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瘪了瘪嘴,心想,这家伙什么就有这种爱好呢,喜欢别人穿过的小布料,不过还别说,还真香,一想到刚刚自己闻的,天命甩了甩脑袋,希望那个什么月轩的主人是个美女吧,不然,这将是我人生第一个污点,

    天命对着盗圣问到:

    “喂,盗圣,你的武魂是什么,”

    盗圣恋恋不舍将那几块小布料用盒子收好,避免仙气外露,他咳嗽了几声,顶了顶胸膛,说道:

    “我的武魂是影子,算是比较普通的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天命点了点头,怪不得刚刚那家伙可以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黑暗,原来如此,

    “我叫天命,”

    天命回答道,

    “嗯,天命,你的武魂是什么,别告诉我是这头驴,”

    盗圣问到,

    天命摊了摊手道:

    “恭喜你,猜对了,我的武魂就是这头驴,”

    盗圣眼睛一亮,在天命身边转悠,仔细大量着天命,道:

    “哎哟喂,武魂是头驴,你还真是有品味啊,厉害,”

    说着,盗圣给天命伸出大拇指,

    天命白了他一眼,道:

    “你以为我想我的武魂是头驴啊,行了,咱们也别说这个了,你告诉我,那个月轩的主人好不好看,骗不漂亮,”

    一说到这个,盗圣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说到:

    “当然漂亮了,要不然,我去偷她衣服干嘛,她是我出山以来,看到的最漂亮,身材最好,最有气质,最高贵的女人了,可以说,世间难有啊,”

    “有那么夸张吗?”

    天命道,盗圣所说的女人,就比比东比较符合,难道说,这斗罗大陆上除了比比东以外,还有!

    盗圣搂过天命的肩膀,眨了眨眼睛,说到:

    “嘿,你不信是吧,走,跟哥来,哥带你去瞧瞧,记住了啊,别到时候流口水,”

    说着,带着天命朝着天斗城的方向走去,天命将吞天驴收了起来,进城他可不想把吞天驴放出来,不然做什么都不方便,

    路上,天命忍不住问到:

    “喂,我说,你不会是采花大盗吧,不然,什么会有这种嗜好,”

    盗圣道:

    “去去去,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只不过有这种嗜好而已,我们魂师呢,有些事可以做,但是呢,有些事,我们是不可以做的,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我还是心里有数的,我只不过偷一些内内而已,

    当然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偷,我告诉你,普通的女子,还不能入我法眼呢,况且,我偷的时候,我还给了金币呢,足足给了五万金魂币,毕竟,这布料是真的贵,我去衣服店里查看过了,都是贵族专用,”

    “什么!五万金魂币,什么布料那么贵,”

    天命吃惊道,虽然他对钱没什么太大的观念,但是,他也买过衣服,一套普通的衣服,也才五个金魂币,就他身上穿的,也才一千金魂币,而且还是比比东亲手做的,一听到一件内内的价格是五万金币,他不吃惊才怪呢,特么的比金还贵呢,

    盗圣不以为然道:

    “那当然了,你以为贵族是什么生活的,那叫一个奢侈,不是我们这些穷人能比的,”

    “就你,还穷人,你见过哪个穷人能一次拿出五万个金币的,”

    天命没好气道,

    盗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嘿嘿,那五万金币是我这次出来,家里人给的生活费,现在好了,嘿嘿,全没了,”

    天命听完瞬间无语了,他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这等极品,天命道:

    “那你不知道留一点啊,那几块布料能当饭吃啊,”

    盗圣道:

    “哎,你不懂,为了这个玩意,我可以饭都不吃,只可惜,她只换下面的,不管上边的,上边的我也喜欢,”

    天命道:

    “我觉得,你不是采花大盗,应该叫偷衣大盗,”

    盗圣笑到:

    “嘿嘿,多谢夸奖,”

    天命伸手挡住,道:

    “停,我这可不是夸奖你,”

    盗圣摩擦手掌,谄媚的说到:

    “那个,天命,你应该有钱吧,带我去吃点东西呗,哥我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现在肚子有些饿,嘻嘻,”

    说完,还揉了揉自己那已经有些干瘪的肚子,

    天命无奈道:

    “行,我请你吃,不过你要带我去看看那个月轩的主人,我也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嘿嘿,行,没问题,走,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盗圣说完,带着天命加快了速度,

    天斗城中心,天命和盗圣两人坐在不远处,两人坐在一处小店内,盗圣拿着一个鸡腿一边吃,一边说到:

    “看吧,那个就是月轩,豪华吧,”

    天命点了点头,道:

    “的确很豪华,不愧是贵族的手笔,不过,里面灯火通明,你是什么进去偷东西的,”

    这点天命很想知道,旁边都有守卫,里面全是灯光,大厅没什么遮挡物,而且,里面都是人,这个家伙是什么躲过这么多双眼睛,溜到二楼去偷衣服的,

    盗圣道:

    “这就是我的能力了,嘿嘿,以后你就知道了,”

    天命问道:

    “那月轩的主人是哪个?”

    盗圣边吃边道:

    “她住在二楼,其实,这个月轩是教乐器和贵族礼仪的,而她是老师,月轩只收贵族的学员,普通人不收,名额还有限,等会吃完,我们进去看一看,体会一下贵族的生活,”

    天命点了点头,道:

    “我们能进去吗?你看看进去的哪个不是身穿华贵,就我们这穷酸样,他们给不给咱们进去的,”

    盗圣无所谓道:

    “没事,我们去试试,不给我们就打进去,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就算再高贵,他们也是人,只不过出身比我们好而已,我们就进去看看,又不会捣乱,”

    天命道:

    “那行,不过如果不给我们进去,尽量别闹事,”

    在对面的月轩,二楼,一位身穿蓝色宫装美妇坐在大厅内的沙发上,美妇坐姿优雅,蓝色的头发盘在头上,青蓝色的眼眸看着窗外街道上的行人,手里端着一杯紫色的酒,对着单膝下跪在她面前的中年人说到:

    “那个偷我东西的人,没有抓到吗?”

    “回夫人,没有抓到,对方实力很强,我们跟丢了,”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美妇道,

    “是,”

    中年人说着,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中年人离开之后,美妇看着桌子上的金币,眉头一皱,喃喃道:

    “没想到在天斗城活了这么久,既然会有这种事发生,而且还是出现在我的身上,能让任何人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来到二楼,对方的实力应该是魂圣级别,但是他并没有伤害我,看来,对方只有那种嗜好,不是好色之徒,”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美妇的旁边,这是一位老妇,头发发白,脸上满是皱纹,对着美妇说到:

    “小姐,宗门那边给你带来这个,”

    说着,将一封信交给了美妇,美妇接过信,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将信拆开,看了看,叹了口气,随后将信交给了老妇,说到:

    “美姨,大哥还是老样子吗?”

    被称为美姨的老妇说到:

    “是的,我将你要给他介绍妻子的事带了回去,还带了照片,但是宗主一个都看不上,而是拿着一张照片看个不停,老奴也不知道那张相片上到底是什么人,”

    美妇又叹了一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脸上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看着窗外,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美姨问到:

    “小姐,老奴离开这段时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听到有人说有人来这里偷小姐你的东西了,”

    美妇点了点头,道:

    “嗯,也不算是什么贵重物品,偷了就是偷了,既然美姨你回来了,如果他再来,美姨你再出手,你现在刚刚回来,先去休息吧,”

    “那老奴就先去休息了,”

    美姨说完,就离开了,美妇将杯中的酒饮尽,放下酒杯,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一楼走去,天命这边,两人很快就吃完东西,就朝着月轩走去,天命整理了一下衣服,盗圣同样也是,

    当两人来到门口,就被两个男服务员拦住了,其中一个人说到:

    “站住,这里可不是你们小孩该来的地方,要玩去一边玩去,”

    天命道:

    “我们只是想进去看看都不行吗?”

    另一个服务员说道:

    “你们也不看看你们什么身份,这种地方你们也有资格进去,去去,一边玩去,别妨碍我们,”

    盗圣可就不干了,道:

    “哟,两条看门口还挺横的啊,乀(ˉεˉ乀)滚,”

    说着,一拳朝着两人凭空轰去,碰,空气震荡了一下,两人被震飞出去,

    天命眼睛一亮,这小子好强,那两个服务员摔在地上,也不服气,从地上站起来,摆出战斗的姿势,身上三黄一紫四个魂环升起,

    天命小声对盗圣说到:

    “喂,看门的既然是魂宗,看来,这月轩背后的主人不简单啊,咱们要不要撤,”

    不是天命怕事,主要是他不想惹事,他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

    盗圣道:

    “怕什么,不敢惹事的是庸才,再说了,咱们这也不算是惹事啊,我们只想进去,但是有人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你说,我们该不该打进去,”

    天命无语道:

    “不是,大哥,你说的是不错,但是,这是别人的地盘,别人不让进,那是别人的自由,好不好,”

    说话间,两个服务员冲了过来,盗圣道:

    “好好好,不过,先解决了他们两个再说,你一个,我一个,”

    “不是,”

    天命还想说什么,但是两个服务员已经来到面前,天命没办法,只能反击,

    碰,碰,两名魂宗同时飞进了大厅内,盗圣惊异的看了看天命,道:

    “哦,不错嘛,你的实力很强,”

    原本盗圣只想试试天命的身手如何,如果他顶不住,那他自然会解决另一个人,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天命和自己一样,没有释放魂环,就击败了对手,

    天命道:

    “你也不赖,走吧,事都惹了,不进去看看,那就亏大发了,”

    盗圣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和天命走进去,一进去,就看到许多的男男女女坐在里面,而且各个都身穿光鲜亮丽,非富即贵,

    盗圣的眼睛到处看,不过看的都是女人,男的被他自动忽略了,天命看了看大厅,一进来,他就感觉到一股贵族的气息,大厅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动作,天命可以确定,都是通过训练的,

    因为只有贵族,才会去做着呢无聊的事,所以,天命也非常不喜欢这种地方,因为他觉得,太过于虚伪,和别人交流不能随心所欲,处处隐藏自己,

    天命回头看了看,那两个服务员已经不在了,估计是找救兵去了,果然,没多久,一位中年人带着一帮人走了过来,那个中年人看到天命,笑了笑,道:

    “没想到是你这小孩,”

    盗圣来到天命的身边,中年人看了看盗圣,没有说话,天命道笑: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们就想进来看看,但是他们不让,所以,我的朋友就跟他们动手了,”

    中年人到:

    “动手打人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念你们还是孩子的份上,我不追究了,你们走吧,这里的确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盗圣双手环胸道:

    “喂,别瞧不起人行不,我们为什么不能进来,”

    中年人眉头一皱,道:

    “没有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如果你们继续在这样纠缠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随即,身上五个魂环亮起,两黄,三紫,

    盗圣嘴角一翘,道:

    “切,一个魂王而已,神气什么,”

    随即,一股比中年人刚强大的气场从盗圣身上散发散发出来,五个魂环从他的脚底升起,三黄,两黑,

    看到盗圣的魂环,中年人面色一变,在看看他的年纪,中年人知道,今天算是遇到硬茬了,年纪轻轻就是魂王级别,而且还是万年第四环,这代表什么,中年人非常清楚,

    他收起魂环,行了一个礼仪,道:

    “刚刚是我们的不对,这里,随便你们参观,”

    中年人明白,这么年轻,有这等实力的,如果不是某些隐秘家族,是不可能培养出来的,这些家族,可不是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得罪的起的,

    盗圣收起魂环,笑到:

    “这就对了嘛,”

    “什么回事,”

    突然,一道女声传来,声音非常好听,非常吸引人,天命和盗圣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天命呆住了,盗圣同样也是,天命没有想到,这斗罗大陆既然还有第二个如此高贵的女人,天命可以从这名女子的身上看出,她的身上没处地方,都散发出高贵的气质,

    甚至比比比东还要强,不过她和比比东一样,都是冷艳的外表,直到女子走到两人面前,天命和盗圣这才回过神,天命看看盗圣,让天命惊奇的是,这家伙的目光中非常平淡,没有一丝**之色,

    看来这家伙的确不是什么好色之徒,只有那个嗜好而已,天命看着美妇,她的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的魂力波动,这让天命不经有些奇怪,难道对方也是封号斗罗,不过,这也不对啊,要是对方是封号斗罗,那盗圣那点本事,估计早就被她一掌拍死在厕所了,

    可是,既然不是封号斗罗,那她的是如何将自己的魂力隐藏的如此之好,以天命现在的级别,就算是魂斗罗级别的魂师,在什么隐藏魂力,他都可以在其身上观察到轻微的魂力波动,只有达到封号斗罗,才可以彻底隐藏其魂力,让自己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难道,她不是魂师,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那也不可能吧,普通的女子,什么可能拥有这种气质,难道是皇后不成!

    “什么回事,”

    美妇继续问到,

    中年人躬身道:

    “回夫人,这两个小孩想要进来参观,我们将其拦住,随后就发生了一些小矛盾,不过已经解决了,”

    美妇看了看天命和盗圣,又走进了一些,笑道:

    “这里是学习乐器和贵族礼仪的地方,一楼你们是可以进来的参观的,不过不可以上二楼,知道了吗?”

    天命和盗圣同时点了点头,天命暗到:

    “这香气,真香,比比比东的还要香,而且还是体香,天命可以保证,这香气绝对不是香水,因为香水的气味天命是可以分辨出来的,”

    说完,美妇转身就离开了,天命看了看美妇的背影,那圆翘的屁股走起来一扭一扭的,天命可以肯定,比比东的身材绝对比不过这女子,因为,她的屁股是真的大,

    美妇离开后,中年人也离开了,盗圣对着天命说到:

    “看到了吗,她就是月轩的主人,怎么样,没骗你吧,不过,她的身上是真的好香啊,”

    天命点了点头,这点盗圣没有骗他,这个女人,的确不凡,单论这气质,整个大陆能与之抗衡的,也就只有比比东了,

    盗圣道:

    “哎,咱们接下来要干嘛去,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了,”

    天命道:

    “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吧,过了今晚再说,”

    说着,天命走出了月轩,现在他已经见到了月轩的主人,对这个月轩就没什么兴趣了,来到大街上,天命对跟在自己身后的盗圣说道:

    “喂,你干嘛跟着我,你自己走你的行不行,”

    盗圣嘿嘿笑到:

    “天命,你也知道,我没有钱了,所以,嘿嘿,你懂的,”

    天命可不希望这个盗圣一直跟着自己,不然,很多事他都不方便,天命道:

    “那我管不着,要不,你把那几块布料卖了,应该值不少钱,那个是月轩女主人穿过的,”

    盗圣道:

    “才不呢,我告诉我,不是我吹牛,要是我拿去黑市卖,可以卖出一个天价,你信不信,”

    “我信,那你请,别跟着我,”

    天命做个请的手势说到,然后朝着另一边走去,但是无论如何,盗圣都跟在天命的身后,天命没办法,朝着天斗城外走去,一出天斗城,天命就加快速度,朝着森林跑去,速度非常快,

    盗圣则是紧跟其后,盗圣在身后喊到:

    “嘿嘿,天命,你今天可别想把我甩了,哥哥跟定你了,”

    天命有些无语,这个人到底想干嘛,见面没多久,现在像个狗皮药膏,什么样甩都甩不掉,跑了一会,天命在像身后看去,已经没有盗圣的身影,天命这才停下来,

    “呼,终于把这小子给甩了,”

    随后天命想找个地方睡觉,突然,他猛的朝着身后看去,就看到两个黑袍人出现在他身后不远处,他们的脸被黑袍盖住,天命根本看不见,但是从两人身上传出的气息,让天命眉头一皱,因为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一股恶臭,

    “这,这是僵尸!”

    天命忍不住道,他没想到,这个世界既然还有尸,天命放出吞天驴,吞天驴一出来,看到这两个黑袍人,同样也忍不住说到:

    “我去,僵尸,这什么可能,难道是和我们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

    天命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僵尸,那就麻烦了,僵尸可不好对付啊,也不知道,这两俱僵尸都是什么级别,”

    就在这时,两个黑袍人其中一个人说话了,声音很沙哑,

    “呵呵,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一个小孩,我们不用进城偷了,就用他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