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我是比比东的儿子 > 第十章还想有下次
    鬼豹可以肯定,自己一掌估计拍到一半,自己或许就会被三人攻击,三人合击,自己必定会重伤,比比东这个女人,可不管他是几供奉,他对这个女人的杀戮手段太了解了,如果他真的杀了这小子,那她或许就真的会翻脸了,到那时,就是武魂殿的灾难了,

    想到这,他的气消了一些,缓缓收回自己的手,冷哼了一声,天命随即以极快的速度趁着他的下身踢去,速度很快,鬼豹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

    碰,

    天命脚尖狠狠踢在了两颗珠子上,随后,在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菊斗罗的身后,然后对着鬼豹说到:

    “老杂毛,滋味如何啊,”

    鬼豹此时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身体弯腰,夹紧自己的双腿,额头上不断冒着冷汗,整个人不断的在那里颤抖,他什么会想到,天命会有这样的速度,因为他一直以为天命是一个废物,被8岁,能有多少实力,以至于他对天命没有任何的防备,但是天命刚刚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踢得非常重,要不是在那一刹间我运转魂力,那我算是废了,

    鬼豹一脸痛苦,怒视看着菊斗罗身后的天命,手指指着他,但是终究说不出话来,身体的疼痛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和语言能力,鬼斗罗和菊斗罗看到这,身体也是轻微的一颤,也觉得下身传来一股疼痛,看着鬼豹那样,是看着都疼啊,

    比比东脸上露出惊异之色,看着鬼豹的样子,她的心头涌起杀机,因为鬼豹此时的状态,如果三人合力击杀的话,有7层的把握,不过随即,她就打消了念头,因为现在还不是和他们翻脸的时候,

    她看了看躲在菊斗罗身后的天命,刚刚她也没想到,天命既然会对鬼豹斗罗攻击,而且速度回如此之快,这是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的,

    缓了一会,鬼豹斗罗这才恢复了一些,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恶毒的看着天命,刚刚他着实是丢人了,不过很快就想到了什么,这小子什么会有如此快的速度,

    “你,你什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鬼豹问到,

    天命从菊斗罗身后出来,说到:

    “略略略,,不告诉你,”

    鬼豹原本已经有些平息的怒火再次点燃,怒道: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天命道:

    “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来啊,还有,我妈妈刚刚不是说要比试的嘛,什么样,你敢不敢和我比试啊,”

    鬼豹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

    “和我比试,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哈哈,笑死我了,”

    “哈哈什么哈哈,既然那么好笑,也没见把你笑死,”

    天命道,

    噗,,

    一旁的菊斗罗很不住笑了出来,

    鬼豹也不生气了,他知道这小子故意气自己,说到:

    “我也不和你嘴硬,你和我带来七个孩子比试就行,他们年纪都和你差不多相仿,你敢吗?”

    天命看了看那七个男孩,掏了掏耳朵,然后从里面掏出一些耳屎,对着七人弹了过去,无所谓道:

    “就他们几个,就算是一起上,我让他们双手,也可以随便虐他们,”

    七个男孩一脸怒色的看着天命,鬼豹冷哼一声,道:

    “哼,好大的口气,有本事,你可以试试,门阳,你去,领教领教一下教皇的儿子,看看是不是他的嘴硬,还是你的拳头硬,”

    “是,”

    一名大约九岁的男孩说到,然后从队伍中走出了,站在大厅的空地,一副高傲的姿态看着天命,天命也走了过去,距离男孩有5米的距离,

    男孩道:

    “门阳,武魂幽冥虎,22级强攻系战魂大师,”

    说着,脚底升起两个黄色百年魂环,身后出现一只黑紫色的老虎,

    天命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

    “哎呀,行了,行了,知道你很厉害,快点动手,别说那么多废话,你是要打架还是要说书呢,打个架还说那么多废话,你到底还打不打了,果然不愧是老杂毛教出来的,废话就是多,希望你的实力比你的废话厉害,来吧,动手吧,”

    说完,天命站在那里,双手环胸,静静的看着自己对面的门阳,

    门阳道:

    “你不用武魂,”

    天命指了指在一旁蹲着的毛驴,说到:

    “不是,我说你瞎啊,没看到我的武魂在那里啊,你到底打还是不打啊,不打就滚回去,别站在这里碍眼,”

    喝,,,门阳也生气了,也不在和天命废话,直接冲了过来,身上第一个魂环亮起,就在这时,天命伸手喊到:

    “停,”

    正准备使用魂技的门阳停下,一脸的不爽,怒道:

    “你还想干嘛,”

    天命对着鬼豹道:

    “喂,老杂毛,我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和你这些徒弟打架,浪费了我不少时间,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赌什么,”

    鬼魅冷声道,

    天命伸出一根手指,道:

    “打一场一千万金魂币,你带来七个徒弟,那我就要打7场,也就是7000万金魂币,如何,老杂毛,赌不赌,”

    鬼豹冷哼一声,道:

    “赌就赌,你有那么多金币吗?”

    天命鄙视道:

    “不是,你那些徒弟瞎了,你也跟着瞎啊,没看到我妈妈在那里嘛,我没有金币,她能没有!”

    “你,”

    鬼豹心中此时非常不爽,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受这种气,而且还是一个小屁孩,随后平复了一下心情,道:

    “好,好,老夫今天就和你赌,”

    说着,取出一张紫金卡,扔给了比比东,道:

    “里面有一亿金魂币,我们就一场定胜负,你要是赢了,我就把这一亿金币给你,不过你要是输了,我不要金币,我要你滚出武魂殿,滚出武魂城,永远不要回来,”

    比比东接过紫金卡,听到鬼豹的话,眉头一皱,天命笑到: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来吧,你们七个一起上,”

    然后,取出一块黑布,将自己的眼睛给蒙住了,接着又取出一根绳子,来到菊斗罗身边,说到:

    “麻烦菊长老把我的双手绑起来,他们那几个太弱了,我让他们一双眼睛和一双手,”

    说着,把手伸出背后,背对着菊斗罗,菊斗罗一愣,看了看比比东,比比东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菊斗罗这才接过天命手里的绳子,给他绑上,但是没有绑紧,只要天命一用力,就可以挣脱出来,

    天命道:

    “菊长老,麻烦你绑紧一点,不然他们又要说我们耍赖了,既然说过要让他们双手双眼,咱们就要做到,”

    菊斗罗没办法,只能把绳子再次勒紧,天命活动了一下身体,走到大厅中央,说到:

    “来吧,你们七个一起上,一个一个来太费时间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了,揍完你们,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狂妄,我一个人就可以打败你,无需他们,”

    门阳说到,然后直接朝着天命冲过来,一跃而起,在空中翻了一圈,右脚跟朝着天命的脑袋踢去,天命躲也不多,任由门阳的脚踢在自己的脑袋上,

    碰,

    门阳的脚跟狠狠踢在天命的太阳穴上,但是,门阳却感觉到,自己的脚踢在了一块铁板上,脚上传来一震痛意,天命嘴角一翘,这可是铁甲神牛的铁甲,就凭你这20多级的大魂师能踢破,随即,天命的右腿向上一踢,

    刚刚踢到门阳上,也就是这一瞬间,门阳整个人都失去了力量,从空中落下,瘫软在地上,身体蜷缩,满脸痛苦的捂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

    鬼豹怒视着天命,顿时又觉得一疼,刚刚天命那一脚,让他现在还记忆犹新,一看到他这样对他的弟子,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烧,

    但是天命因为眼睛已经蒙上了黑布,根本就看不到鬼豹那张黑脸,

    天命道:

    “我都说了,你们一起上,但是你们就是不听,非要一个一个来,这不,吃亏了吧,”

    “你们,一起上,我就不信这小子有这么厉害,”

    鬼豹对着一旁的六人说到,六个小孩点了点头,身上都亮起了两个魂环,都是百年魂环,一起朝着天命冲了过去,

    天命身上也亮起了两个魂环,一黄,一白,看到这魂环,鬼豹,比比东几人都是一愣,只有菊斗罗有些无奈,

    天命身体紧绷,第一个魂环亮起,

    “第一魂技,大地之怒,”

    天命将魂力凝聚自身,将自己的第一魂技大地之怒压缩在自己的体内,

    轰…

    巨大的响声传遍了整个武魂殿大厅,冲过来的六人被从天命体内爆发出的大地之怒全部震飞,狠狠的摔在地上,一个个脸色苍白,

    “魂技还能这么用!”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比比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鬼豹则是震惊,因为天命才8岁,8就可以突破到了大魂师,而且还是天天睡觉的情况下,难道说,他还有第二个武魂不成!可是就算是第二个武魂,天天睡觉,就可以提升这么快,又或者说,白天睡觉,晚上修炼?

    鬼豹不经再次观察起了天命,他或许今天来到这里是个错误的决定,如果他真的是个天才,那么,对于武魂殿就没什么坏处了,鬼豹作为供奉殿的四供奉,自然清楚孰轻孰重,

    但是现在双方已经有了不可化解的矛盾,鬼豹也不想说那么多,一挥手,哼了一声,转身就朝着大殿外走去,

    而那七个孩子,相互搀扶着慢慢的离开,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天命,他们怎么想到不到,一样的年纪,实力什么会差距这么大,他真的是和传言的那样!

    比比东看着鬼豹离开,暗想道:

    “哼,让我把命儿送出武魂城,分配到某个武魂分殿,然后你们在派人杀掉,现在看到命儿露出的实力和天分,又想不了了之,等着吧,以后再慢慢对付你们,武魂殿不需要供奉殿,”

    天命手上一震,绑住他双手的绳子直接断掉,收起绳子,摘下蒙住眼睛的黑布,看着鬼豹离去的身影,心中冷笑,现在他终于知道,想要他命的人是谁了,供奉殿,四供奉,鬼豹,等着吧,看谁杀谁,

    比比东从高台上瞬身来到天命面前,笑到:

    “命儿,你做得不错,没想到,你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天命笑了笑,说到:

    “妈妈,这没什么,你儿子我,可是天才,对了,那个金币,你能不给我,我想买点东西,”

    比比东将刚刚鬼豹输的那张紫金卡交给了天命,

    “拿去吧,这是你应得的,”

    天命接过卡片,笑了笑,有钱就是好,接着对比比东说到:

    “妈妈,你有没有一些低级的魂骨,就是那种最低级的,给我一些,我做个实验,”

    比比东道:

    “你要用魂骨做实验,做什么实验?”

    天命道:

    “哎呀,妈妈,这是我的秘密嘛,你有没有嘛,有就给我一块,”

    天命搂着比比东的手臂,撒娇道,

    比比东笑了笑,道:

    “有,”

    说着,手中的权杖一挥,十几块魂骨浮现在空中,比比东道:

    “这些魂骨都是出自百年魂兽,算是最普通的了,你要的话,就全部拿去好了,反正放在我这里也没用,”

    天命小手一捉,十几块魂骨都收进了自己的魂导器内,然后开心的笑了笑,对着小毛驴招了招手,然后离开了大厅,

    天命走后,比比东对着菊斗罗问到:

    “月关,命儿的第二魂环为何是十年的,”

    菊斗罗回到:

    “我也不知道,原本他是想吸收2000年的疾风豹,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回事,就吸收了一只小白鼠,”

    “小白鼠!难道这小白鼠有什么特别之处,”

    比比东喃喃道,

    天命和吞天驴回到家,吞天驴就说到:

    “哎,你去看看那丫头醒了没,还没醒你还能拱一下白菜,嗯,可香了,”

    天命道:

    “去去,一边去,不要整天满脑子都是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鄙视你,明明就很喜欢,偏偏就是没胆子,”

    吞天驴道,

    天命说着,朝着胡列娜的房间走去,轻轻打开门,走进去,发现,胡列娜还在睡觉,天命看了看时间,现在都已经10点了,她怎么还在睡,

    天命轻轻走过去,推了推胡列娜,轻轻说到:

    “娜姐姐,娜姐姐,”

    但是胡列娜还是没有反应,天命的眼睛看向了胡列娜的小鼓包,此时胡列娜还是成个大字睡着,天命看着那小鼓包,闻一闻就好了,就闻一闻,天命想到,

    天命双手轻轻放在床上,头慢慢朝下,突然,他感觉到身后被什么推了一下,他的整个人压在了床上

    “嘿嘿,香吧,”

    身后的吞天驴笑到,

    嗯,胡列娜身体动了动,好像醒来的痕迹,天命一惊,赶紧从里面抬起头来,但是一起身,身后又被踢了一脚,他的脸朝着前面砸去说到:

    “哎,命儿,你在干嘛,”

    天命刚刚想抬起头说话,但是,吞天驴一跃而上,来到床上,一屁股做在了天命的头脑上,过了一会,在狠狠一脚将天命踢下床,然后在床上不停的跳跃,

    胡列娜看着那不断跳来跳去的毛驴,疑惑道:

    “命儿,它这是什么了,干嘛要踢你,”

    天命假装捂住自己刚刚被踢的地方,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从地上起来,说到:

    “我也不知道啊,我来是想叫你带我去武魂城逛一逛,没想到这毛驴一进来,就开始发疯,”

    说着,天命就指着吞天驴道:

    “好啊你,既然敢踢我,看我什么收拾你,”

    说着,朝着吞天驴捉去,吞天路吐出舌头,然后朝着门跑去,驴踢压在门上,打开门,就跑了出去,天命自然也跟了出去,

    胡列娜看着在玩闹的一人一驴,笑了笑,揉了揉眼睛,然后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时间,嗯,都十点了,也该起床了,说着,从床上下来,也走出了房间,一来到大厅,没看到天命和小毛驴,就朝着浴室中走去,

    天命的房间内,吞天驴笑到:

    “如何,香不香,”

    “香,”

    天命点了点头,

    吞天驴道:

    “如何,我配合的不错吧,”

    天命摸了摸鼻子,道:

    “还可以吧,就是下次能不能轻点,别踢得太用力了,而且也要提前说一声,很疼的,”

    吞天驴鄙夷道:

    “什么!你还想有下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