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一来到浴室,很快就解决了个人卫生,然后走到大厅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6点钟,在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差不多亮了,

    吞天兽也走出房间,用心神和天命说到:

    “走吧,我们去武魂城看看,逛一逛,看看什么好东西,”

    在这里,吞天兽不敢说话,如果让比比东听到,那就麻烦了,到时候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为了保险起见,所以只能用心神交流,

    天命道:

    “好,不过买东西可是需要钱,我去问问妈妈要点钱,不然看到好东西就只能看了,”

    说着,朝着比比东的房间走去,来到门前,伸手轻轻敲了敲,自从天命5岁之后,就不和比比东睡觉了,他也好久没有进比比东的房间了,

    “进来,”

    里面传来比比东的声音,

    天命打开门,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这种香味天命很熟悉,是比比东身上的体香,走进去,就看到比比东坐在梳妆台那里梳着头发,比比东看到是天命,一边梳头,一边笑到:

    “命儿,起那么早做什么,不多睡一会,等妈妈梳好头发,就去给你做早餐,”

    天命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说到:

    “那个,妈妈,我不吃早餐了,我想去城里逛一逛,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钱,”

    比比东听到天命要钱,笑了笑,停下手中的动作,凭空多出一张紫金色的卡片,上面有武魂殿的象征图案,比比东道:

    “命儿,这卡里有一亿金币,你拿去花吧,只要你在武魂城买的东西,有这张卡,一律打八折,”

    天命对钱也没什么概念,高兴的接过卡片,对着比比东说了声谢谢,就跑了出去,

    比比东看着天命那一蹦一跳的出去,笑了笑,

    “这孩子,还是头一次见到他想要去城里玩,”

    接着,继续梳头,

    ……

    天命和毛驴走在武魂城的大街上,看着大街上许多的店铺,卖早餐的,卖衣服的,还有有的刚刚摆摊的,

    天命对着吞天驴道:

    “也不知道哪里有一些天才地宝卖,不知道这一亿金币够不够,”

    吞天兽来到大街上,就没有在说话,而是和天命用心神交流,

    吞天兽看了看四周,感觉了一会,道:

    “往左边走,那里我感觉到有魂力波动,应该是一些药草,”

    天命朝着左边走,问到:

    “街上那么多魂力波动,你什么知道这边有药草,”

    吞天兽道:

    “我可是兽,人的魂力波动和植物的魂力波动,难道我还分不清嘛,”

    过了一会,天命按照吞天兽的指引,来到了一处小巷,在这里,天命看到在店铺外面都摆放着许多的药草,客人也不多,只看到几个,他走过去,看了看外边的药草,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的,年份都在几年左右的,对他没有用处,

    随后,他看了看店里,看到店铺中的玻璃中,存放着一些非常珍贵的药草,年份都在百年以上,而且还都是他认识的,

    吞天兽道:

    “应该就是这里了,这里药草都是拥有魂力的,我们进去看看吧,外边的药草太次了,去里面看看,”

    天命点了点头,和吞天兽走进了店内,看了看,让天命有些失望,因为里面的药草也就比外界珍贵几倍而已,接着,天命又再次看了看旁边的几家店,都差不多一样,

    吞天兽道:

    “看来,这世界没有我们以前的世界那样,拥有一些奇珍异宝,这个世界,都是一些药草之类的,”

    天命道:

    “嗯,就连人参年限最高的,也才三百年,要不,这些都买回去,也足够你吞噬一段时间了,”

    吞天兽道:

    “行,都买下吧,反正回去我只负责吃就对了,不过,买就买那些年限高的,低的就没必要了,”

    天命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一些店铺的名字,就看到武宝阁名字的店铺,他眼睛一亮,因为在这店铺中,他发现了一颗年份有1000年的人参,天命走进去,对着店老板说到:

    “老板,这千年人参什么卖,”

    “老板,这里的药草,年限在100年以上的,我都要了,”

    老板看着年纪才6岁的天命,笑了笑,道:

    “客官,这千年人参我们是不卖的,是本店的用来作为观赏的,您如果要买其他的药材,我们有,”

    这里的店老板是一位中年人,身材比较健壮,应该是一名魂师,但是并没有因为天命的年纪小,而怠慢了天命,

    天命道:

    “嗯,只要是年限有100年以上的药草我都要了,这里是一亿金币,你给我都分配好,”

    说着,将比比东给已经的那张紫金卡放在店主的桌子上,店主一看到那张紫金卡,拿起一看,看到上边有武魂殿的象征,而且上面还显示有一亿金币,这让店老板有些疑惑了,不经想到:

    “奇怪了,这小子什么会有武魂殿的紫金卡,这可是教皇才拥有的,这小子和教皇是什么关系,难道是偷的,不对,能进武魂殿偷东西的,我还真没听说过,除非,这小子和教皇有关系,”

    天命看了看已经有些发呆的店老板,道:

    “老板,我们可以交易了吗,”

    老板看了天命一眼,微笑道:

    “可以,不过能否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您要那么多药材做什么,,”

    说着,双手将那张紫金卡片递给天命,天命没接过卡片,说到:

    “只要是年限超过100年的药草,我都要了,这卡里有多少钱,我就要多少药材,至于我要那么多药材来干嘛,这和你没关系吧,”

    店主笑道:

    “对不起,我失礼了,客官请跟我来,”

    说着,带着天命朝着里面走去,打开一了扇门,就看到了一个偌大的仓库,里面有非常多的药材,而且年份还都是一百年以上的,

    店主道:

    “这里就是我店所有的药材,”

    天命走在里面,看了看,发现,里面的药材保存都很好,但是看到上面的价格,天命倒吸一口凉气,

    紫葵花,5万金币一株,

    太阳葵,10万金币一株,

    天阳草,20万金币一株,

    天血葡萄,50万金币一颗…………,

    天命道:

    “每一种药草我都要,越多越好,”

    店主道:

    “是要一亿金币吗?”

    天命点了点头,店主道:

    “客官,你先到外边休息,我派人整理好,等会就给你送来,请你稍等,”

    天命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店主看到天命走后,对着暗处的人影道:

    “你回去禀告教皇,说是有………,”

    “不用禀告了,”

    这时,黑暗中走出来一个身穿金甲的中年人,看到金甲中年人,店主躬身道:

    “参见菊长老,”

    菊斗罗笑到:

    “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就行,给他最好的药材,该收多少就收多少,明白了吗?”

    店主点了点头,说到:

    “菊长老,冒昧问一下,他是,,”

    菊斗罗道:

    “不该问的就别问,做好你的事就行,”

    说着,身影一闪消失了,店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呼出一口气,看了看手里的紫金卡,就开始准备药材去了,

    天命来到外边,就看到吞天驴蹲在沙发一旁,天命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天命道:

    “也不知道一亿金币能买多少药材,那些药材是真的贵,都是几万金币之上,我还以为很便宜呢,看来,钱是个好东西,”

    吞天驴道:

    “药材越贵,说明药用价值越高,一亿金币你花光了,再问你妈妈要就行,怕什么,而且,一亿金币的药材,足够你用来淬炼身体一段时间了,我负责炼化药力来淬炼你的身体,你负责修炼魂力就行,”

    就这样,天命和吞天驴一直交谈到八点多钟,店主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恭敬的对天命说到:

    “尊敬的客官,您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请你过目,”

    说着,取出了十枚储物魂导器戒指,递给了天命,天命看也没看,就收了起来,笑到:

    “不用看了,我相信店主的人品,下次,我还会再来的,还请你多准备一些年限高的药材,”

    “请您慢走,”

    店主说着,双手递给天命那张紫金卡,天命接过收了起来,然后离开了店铺,买好了药材,天命也没有时间闲逛了,而且,他对于逛街也没有兴趣,

    店主看到天命离开以后,忍不住笑道:

    “没想到,武魂殿存了几十年的药材,被武魂殿的人买去了,不过这提成,也足够我风光一辈子了,哈哈,”

    很快,天命他就回到了武魂殿,来到大厅,就看到比比东坐在那里,天命有些奇怪,这女人每天都坐在这空无一人的大殿,不无聊吗,屁股不疼吗?比比东看到天命来找她,笑到:

    “命儿,这么快就回来了,玩的开心吗,”

    天命暗想:

    “玩,我可没心思玩,现在可是有人要取我的命呢,”

    不过还是说到:

    “妈妈,我玩的很开心,但是,我把妈妈的钱用光了,”

    说着,不好意思的取出那张紫金卡,递给了比比东,比比东一愣,这才过去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一亿金币就没了!

    比比东接过卡片,笑到:

    “没什么,只要你玩得开心就好,”

    天命笑了笑,道:

    “那妈妈,我先去玩了,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朝着宫殿外跑去,比比东看着手里的紫金卡,这一亿金币对她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虽然她是武魂殿的教皇,但是能调动的资金也不多,这一亿金币,可是她个人的,存了她二十年之久,没想到,两个小时就花光了,

    她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收起了卡片,如果天命知道这一亿金币比比东存了二十年的时间,那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用这个钱,

    这时,金甲菊斗罗出现在比比东的年前,比比东道:

    “月关,命儿都买了些什么,一亿金币两个小时就花光了,”

    菊斗罗道:

    “回禀冕下,少主去买了一些珍贵的药材,而且还是买了一亿金币的药材,不过,少主误打误撞的来到了我们武魂殿的产业,所以,这一亿金币还是我们武魂殿的,”

    比比东一愣,道:

    “买珍贵药材,他买那么多药材干嘛,难道是用来修炼的,”

    天命这边,他看了看已经升起的太阳,吞天驴道:

    “把那些药材给我,”

    天命哦了一声,然后将十枚储物戒指扔给了吞天驴,吞天驴张开大嘴,直接把十枚戒指吞了下去,

    天命道:

    “喂,不是,你吞下去了,你能取出药材嘛,”

    吞天驴道:

    “当然可以了,小意思,走,咱们修炼去,看到那个比赛场地了嘛,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修炼,既然有人要杀我们,那我们做的嚣张一点,引出那个人,”

    天命笑了笑,道:

    “你这主意不错,我知道该什么做了,”

    说完,走到了武魂殿大门外的一块草坪上,这里太阳刚刚好晒不到,吞天驴趴在草坪上,天命也是睡在草坪上,睡在吞天驴的旁边,一人一驴紧靠在一起,天命还翘起了二郎腿,双手枕在后脑勺上,就那样眯起了眼睛,

    这让一旁的守卫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愣住了,这,他该不会是想在这里睡觉吧,这可是武魂殿的大门啊,

    两人一躺下,就开始心神交流,

    吞天驴道:

    “我开始吞噬药草了,你看看有没有感觉,”

    说完,吞天驴在肚子里打开了一枚戒指,不管是什么药材,全部一股脑的吞噬,

    顿时,天命就感觉到从吞天驴身上传来的一股力量,慢慢的渗透进自己的身体之中,他感受自己的五脏六腑,经脉,骨骼,肉体,都开始得到洗礼,这让天命大喜,因为这样,他就不需要去刻着练体了,只要睡觉,就可以练体,

    大殿内,比比东听到天命就那样睡在武魂殿大门的草坪上,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她知道,天命不会无缘无故的睡在那里,

    菊斗罗道:

    “冕下,少主他为何要这样做,我刚刚去看了,他没有在修炼,而是在睡觉,现在,武魂殿的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都开始议论纷纷,说这是有损武魂殿的容貌,”

    比比东道:

    “你们只管保护好命儿就可以,不用去理会他们,”

    “是,冕下,”

    菊斗罗道,

    比比东虽然不知道天命想要干嘛,但是从来一个人去猎杀铁甲神牛,而且还是轻易的干掉了铁甲神牛,还吸收了700年修为的第一环,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天命的不凡,

    “我到要看看,你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

    比比东暗想道,

    天命这边,此时,他已经将他的脸用一件衣服盖了起来,在别人看来,他是用衣服在挡住阳光,但是,在衣服底下,天命的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因为吞天驴传送过来的能力,一开始是慢慢的渗透他的全身每一处地方,但是过了一会,他的身体开始达到了饱和,也达到了极限,这样子,就无法再吸收药草的药力,

    随后他的骨头,五脏六腑,经脉,由于饱和到了极限,就开始出现出现裂痕,但是裂痕一出现,就会被这股药力的力量,又再次愈合,每次愈合,都会变得强大一些,就这样,不断的反反复复,这让天命感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要不是自己的灵魂之力强大,这会估计都晕过去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不断的流逝,天命也慢慢的长大,转眼间,两年过去了,天命也八岁了,

    这两年,天命每天依旧睡在武魂殿大门的草坪上,每天承受着药力的冲击,痛并快乐着,但是,这期间,因为比赛的缘故,他就没有睡在那里,而是去观看比赛了,比赛的时间很快,

    因为是总决赛,只持续了七天的时间,但是看了几场,天命就没兴趣了,太弱了,而且战斗的方式看的天命有些尴尬,明明可以用拳头解决的,非要用那没多大用处的魂技,这明显太过于依赖魂技,而忽略了自身,

    不过武魂殿战队的战斗还可以,特别是胡列娜三人,赢得了这届比赛的冠军,也获得了那三块魂骨,胡列娜获得了那块魂骨之后,并没有吸收,而是找到天命,说是将这块魂骨给自己,是一块右臂骨,

    但是天命没有要,反而感动了好久,看来,这世界还是有亲情的,最后,天命干脆躲起来,不和胡列娜见面,最终,胡列娜还是吸收了那块魂骨。

    今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因为天命已经突破到20级魂力了,虽然这两年没有什么修炼魂力,但是药草的药力冲击身体,让他的魂力也在剧烈的流失,然后又在恢复,这让他的魂力也提升了不少,在加上晚上也修炼一会,

    两年的时间,也是让他硬生生的突破到了20级魂力,今天,他就要去获取他的第二个魂环了,他这次把目标锁定了一只1400年左右的疾风豹,

    这种魂兽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攻击力比较弱,不过也是最难捕捉的一种魂兽了,因为速度太快了,

    而这两年,他也达到了他的效果,现在武魂殿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声,而且,还传遍了整个武魂城,现在没有人不在议论,教皇的儿子,是一个废物,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觉,无所事事,

    “两年了,还是没有把那个人引出来,那我就继续,只要我把武魂殿的名声搞臭了,我就不信,你不出来,”

    天命忍不住想到,他现在又有了计划,等他获得了第二魂环,他就把整个武魂殿闹得天翻地覆,随即,他将还在睡觉的吞天驴收进自己的体内,然后走出了房间,

    关好门,他看了看隔壁的房间,昨晚胡列娜回来住了一个晚上,因为她刚刚从死亡峡谷回来,魂力也顺利突破到46级了,天命轻轻打开门,还好,没反锁,天命看了看客厅,比比东已经不在了,他悄悄的走进去,然后在轻轻关上门,

    一进去,他就看到胡列娜趴睡在床上,胡列娜穿着是黄色睡裙,底裤是黑色的,睡裙将她那浑圆的屁股完美的体现出来,天命悄悄来到她的身后,

    轻轻推了推胡列娜,轻轻说到:

    “娜姐姐,娜姐姐,起床了,”

    但是,胡列娜没有任何回应,天命一想到胡列娜昨晚那疲倦的样子,知道胡列娜应该不是在装睡,是这的累了,

    他慢慢的将脸埋在里面,柔软的感觉充斥他的脸,一股淡淡的清香从里面传出来,天命还忍不住用手摸了摸,

    就在天命享受的时候,胡列娜的身体动了动,天命立刻起身,胡列娜随即翻了个身,成个大字,天命吓了一跳,看到胡列娜没有醒来的痕迹,他松了一口气,

    随后,轻轻的离开了胡列娜的房间,

    来到一边,天命释放出了吞天驴,吞天驴一出来,鄙视到:

    “我靠,你现在口味重啊,既然喜欢女人的屁股,”

    天命瘪了瘪嘴,道:

    “什么,你有意见啊,”

    吞天驴笑到:

    “嘿嘿,没意见,对了,香不香,”

    “废话,那肯定香了,”

    天命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