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我是比比东的儿子 > 第二十六章金尸陵
    天命足足讲了许久,天命自己都有些困了,反观尸卿怜,一脸的精神模样,听得非常入迷,看到天命停了下来,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盯着天命,看那样子,还没听够,还想要天命继续给她讲,

    但是天命现在非常的困,这都已经是大半夜的时间了,虽然外边都是红色,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间,但是天命可以确定,自己打哈欠的时候,一定是凌晨了,

    天命打了个哈欠,对着尸卿怜道:

    “怜姐,咱们今晚就讲到这吧,我现在有些困了,咱们先睡觉,明天晚上再给你讲,好不好,”

    “好,”

    尸卿怜冷冷道,也没有说多余的话,随即闭上眼睛,靠在了天命的胸口,不一会儿就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天命一愣,就这么睡着了??

    天命看着尸卿怜熟睡的模样,像一个少女,非常的可爱,天命嘴角一翘,既然睡着了,那自己吃一点豆腐不算坏事吧,

    接着,天命右手不老实的趁着下面摸去,又是摸又是捏又是轻轻拍拍了一会,天命这才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和尸卿怜,然后搂紧了尸卿怜,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这才放松身体,就这么睡了过去,

    第二天…

    天命缓缓醒来,看了看窗外,现在他也不知道现在是晚上还是早上,因为窗外依旧是红色的,不过一般睡一觉自己醒来,应该都是在早上七点左右,再看看怀里的尸卿怜,发现这丫头正睡得香呢,

    天命拍了拍她的翘臀,很软,很滑,天命忍不住的捏了捏,虽然昨晚摸了好久,但是现在依旧忍不住,天命就觉得,女人的屁股就是专门长来吸引男人的手的,

    嗯,,

    怀里的尸卿怜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两人的目光对视,尸卿怜笑到:

    “天命,你醒了,昨晚你讲的故事好好听哦,今晚你在讲好不好,”

    天命看着尸卿怜的眼睛,又恢复了昨晚的那种活泼,他算了算时间,昨晚到现在大概是十二个小时,也就是说,每十二个小时她的性格会转变一次,白天是活泼的,晚上则是冰冷的,

    “好不好嘛,我还想听,”

    尸卿怜看到天命不说话,再次问到,

    天命笑到:

    “好,不过我们要先修炼,修炼的事可不能落下了,晚上我在给你讲故事,”

    “嗯,好,”

    尸卿怜开心道,然后掀开被子,从床上下去,天命看着尸卿怜的背影,他的腹部燃起了一股火热之气,他急忙把视线转移到窗外,此时他的时针从六点直接跳到十二点,

    尸卿怜穿好衣服之后,转过身,看到天命还在床上,问到:

    “天命,你什么还不下来,走,我带你去好地方修炼,”

    说着,走过去,将被子拉开,被子一拉开,就天命的裤裆撑起老高了,尸卿怜好奇的指着天命的裤裆问到:

    “咦~,天命,你裤子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啊,”

    说着,伸手过去握住,还捏了捏,突然她猛的惊呼一声,松开了那里,退到了一旁,指着那里说到:

    “天命,它,它会动耶,”

    天命刚刚被尸卿怜这么一握,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天命看着尸卿怜的小手,此时他的脑海中天人交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足足争斗了好久,天命终于还是选择不做,他也有些无语,这丫头既然单纯到这种地步,看来以后要好好调教调教她才行,免得以后出去碰到坏人就不好了,随即天命起身,很快就穿好了衣服,对着尸卿怜说到:

    “走吧,我们去修炼,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好的地方修炼吗?”

    尸卿怜笑着点了点头,道:

    “走,你跟我来,你现在的魂力等级太低了,才三十二级,怪不得被人杀死,我先帮助你把魂力等级提升了再说,这样以后你就拥有自保的能力了,”

    说着,一蹦一跳的走出了房间,天命笑着摇了摇头跟在身后,这丫头,白天果然像个孩子,真的是萝莉心御姐身啊,跟着尸卿怜走出了宫殿,尸卿怜带着天命朝着山下飞去,

    路过那些群山,天命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尸教弟子,足足有数千人,而且每个都是单独爬到山峰之上,这里的山峰是没有绳索的,都是非常陡峭的,能不依靠自己武魂和绳索攀爬到那么陡峭的山峰,至少也是魂圣级别休息,

    看着那数千名弟子,实力都至少在魂圣级别,天命就有些不淡定了,因为这还是活的,那些红发的尸体也有很多,天命还不知道那是什么级别呢,数千名魂圣还有实力未知的红发尸体,尸教的底蕴很深啊,而且这些还是明面上的势力,

    他想要问尸卿怜,但是他怕一旦问了,这丫头对自己一反感,那就得不偿失了,先把关系弄好再说,以后再问,尸卿怜带着天命足足飞了一会儿,这才来到了一处金字塔形状的大山,这山非常大,高度足足有百米之高,而且宽度和高度都差不多,

    不过看这座山的造型,应该是尸教的人建起来的,不是自然形成的,尸卿怜落在下面,天命就看到了一个高度有十米,宽有五米的金色大门,上面有奇异的红色纹路,旁边有两个身穿黑色铠甲,身高有两米的守卫,手里各自握着一柄长斧,斧头是双刃的,全身呈黑色,

    看着这两个守卫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气,天命可以确定,这两个人绝对不是活人,但是也不是死人,而且活死人,

    “参见教主,”

    两名守卫单膝下跪说到,

    尸卿怜左手叉着腰,右手指着他们说到:

    “你们两个,快点把门给我打开,本教主要进去修炼,”

    两名守卫对视一眼,看了看天命,欲言又止,

    尸卿怜道:

    “还不开门,他是本教主的朋友,也是来修炼的,快点开门,要是耽误了我修炼的时间,我拿你们试问,”

    “额,是,是,”

    两名守卫起身,退到了一旁,在石壁上按下一个开关,

    轰隆轰隆,,,

    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门一打开,天命就感觉到里面传来一股炽热,如同岩浆一样,

    尸卿怜对着天命笑到:

    “走吧,我们进去,这里面就是我平时修炼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就只有我能来,”

    天命和尸卿怜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什么那么热啊,而且我感觉魂力在不断的消耗,”

    尸卿怜道:

    “这里是金尸陵,是尸教第一任教主所建,目的就是为了让尸教的每一代教主进来修炼,也是我尸教的根本,走吧,进去你就知道了,”

    说完,尸卿怜加快了脚步,天命紧跟在身后,越进去,天命就觉得越热,走了一会,就看到黄色的光芒,如同火焰一样,

    难道前面的岩浆不成,天命想到,可是,当他来到路的尽头,就看到里面有一个直径有五米的站台,立在炽热的岩浆中间,而连接站台的,是一根被烧红的铁索,岩浆的范围很大,直径有百米,

    天命问到:

    “这底下的是岩浆吗?”

    尸卿怜摇了摇头,道:

    “不是,你看,”

    说完,尸卿怜手一挥,一股黑色的魂力涌入了底下的岩浆之中,表面的岩浆被冲开,这时,一股血红色的杀气从里面喷涌而出,和杀气一起出来的,还有庞大的魂力,

    天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这世间既然还有这等好地方,他对尸卿怜问到:

    “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尸卿怜道:

    “嗯,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们尸教建立在这里已经有万年的时间了,”

    “那这里为什么太阳照不到,”

    天命问了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因为我们在地底下啊,”

    尸卿怜笑到,

    “什么,地底下!”

    天命一惊,怪不得这里太阳照不到,他以为是什么力量挡住了太阳呢,原来尸教的总部建立在地底下啊,

    尸卿怜笑到:

    “走,我们过去,先修炼,晚上你还要给我讲故事哦,还有,昨天你给我吸收出来的尸毒,我现在感觉到自己又要突破了,”

    说完,拉着天命就飞了过去,落在中间的站台,天命就觉得周围凉了许多,他蹲下身体,摸了摸这个站台,发现这个站台既然是冰,能够承受住这样的温度而不融的也就只有万年玄冰了,看来,尸教的底蕴很深啊,万年玄冰这样的宝贝都有,怪不得尸卿怜三十岁就突破到封号斗罗,

    要不是因为尸毒的缘故,估计她都不止现在这个级别,天命对着尸卿怜道:

    “来,坐下,这回,你慢慢释放尸毒,如果释放太多,我也无法吸收,”

    尸卿怜盘坐在万年玄冰上,点了点头,天命坐在她的对面,两人手掌对手掌,开始修炼,天命的身体不断的在吸收周围的杀气和魂力,以及尸卿怜体内的尸毒,三中力量融入天命的体内,天命觉得非常痛苦,

    但是,效果也是非常不错,杀气和魂力都在缓慢提升着,还好他的身体已经经过了淬炼,现在就算他把魂力直接提升到六十级,对身体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小子,不对啊,下面的岩浆好像是血,而且,里面同样也有毒,只不过是一种慢性毒,”

    这时,天命体内的吞天驴说到,

    天命道: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察觉不到一丝血腥味,而且,血不可能那么热吧,”

    吞天驴道:

    “我感觉的不会有错,就是血,只不过里面的毒将血腥味盖住了,不信你去喝一点试试,”

    天命大惊,道:

    “不是,你没在开玩笑吧,喝,你想让我死啊,”

    吞天驴道:

    “没事,你试试,反正有我在,你又死不了,”

    天命道:

    “那行,我就试一试,”

    天命随后睁开眼睛,收起了手,尸卿怜也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天命,天命说到:

    “怜姐,你弄一点下面的岩浆给我,”

    尸卿怜点了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天命想要干嘛,不过既然他说了,那她做就对了,右手凝聚魂力,一挥,一团岩浆从下面被一股魂力带了上来,浮现在天命的面前,

    天命取出一个金属杯子,盛了一些在被子里,看着杯子里不断冒泡的岩浆,他怎么也不信这是血,就算是龙血也不是这样的啊,

    “快快,喝了,”

    吞天驴催促道,

    天命没好气道:

    “等会啊,先让它凉一会,”

    吞天驴道:

    “哎呀,别等了,冷了就没用了,快喝了,我可是吞天兽,难道还不知道哪些能喝,哪些不能喝吗?”

    天命没办法反驳了,他也知道吞天兽的本领,不过,,算了,随即,天命一口饮尽了杯中的岩浆,尸卿怜瞪大着眼睛,看着天命将那股岩浆喝了下去,

    岩浆入口很烫,在不断腐蚀天命的肉,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天命只觉得自己的嘴里,喉咙,都被腐蚀掉了,

    但是他伸手放在自己的嘴里,发现自己的嘴没事啊,好好的,在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完好无损,他在伸手摸了摸杯子里残留的岩浆,根本一点都不烫,

    这时,天命想到了什么,他对着尸卿怜道:

    “怜姐,你感觉到烫吗?”

    尸卿怜摇了摇头,道:

    “没有啊,是你喝了,烫不烫,你不知道吗?”

    天命道:

    “不是,我是说你觉得下边的岩浆烫吗?”

    尸卿怜道:

    “当然烫了,那可是岩浆呢,能不烫吗?不过你是真的厉害,这么烫的岩浆你都可以喝的下去,不愧是治疗系魂师,”

    天命无语的看着尸卿怜,如果要是真的岩浆,就算是封号斗罗都得玩完,更别说是喝下去了,之所以他可以喝下去,那是因为,这是一种能让人产生幻觉的剧毒,就算是封号斗罗也不例外,

    吞天驴道: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的确是血,而且还是人血,里面的毒能让你产生热的幻觉反应,所以为什么你在进来的时候,会感觉到非常的热,找个时间,我们跳下去,下面一定有好东西,”

    天命道:

    “好,我知道了,不过现在还是先帮这丫头吸收她身上的尸毒吧,这丫头本性不坏,如果能正确引导,还是不错的,”

    吞天兽道:

    “嗯,这个主意不错,不过,你要想清楚了,她可是尸教的教主,而且她们尸教的底蕴可以说超过了现在的武魂殿,教主三十岁就突破了封号斗罗,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再加上他们的修炼方法,估计他们封号斗罗的数量,会多的吓人,”

    天命道:

    “怕什么,我也不是怎么好人,别忘了,我可是魔族,和他们尸教也有些相同之处,”

    吞天驴道:

    “问题是你现在是人,已经不是魔族了,哎呀,行了,赶紧修炼吧,把修为提升上去了再说,修为越高,知道的东西也就越多,”

    随即,天命再次和尸卿怜手对手,继续开始修炼,足足修炼了十个小时,天命这才收起手掌,呼出一口气,站了起来,

    尸卿怜也站了起来,眼神冰冷的看着天命,声音冰冷的说到:

    “我突破到了九十四级,”

    天命笑到:

    “恭喜了,那个,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想在修炼一会,你也知道,我魂力等级太低了,”

    “我可以保护你,”

    尸卿怜冷声道,

    天命摆了摆手,道:

    “算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晚上回去,我再继续给你讲故事,”

    “好,”

    尸卿怜说到,然后就离开了,吞天驴道:

    “走,跳下去,咱们去看看下边到底有什么,”

    天命也不迟疑,直接跳了下去,扑通一声,天命的身影消失在了岩浆之中,

    一入岩浆,天命睁开眼睛,看到都是一片火红色,让天命非常意外的是,自己在这岩浆之中,既然可以呼吸,这让天命感觉到非常的神奇,

    “往下面游去,下面有东西,”

    体内的吞天驴道,

    “嗯,”

    天命应了一声,朝着下面游去,他也想知道,下面到底是怎么,在这里面,他既然可以自由的呼吸,

    天命不知道的是,在他跳入岩浆的时候,尸卿怜回来了,她正好看到天命跳下了岩浆,尸卿怜冰冷的眼神露出担忧之色,想了一会,她也跟着跳了下去,让她吃惊的事和天命一样,

    但是她可是封号斗罗,所以一下去,她根本就不需要看,就可以感受到天命的位置,至于天命,则是根本不知道尸卿怜跟在他的背后,

    游了许久,还是没有到下面,天命不经想到,自己是不是遇到什么阵法了,或者说,这里是直接连接到地底下去,

    “小子,不好了,咱们好像被困住了,”

    吞天驴语气有些不对的说到,

    天命道:

    “啊,现在我们算是失去了方向了,金尸陵这地方,还真的特别啊,”

    “哎,你说,金尸陵会不会里面有一具金色的尸体啊,不然干嘛叫金尸陵,”

    吞天驴道,

    天命想了想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有吧,也许和我们前世一样,一位大能死后,都会建立一个自己的陵墓,然后留下传承在里面,你说这里会不会也一样啊,”

    “别扯了,这个世界不可能的,就算是封号斗罗级别的,也就只能活个几百年,千年都活不到,还指望能有什么好东西,而且也没有功法之类的,留下钱财还差不多,”

    吞天驴道,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天命的脚底下传来,

    “人类,离开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