紧,想到了今天在房间内,自己坐在了,,,胡列娜把脸别过一边,道:

    “天命也真是的,怎么捅那个地方,”

    比比东道:

    “因为那里就是它的弱点,不捅那里,捅哪里?它的身上全是铠甲,就算是你,短时间内都无法攻破,就更别说命儿了,这次回去,给我多看点书,光有实力可不够,还得多用点脑子,

    你看看命儿,不费一点魂力,就猎杀了700年的铁甲神牛,这就是用脑子的好处,能省下很多的时间,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胡列娜点了点头,她知道比比东说的不错,如果是她去猎杀,恐怕,可以将附近的魂兽都引过来了,

    “是,老师,弟子记住了,”

    胡列娜道,

    天命来回的捅来捅去,铁甲神牛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不过很快,叫声越来越小,最后就安静了下来,也不挣扎了,已经死的透透的了,天命已经将它体内的内脏都嚼碎了,天命拔出长枪,道:

    “我还以为你是不锈肛啊,原来也是如此的脆弱,”

    说完,搽干净长枪上的血迹,收了起来,然后天命就看到,一个黄色的光环开始在铁甲神牛的头上凝聚出来,天命看着那黄色的光环,喃喃道:

    “原来,这就是魂环啊,”

    这还是天命第一次看到魂环是如何产生的,看着那百年魂环,上面有七条奇异的纹路,那应该是代表着这头铁甲神牛的修为是700年吧,

    天命想了想,还是在武魂附体的情况下吸收魂环比较保险,也不知道行不行,他盘坐在地上,武魂附体,身体得到了强化,他释放魂力将魂环引了过来,

    魂环一过来,天命就开始吸收魂环,魂环的力量开始涌进他的体内,他就感觉到身体传来一股剧痛,一股庞大的力量开始充斥着他的身体,而这时,比比东和胡列娜也来到了他的面前,天命此时额头上满是汗水,越级吸收魂环,比想象的困难,还好,他可以在武魂附体的状态下吸收魂环,这让他好受了一些,

    胡列娜有些担心的看着天命,对着比比东道:

    “老师,天命他没问题吧,他看起来好痛苦,”

    比比东眼神中也透露出担忧之色,道:

    “我也不知道,一切只能看他自己了,相信他吧,”

    天命此时是进退两难啊,现在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但是魂环的力量还在不断涌入他的身体,怎么办,难道只能爆体而亡了,

    突然,天命想到了什么,封印,把过多的力量封印起来,然后留着以后慢慢修炼,随即,他开始调动自己的魔力,红色的力量开始将魂环的力量包裹起来,

    天命感受到身体好受了一些,心中一喜,看来,这方法可以,不过,也只能勉强封印,如果这魂环超过了700年,那自己也无法封印,只能落个爆体而亡的下场了,

    随着魂环的力量稳定下来,天命松了口气,收起魂力,睁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就看到比比东和胡列娜看着自己,

    天命摸了摸鼻子,道:

    “呀,妈妈,娜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胡列娜笑到:

    “就你,能瞒得住我们吗?不过,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既然真的可以越级吸收700年的魂环,太不可信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会相信,而且,既然这么简单的就制服了铁甲神牛,我都不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长得,那么聪明,”

    天命摸了摸头笑道:

    “嘿嘿,书中自有黄金屋嘛,这些都是从书上学来的,”

    突然,比比东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将铁甲神牛的尸体收起来,天命和胡列娜不知道比比东要这尸体干嘛,比比东看到两人疑惑的眼神,解释道:

    “魂兽的肉是可以吃的,对于我们魂师来说,魂兽的肉,那可是上等佳肴,吃多了,对我们的修炼大有好处,”

    天命点了点头,这点他倒是没有听说过,也没见过,没想到,魂兽的肉还有这种功效,这时,他想到了小时候喝的兽奶,好像真的有这种功效,看来,我每天吃的肉,估计应该都是魂兽的肉了,快不得总感觉那些肉有魂力呢,

    胡列娜问道:

    “天命,你的第一魂技是什么,”

    天命释放出魂环,黄色的百年魂环在他的身上律动,他的脑海出现了几个字,大地之怒,这就是我的第一魂技吗?

    “第一魂技,大地之怒,”

    天命一拳狠狠的砸在地面,直径十米的范围内,地面全部变得粉碎,天命砸完,摸了摸自己的右拳,一点损伤也没有,暗想道:

    “现在我的防御和力量应该都是继承了铁甲神牛了吧,奇怪,为什么魂技和铁甲神牛有些不符合啊,”

    天命看着胡列娜道:

    “娜姐姐,我的第一魂技叫大地之怒,”

    胡列娜看着自己脚底那些碎石,还有一瞬间的晕眩感,忍不住道:

    “没道理啊,这和铁甲神牛的魂力不符合啊,而且,你这魂技,还带有眩晕感,难道你的魂技变异了,”

    天命摇了摇,说到:

    “我也不知道,妈妈,你知道什么回事吗,”

    天命对着比比东问到,

    比比东同样也是摇了摇,道:

    “我也不清楚,这个只有你以后慢慢了解了,走吧,夜深了,你们先回去,我要去方便一下,”

    天命和胡列娜点了点头,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比比东转身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杀意,

    路上,天命的体内传来一个声音,

    “魔天,没想到,果真是你,”

    “谁,”

    天命的身体瞬间停住,看了看四周,但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什么了,天命,”

    胡列娜看着突然停下来的天命,问到,

    “不用找了,我就是你的武魂,驴,”

    天命听完,一惊,随后对胡列娜道:

    “娜姐姐,我有点困了,你能不能背我,”

    胡列娜点了点头,弯下腰,道:

    “来吧,姐姐背你,姐姐好像好久都没背你了呢,”

    胡列娜将天命背在身后,笑到:

    “好久没背你了,没想到,你重了不少呢,”

    说着,继续赶路,

    天命趴在胡列娜的后背上,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对体内的声音道: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哈哈,我你都不认识了,我是吞天,”

    天命一惊,

    “吞天,你是吞天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