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见状,走过去,忍住了心中的杀意,他知道,如果现在对他进行攻击,那么,死的只会是他们,天命拦在金尸面前,金尸眉头一皱,道:

    “怎么?你也要!”

    天命小声道:

    “主人,如果你当着这具身体的面侵犯了她,那么,出去之后,她一定会对这具身体有所防备,她虽然单纯,但是怎么说也是一个大教的教主,她不知道,但是她背后的人不代表不知道,而且具身体的级别太低了,如果一出去就被杀了,那就真的前功尽弃了,所以主人,你还是先忍忍吧,等你出去了,她一样是你的,”

    金尸沉思了一会,道:

    “嗯,你说的不错,”

    随即,放了尸卿怜,尸卿怜落在地上,赶紧取出了衣服,道:

    “喂,天命,他到底要干嘛,把我的衣服都弄坏了,”

    天命笑道:

    “哦,没什么,他就是想看看你的背后有没有印记,因为他在找一个背后有印记的女子,”

    尸卿怜点了点头,穿着衣服道: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应该不是他要找的人,因为我的背后没有印记,”

    金尸走过去,伸手在尸卿怜的屁股上使劲的摸了几把,吓得尸卿怜跳过一边,警惕的看着金尸,尸卿怜可是记得天命和她说过,她的身体只有天命能碰,别人不能碰,

    金尸对着天命道:

    “记住了,她要留给我,好了,你们走吧,”

    天命点了点头,来到尸卿怜身边,道:

    “走吧,我们回去,”

    尸卿怜瞪了一眼金尸,然后带着天命朝着岩浆飞了上去,尸卿怜道:

    “天命,刚刚他摸我屁股,我的身体只有你能摸,谁都不行,”

    天命没有说话,直到他们进入了岩浆,

    “我知道,下次再来的时候,我就剁了他的手,记住,以后不能再来这个地方,知道了吗,”

    天命认真的说到,

    尸卿怜点了点头,道:

    “嗯,我知道了,天命,你说,他真的是尸教的人吗?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人,出去之后,我去问问长老,”

    天命道:

    “怜姐,别问了,那个人不是什么金尸,他是修罗神,应该是被第一代金尸困在这里,无法出去,”

    尸卿怜道:

    “啊,他是修罗神,你怎么知道的,”

    天命道:

    “你想想啊,一个尸教的人,不知道尸毒,是不是很离谱,还有,我说让金刚圣龙献祭的时候,金刚圣龙被他威胁了几句,就直接同意了,也不反抗,你觉得可能吗?魂兽和人类的恩怨你也应该清楚,特别是那些超过十万年级别的魂兽,

    如果不是它们愿意,你根本就没办法吸收他们的魂环,因为魂兽一旦超过了十万年,那么,它们的体内就会诞生一种本源之力,这种本源之力在它们快死的时候,是直接可以引爆的,爆炸的威力和他们自身的力量成正比,所以他让金刚圣龙自愿献祭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是一伙的了,”

    尸卿怜道: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老是捏我屁股,原来是在提醒我,不过,这么说来,你岂不是白白赚了一个十万年魂环了,”

    天命笑了笑,这个十万年魂环有多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要不是他的体内有吞天驴,那他现在早就被金刚圣龙占据了身体,虽然凶险,但是他还是得知了许多东西,因为在金刚圣龙的记忆中,有许多隐秘的事,也正因为这些事,让他对斗罗大陆更加的了解了,

    天命笑道:

    “嘿嘿,那当然,我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怎么样,厉害吧,十万年魂环的第四环,”

    “嗯嗯,你最厉害了,”

    尸卿怜道,

    很快,两人就飞出了岩浆,来到了万年玄冰台上,天命和尸卿怜一上来,就是一愣,因为四道身影站在洞口处等着他们,

    “尸祖,你们怎么来了,”

    见到四人,尸卿怜问到,

    天命看着这四个人,发现他们身上没有一丝生气,也没有四气,再看看他们的皮肤,没有光泽,干巴巴的,天命可以断定,这四个人不是人,是尸,而且他们身上的毛发还带有一缕金色,应该是准备蜕变成金尸的白尸,

    为首的白尸没有理会尸卿怜而是对天命道:

    “小子,你不错嘛,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把我教的教主破了身,有点能耐,我原以为你还是小孩,没有那方面的思想,看来,我错了,”

    天命到:

    “让你和一个大美女天天在一起,你会不会动心呢,”

    这时,一旁的另外一个尸祖震惊道:

    “怎么可能,怜儿身上的尸毒既然都消失了,这,这怎么回事,”

    其余三位尸祖听到这位尸祖这么说,眼睛全部都落在了尸卿怜身上,随即四人瞬间消失,来到了尸卿怜身边,四只咸猪手摸在了尸卿怜身上,尸卿怜没有动作,任由他们的手在自己身上摸,

    天命见状,不乐意了,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摸,换谁也不乐意啊,道:

    “哎,哎,你们别乱摸,”

    说着去拍四位尸祖的手,示意他们拿开,四位尸祖对视一眼,随后身影再次一闪到了洞口处,然后离开了,在离开的时候,传来一位尸祖的声音,

    “怜儿,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尸教的教主,”

    尸卿怜愣在了原地,表情有些呆滞,随后眼睛开始微红,眼泪在眼里打转,

    随后扑在天命的怀里,哭了起来,天命笑了笑,拍了拍尸卿怜的背后,这丫头有必要这么开心嘛,都哭了起来,天命觉得尸卿怜应该是脱离了教主的身份,可以自由的出去了,所以激动的哭了起来,

    但是,尸卿怜接下来的话让他有些无语了,

    尸卿怜趴在天命怀里,哭着说到:

    “呼,,天命,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天命叹了口气,道:

    “怜姐,不是不要你了,以后你不是教主了,你想想,你是不是可以自由出入尸教了,不在受教主的限制了,”

    尸卿怜道:

    “那,那是不是我可以随时都可以出去,也可以随时都可以回来,”

    天命点了点头,道:

    “是啊,我以为你是因为可以出去了,开心的想哭,但是没想到你是因为这个哭,”

    “嘿,那太好了,我可以出去玩喽,”

    尸卿怜从天命怀里出来,破涕为笑道,

    天命道:

    “好了,走吧,我们出去,休息一天的时间,我们就出去,在这里呆了一年我也有些腻歪了,”

    “嗯,好,”

    尸卿怜开心笑到,然后带着天命离开了金尸陵,天命和尸卿怜离开金尸卿后,四道身影出现在了金尸卿的入口,

    “侯卿,你说,他们是怎么从下面活着回来的,那个叫天命的小子会不会已经被占据了身体,”

    一位尸祖对着身边的尸祖问到,被称为侯卿的尸祖道:

    “我也不知道,既然怜儿身上的尸毒以解,那么那个天命应该就是先祖所说的那个人吧,既然是那个人,应该不会被占据身体,再说了,要是被占据了身体,是不可能从下面上来的,”

    另一位尸祖道:

    “唉,,我只希望他快点为我们尸教接触这可恶的尸毒,要不然,我们尸教就是真的是绝教了,”

    侯卿笑到:

    “哈哈,绝教又如何,怎么,旱魃,你都快一千岁了,还想要孩子?再说了,我们已经死了有六百年了,身体是怎么样我们自己清楚,怎么说,怜儿也算是我们的孩子啊,”

    旱魃道:

    “因为这尸毒,让我们尸教的弟子都绝孕了,谁不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呢,怜儿是我们收养的,虽然我们待她和亲生的一样,但是终究不是我们的血脉,我只希望在我消失的那一天能看到那小子给我们尸教解除掉这尸毒,”

    “那他也要得先把底下的修罗神解决了,不然,尸毒是无法解除的,第一代金尸为了把修罗神困住,将自己的身体化为封印的力量,这才将修罗神困住,不过也因此诞生了绝育的尸毒,他想要接除尸毒,就必须先解除封印,

    一旦封印破除,修罗神一出,那么,对于斗罗大陆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他的神位已经被收回,神界已经认定他死了,一旦他出来,那么,必定会为非作歹,”

    说话的尸祖叫将臣,

    旱魃叹了口气,道:

    “唉,希望到时候我们能帮上一点忙吧,走吧,我们去封印处守着吧,可别被这小子现在解开了,不然就麻烦大了,”

    随即,四位尸祖身影瞬间消失了,

    天命这边,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尸卿怜则是去浴室中洗澡去了,

    吞天驴道:

    “小子,尸毒的事我们得先放一边了,想要解除这尸毒那就必须先解开封印,封印一旦解开,那么,修罗神一出,我们必死,”

    天命道:

    “我知道,这尸毒应该是第一代金尸以同归于尽的代价将修罗神给封印住了,他的身体应该在某处,久而久之就诞生了,现在就是不知道封印的入口在哪里,那四个尸祖应该知道,估计他们现在应该去守住封印的入口了,”

    吞天驴道:

    “他们的出现,想必也应该知道下面的修罗神了,看他们四人的实力,应该也是准备突破到神级了,一个尸教就有四个准神级,你老妈的武魂殿现在知道也没有,嘿嘿,还好尸教和圣灵教不一样,不然啊,到时候估计你那老妈有的忙活了,”

    天命道:

    “放心吧,到时候我会解决,”

    在这里一年的时间,天命对尸教也有了一点了解,他们只为了研究尸体,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活的更久一点,而且他们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只为了研究尸体,当然了,个别个就是例外,就像当初那两个魂圣级别的尸教弟子,

    吞天驴笑到:

    “嘿嘿,解决,很简单,先把你老妈解决了,那问题也就好解决,不过嘛,那女人可不好解决啊,强势得很,反正你来强的指定是不行,”

    天命笑道:

    “放心吧,我有办法,嘿嘿,”

    这时,尸卿怜赤身从浴室中又出来,看着尸卿怜白嫩的身体,天命觉得,还是穿衣服起来比较好看,

    看来,女人只有在穿衣服的时候更有诱惑力,特别是穿那种紧身的衣服,天命看了看尸卿怜的屁股,他还是觉得,穿长裙的时候,女人的屁股是最漂亮的,

    尸卿怜笑着走过来,坐在了床上,道:

    “天命,要不要做游戏,我想做了,”

    “哦,为什么?”

    天命问到,一般来说,都是天命直接上手,但是今天既然是尸卿怜先提出,

    尸卿怜道: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这里好痒,”

    天命道:

    “那应该是你得知自己可以出去玩了,比较兴奋吧,来,上来,我给你止痒,”

    尸卿怜点了点头,走上床,一屁股坐在天命的面门上,然后自己则是趴在下边,这是天命教她的,

    天命双手掰开,看着两朵粉色的花瓣,一朵菊花,一朵不知名的花,他没想到,自己这一年来天天滋养,还是那么水嫩,没有一丝颜色暗淡的迹象,

    69………………,

    “呼,还是觉得有太阳的地方最温暖啊,”

    天命站在一处高山之上,看着空中的太阳说到,

    此时的天命和尸卿怜已经离开了尸教,来到了上边,

    尸卿怜笑道:

    “嗯,我也觉得太阳好漂亮啊,”

    “现在可以离开了,开心吧,”

    天命看着尸卿怜笑到,

    尸卿怜开心道:

    “当然开心了,这回出去,我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好,我们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天命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