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我是比比东的儿子 > 第二十四章红色魂环
    “第三魂技,黑暗之涌,”

    既然是魂师打斗,那天命就不得不利用魂师的打法,释放出自己的魂环,要不然不释放魂环直接用出魂技,到时候也解释不清,吞天驴这时候也跑了过去,融进了他的身体,面对两个魂圣,天命也不敢大意,所以他只能和吞天驴融合,将身体的强度达到最大化,

    顿时,一股黑色的气息将李信三人笼罩在一起,李信急忙跳出黑暗,天命的第三魂技可以覆盖五十米的范围,而且还是随着天命的移动而移动,但是李信的实力也的确不错,身后一只身体成血红色的豹出现在身后,身上两黄两紫一黑五个魂环升起,不过和盗圣的魂环相比,他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众人看着天命释放出来的黑暗,想要查看里面的情况,但是,无论他们什么看,都无法看穿,就算是火烈也看不透那股黑暗的力量,

    火烈对李信说到:

    “我不得不提醒你,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你身后的家族同样也惹不起,弄不好,哪天你和你的家族,直接从这个大陆上消失,我不信你看不出来,那么年轻的魂王,还有那种魂环搭配,你觉得,能是普通势力培养出来的,”

    李信此时脸色十分难看,他也不傻,不过现在战斗已经开始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只能干等着,因为这股黑暗力量,既然会吞噬他的魂力,虽然很缓慢,他怕他一进去,就被攻击,所以现在他只希望,那两个手下不要下手那么重才好,

    水月儿握着水冰儿的手,看着黑雾,紧张的说到:

    “姐姐,他们不会有事吧,对面可是两名魂圣呢,而且还有武魂融合技,”

    水冰儿眉头紧皱,脸上也露出担忧的神色道:

    “我也不知道,希望他没事就好,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火舞道:

    “放心吧,老师他们可没那么容易对付,老师三十级的魂力就可以虐我六人,盗圣那家伙可是魂王啊,实力可是在老师之上,两人联手,应该问题不大,而且现在他们还是身处于老师的魂技之中,”

    火烈道:

    “嗯,这个魂技很特别啊,就算是我也看不透,”

    众人一听,都是一惊,既然连火烈都看不透,他可是魂斗罗啊,

    水------

    过了有十来分钟,蹦,蹦,两道身影从黑雾中到飞出来,狠狠的摔在地上,众人原本以为是那两个魂圣兄弟,但是却是盗圣和天命,

    天命和盗圣从黑暗中到飞出来,狠狠摔在地上,天命躺在地上,手里握着短剑,横在胸前,脸色涨红,

    噗,,

    喷出了一口淤血,随后脸色煞白,他不解的看了看盗圣,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刚刚明明可以躲开两人的合击,但是没想到,这家伙既然拉着自己往枪口上撞,结结实实的承受住了两人的一击,直接让自己收了重伤,

    再看看盗圣,比他还惨,胸口被砍了一斧,鲜血直流,水冰儿等人赶紧跑了过来,李信的脸色变了变,当黑暗褪去,两名魂圣的身影显现了出来,只见两人身上都是伤口,不断的在流血,有一个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不过血还是不断的往外面留,

    刚刚差一点,天命就切断了他的脖子,可惜,魂圣就是魂圣,反应速度比他还快,火舞过来扶住了天命,但是天命只觉得眼睛花花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直接晕倒在了火舞的怀里,

    盗圣倒好,到飞出来,直接晕了过去,火烈急忙道:

    “快,带他们回去疗伤,”

    风笑天和火无双点了点头,将两人背起,朝着屋内快速走去,火烈看了看李信,没说什么,跟着众人回到了屋内,他要抓紧给两人疗伤,可不能让他们出了意外,一旦在自己这里出了意外,那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李信看着众人走进屋内,握紧拳头,脸上满是怒气,手一挥,对着两名魂圣道:

    “走,我们回去,你们真是够废的,一个魂王和魂尊你们都对付不了,哼,”

    说完,直接离去,两名魂圣对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无奈,叹了口气,只能跟在身后,两人心里也有些憋屈,他们也没想到,那两个孩子会这么强,

    第二天……

    早上,,

    天命缓缓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胸口绑着绷带,里面鼓鼓的,里面应该是敷了药的,昨晚应该是他们把自己带回来的,这该死的盗圣,到底在搞什么鬼,他想要起身,但是身体的疼痛让他使不上力,但是现在他不得不起来,因为再不起来,他就要尿裤子了,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虞甄走了进来,看到天命醒来,笑到:

    “小命,你醒啦,好点了没,”

    天命笑到:

    “好一点了,只不过身体很疼,使不上力,”

    虞甄走到床边,笑道:

    “当然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哪有那么快就好的,什么,你想要起来吗?你现在伤还没好,就好好躺着,不能随便乱动,”

    突然,虞甄就看到天命的脸色有些异样,笑着问到:

    “小命,你是不是想尿尿,”

    天命点了点头,有些为难说道:

    “阿姨,你能不能帮我把火无双叫来,我快憋不住了,”

    虞甄捂嘴一笑,道:

    “不用他们,我帮你就行,而且,他们今天都去修炼了,家里只剩下我了,”

    说着,就开始给天命脱裤子,

    “阿,,阿姨,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

    天命急忙说到,想要制止虞甄的动作,但是他现在动不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虞甄笑了笑,道:

    “你害羞什么,你在我眼里,就是孩子呢,没事,阿姨帮你,”

    天命没办法,只能任由她给自己脱裤子,不然,就只能尿裤子了,而且,虞甄说的不错,自己在她的眼里的确是个孩子,

    虞甄轻轻掏出放入了已经准备好的尿壶,一放进去,天命脸上就露出舒爽的表情,

    嘘……

    这一包尿天命足足拉了一分钟,见到天命尿完,虞甄轻轻抖了几下,将尿抖干净,塞了回去,给天命穿好裤子,然后笑到:

    “你先休息,我下去给你准备早餐,昨晚你基本都没吃什么东西,应该早就饿了,”

    天命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虞甄离开之后,天命就觉得世界什么的都是美好了,这尿尿得十分舒服,而且,虞甄的小手好软啊,躺在床上的天命不经想到,

    随后,天命释放出了吞天驴,吞天驴一出来,看到天命躺在床上,那有些苍白的脸色,问到:

    “昨晚你受伤了,”

    天命无奈道:

    “还不是怪盗圣那小子,要不是他,我哪里会受伤,”

    接着,天命将昨晚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吞天驴听完,沉思道:

    “不应该啊,以那小子谨慎的性格,他一般不会这么做,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待会你去问问他就是了,”

    天命道:

    “问他!你看我现在什么去问他,我都起不来,现在还是先想想我这身伤该如何解决,不然真的很难受,”

    吞天驴笑道:

    “这还不简单啊,我给你吞噬了就行了,”

    “你可以吞噬伤势?”

    天命惊喜道,

    吞天驴道:

    “可以试试,”

    说着,吞天驴身上出现一个红色的魂环,天命一愣,吞天驴身上什么时候有魂环了,就算吞天驴也是一愣,惊道:

    “哎呀,我什么有魂环了,哎呀呀,”

    “这是什么回事,”

    天命看着吞天驴身上那红色的魂环问到,

    吞天驴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感觉到身体中有一股力量,我就引导出来了,没想到既然是魂环,我去,我不会真的成了魂兽了吧,”

    天命道:

    “那肯定不是,你可是我的武魂,哪有武魂有魂,,,等会,你有了这个魂环,岂不是说,我也可以用!”

    吞天驴道:

    “我也不知道,先别说这个,我先试试看看能不能吸收你体内的伤势,”

    “好,”

    天命点了点头,

    吞天驴身上开始散发出黑与红两种力量,开始渗漏进了天命的身体之中,天命可以清晰感受到,黑色的气息在吞噬自己的伤势,红色的气息开始治疗,一吞噬一治疗的,过了一会,天命身上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

    天命从床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一脸的不敢置信,这就好了?

    只见他身体中的两种力量开始回馈到吞天驴的身体中,吞天驴瞬间变得十分虚弱,道:

    “没想到,我前世吞噬和治愈这两种能力既然可以用了,只不过,好,好累啊,不行,我的回,,回去,,,了,”

    说完,化成一道黑光,没入了天命的身体之中,吞天驴一进入天命的身体,原本有些兴奋的天命多少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天命就觉得身体被抽干,全身无力,脑子也是瞬间变成空白,整个人直接倒在床上,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命缓缓醒来,此时的他全身无力,脑子剧痛,灵魂之力差点被抽干,全身的魂力也差点被抽干,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和吞天驴是一体的,它治疗了自己的伤势,变得虚弱,一旦回到自己的身体中,那么,那些负面影响全部传给了天命,也就是说,天命要利用吞天驴的能力治疗一个和他一样受那么严重伤势的人,那就是现在这个下场,灵魂和魂力接近干涸,

    天命休息了一会,稍微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才开始盘坐在床上,开始恢复自身的魂力和灵魂之力,他内视了一下自己的体内,惊喜的发展,他受的重伤果然是真的好了,只不过,身体上的伤势好了,现在灵魂之力又有问题了,

    不过好在身体是恢复过来了,至少自己现在可以战斗,灵魂之力以后会慢慢的恢复,想到这,天命开始修炼魂力。

    足足修炼到了中午,天命的魂力终于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灵魂之力他没有办法,这个只能慢慢恢复,急不来,他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想,

    肚子也饿了,也该吃饭了,不知道盗圣那小子怎么样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随后,天命穿好衣服,胸口包的药他也拿出来了,他快速解决了个人卫生,

    就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就打开了,进来的是虞甄,只见她手里正端着已经做好的饭菜,

    虞甄笑到:

    “小命,好些了吗?我早上来给你送早餐,看到你在修炼,就没打扰你,早上你都没吃早餐,应该也是饿了,来,先吃饭,”

    “谢谢阿姨,”

    天命接过饭菜,趁着床边走去,将饭菜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开始吃了起来,现在他早就饿的不行了,在不补充点能量,估计路都走不动了,

    虞甄坐在一旁,看着天命吃着饭菜,问到:

    “小命,你的伤好的也太快了吧,今天早上你还动不了,这会都可以自己下床走动了,”

    天命边吃边说到:

    “我是体质特殊,只要我醒过来了,那么我就有办法自己恢复,而且,现在只回复了一些,可以说,我现在是一位没有战力的魂师,对了,阿姨,盗圣怎么样了,”

    虞甄道:

    “唉,那孩子伤的很重,现在在他的房间里面修养呢,水冰儿两姐妹在里面照顾他呢,”

    “什么!”

    天命听到水冰儿两姐妹在照顾盗圣,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现在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昨晚盗圣会故意受伤了,原来是做这个打算呢,这小子,鬼点子就是多,不过,干嘛拉上我,

    “小命,什么不吃了,是不是阿姨做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

    虞甄见到天命停顿在那里不动,便问到,

    天命摇了摇头道:

    “哦,不是,我在想问题,昨晚那个李信的家族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势力,”

    虞甄想了想道:

    “唉,他的家族叫火豹宗,因为宗门内有一位封号斗罗,所以很喜欢欺负一些弱小的家族和魂师,至于那个李信,更加不是好东西,表面上斯斯文文,但是背地里都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孩,算是好色成性吧,”

    天命眼里散过一丝寒光,现在天命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一个直接灭掉这个火豹宗的办法,那就是利用自己那个便宜老妈的势力,武魂殿,不用白不用,反正这里也是天斗城,武魂殿的分殿有不少,

    很快,天命就吃完了午饭,虞甄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嘱咐天命好好休息,不要乱跑,虞甄离开之后,天命取出了一块令牌,这是他在比比东的房间里偷,额,不对,是拿出来的,这块令牌叫教皇令,见到此令牌如同见到教皇,

    “令牌啊令牌,这回就看看你的表现了,虽然我不想这么做,但是呢,好歹咱也去是背景的人,用用背景也不错嘛,”

    说完,天命取出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着,大概过了一会,天命看着纸上所写的内容,心里不知道多高兴,现在他就想看看,比比东那个女人到底如何做,到底是灭火豹宗还是不灭,

    天命用一个信封将纸张包好,和令牌一起收了起来,走出了房间,朝着盗圣的房间走去,他要去看看,盗圣伤势什么样了,昨晚那一斧头可是劈得不轻啊,

    来到盗圣的门前,他想敲门进去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天命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这里面的声音,

    只听到盗圣说到:

    “月儿,你过来一下,来来,做到我这里来,”

    水月儿道:

    “姐夫,做什么!”

    天命一惊,这才一个晚上,就喊姐夫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盗圣这一斧子没白吃啊,

    盗圣道:

    “不对,做到我头这边来,对对,就是这样,屁股往里面一点,对对就是这样,”

    “啊,姐夫,你别这样,”

    天命只听到水月儿惊呼道,天命眼睛一亮,我去,好刺激啊,不过天命也明白,以盗圣那小子现在的状态,最多也就只能动动手指头,

    只听到盗圣又说到:

    “让我摸摸你的屁股嘛,好不好,”

    水月儿犹豫道:

    “可,可是,可是你是我姐夫啊,而且,要是等会让我姐姐看见了,那岂不是,,”

    盗圣道:

    “不怕,你要是怕,你坐在我的手上,我就想看看,女孩子的屁股到底有多软,因为天命那小子就是喜欢女孩子的屁股,”

    水月儿道:

    “真是的,女人的屁股有什么好摸的,真的搞不懂你们男人,”

    说完,一屁股坐在了盗圣的手掌上,

    盗圣道:

    “哇,好软,好舒服啊,怪不得天命那小子这么喜欢,原来是如此美妙的感觉啊,”

    水月儿捂嘴笑到:

    “嘻嘻,你这个样子,和昨晚那帅气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盗圣道:

    “你懂什么,要不是这样,我什么追你姐,”

    水月儿哼了一声,道:

    “哼,老套的英雄救美,不过,我喜欢,”

    随后又担忧的说到:

    “姐夫,如果那个李信来找我们的麻烦,那该怎么办啊,他们的家族有一位封号斗罗和几个魂斗罗级别呢,”

    盗圣动了动手指,抚摸着水月儿那圆翘的屁股,道:

    “不怕,如果他来了,叫天命那小子去挡着,那小子的背景大着呢,”

    “姐夫,天命是什么背景啊,难道比李信的背景还大吗?”

    水月儿好奇的问到,

    盗圣想了想,笑道:

    “你坐到我的脸上来,我就告诉你,如何,”

    水月儿脸上一红,羞道:

    “姐夫,你别闹了,”

    盗圣道:

    “我可没闹,来,让我问问嘛,说不定问了,我的伤就好的快呢,”

    水月儿看着盗圣道:

    “姐夫,你骗人,要是这样能好的快,那还要这样药来干嘛嘛,”

    盗圣道:

    “你想想啊,伤者恢复是不是需要一个良好的心态,心情好了,那么对于伤势恢复来说,就比较容易好,如果心情不好,伤势可能还会加重哦,这点你都不知道,归你还是魂师呢,”

    “那,那姐夫,你等会啊,”

    水月儿说完,朝着门口这里小跑而来,天命身影一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一点门缝,看看水月儿要干嘛,

    天命躲在自己的房间内,看到水月儿打开房门之后,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走到了楼梯口朝着下面看去,随后又回到了房间之内,关好了门,天命又悄悄的走了过去,

    水月儿回到房间之后,害羞的朝着盗圣走过去,盗圣道:

    “别害羞,你就当成是坐在椅子上就行了,”

    水月儿点了点头,轻轻爬上床,然后坐在了盗圣的脸上,盗圣问了问,道:

    “好香啊,怪不得天命那小子那么喜欢,”

    听到盗圣的话,水月儿脸上更红了,道:

    “那,那当然了,我,我可是每天都洗的很干净的,”

    不过一说完,就离开了盗圣的脸,下了床,盗圣道:

    “哎,你别下去那么快啊,我还没问够呢,”

    水月儿羞道:

    “姐夫,别这样了,要是让姐姐看到了,那多不好,等你伤好了以后,我让天天问就是了,”

    盗圣道:

    “嗯,那好吧,我现在想尿尿了,你帮我一下,”

    水月儿点了点头,然后开始给盗圣解开裤裆,突然,水月儿惊呼道:

    “姐夫,不好了,你这里肿起来了,变得好大,怎么办,”

    天命听到这句话,心里想到:

    “不是吧,这丫头那么单纯,这点都不知道,不过一想好像也对,胡列娜好像也不知道啊,小时候天命还这样逗过胡列娜呢,”

    盗圣道:

    “当然了,昨晚战斗的时候,不小心被对方的毒碰到了一下,不信你往下翻,上面肯定是红的,还有一个洞,”

    水月儿手往下一翻,急道:

    “姐夫,还真的是呢,那怎么办啊,”

    盗圣装作无奈的说到: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用嘴吸出来了,不然毒液一旦进入体内,那我就真的没救了,”

    盗圣一说完,水月儿就低头吸了下去,

    盗圣突然吃痛道:

    “喂,喂,丫头,别用牙齿啊,”

    门外的天命非常兴奋,他真的想推门进去看看,但是他现在真的进去了,那就真的是太尴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