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我是比比东的儿子 > 第四十章唐月华的危机
    想到这,天命躺在了尸卿怜的旁边,右手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如果刚刚自己想的都成立,那么,比比东这跟女人的野心太大了,既然把自己的女儿安排到天斗帝国来做卧底,怪不得她女儿和她不对付,

    这样隐藏在天斗帝国,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他可以看得出,千仞雪是一个活泼的女孩,让她一直生活在这皇宫中,对她来说应该很痛苦,他不知道千仞雪在这天斗帝国隐忍了多久,但是想必,千仞雪应该是不愿意的,

    唉,难道权利真的那么重要吗?母女俩都那么拼,就算统治了整个大陆又能如何,天命很明白,有这样的野心不错,但是,她必然会失败,不管在那个世界,那个位面,都是如此,没有谁可以一家独大,

    就算是他以前所在的魔界也是如此,虽然他是魔界之主,但是还是有许多的势力不亏他管,而且他也不能管,否则,会发生不可控制的局面,如果比比东真的要统治大陆,那么,将会面对整个大陆所有势力的围攻,

    他不知道比比东到底有多少底蕴,但是和这个庞大的大陆来说,无疑是小的可怜,天命再次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真的不让人省心啊,

    看了看旁边熟睡的尸卿怜,天命没有睡意,便起身开始修炼,等到夜幕降临,他就开始行动,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在这里有些无聊,只能利用修炼来打发时间,

    就在天命准备修炼的时候,就看到尸卿怜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黑色光芒,一朵黑色的食人花在她的身上凝聚出来,然后悬浮在她的身上,

    看着黑色食人花不断的给尸卿怜输入能量,天命摇了摇,这丫头,睡觉也能修炼,这样的能力,应该是所有魂师梦寐以求的吧,不过还好,天命也正好也有这个能力,只不过,吞天驴那家伙,可不会这么给自己修炼,

    自己睡觉,他自然也会睡觉,毕竟,吞天驴可是有自己的思想意识,和自己同一个级别的,尸卿怜的武魂食人花可没有这种意识,它的潜意识就是为自己的宿主服务,这也是它的本能,

    随后,天命开始进入了修炼状态,但是修炼了一会,天命眉头一皱,因为他凝聚的魂力都没有被身体吸收,而是都莫名的消失不见了,消失的位置还是在自己的身边,天命睁开眼睛,不由得看向了那朵食人花,

    只见在那朵食人花的花心处,一排排尖锐的牙齿之中,有一个黑色的小漩涡,天命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身边的魂力在不断的被那个小漩涡吸收,然后在回馈到尸卿怜的身体中,

    天命道:

    “嘿,你这小玩意,还真的懂得体会你的主子啊,你的主子都封号斗罗了,还跟我这个魂宗抢魂力,”

    食人花好像听懂了天命说什么,黑色漩涡停止了运行,然后慢慢消失,天命以为它不吸收魂力了呢,但是没想到,黑色漩涡再次出现,而这一次,还是反方向转的,天命暗到不妙,

    因为在黑色漩涡中有一股魂力在凝聚,随即,

    嗖…

    的一声,一股黑色能量朝着天命射了过来,天命眼神一凝,右手同样凝聚魂力将那股力量接了下来,不过让天命有些意外的是,这这股力量没有攻击力,而是纯粹的魂力,是可以直接吸收进体内的,

    天命看着手里的魂力球,有些意外,这武魂还真的可以听得到人话啊,随即捏碎手里的魂力球,然后将其吸入了自己的体内,刚刚天命只不过是玩笑话,既然它还回来了,那自己就没必要还回去,吸收了就是,

    被食人花这么一打断,天命也没有心思修炼了,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变得有些灰暗,天命就这样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现在的他有些迷茫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的目标就没有确定,

    到底是享受生活呢,还是努力的去修炼,享受生活,就是每天和尸卿怜这种一样,过着自己想要过的日子,但是这样修炼速度必定会大幅度降低,

    如果一心一意的去修炼,那么,这样的生活就没有了,他只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潜心修炼,杜绝一切杂念,但是这样如同白痴一样的去修炼,又不是他想要的,他就是喜欢每天和尸卿怜这样,

    该吃吃,该喝喝,没事的时候,心血来潮就啪啪,时不时研究和解锁一些高难度姿势,这才是天命这一世想要的生活,在天命胡思乱想的时候,天色已经慢慢黑了,

    尸卿怜身体上的食人花缓缓消失,尸卿怜猛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眼神冰冷的看着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天命,

    天命见到尸卿怜醒了过来,也坐了起来,对尸卿怜道:

    “怜姐,想不想出去玩,”

    尸卿怜眼神一亮,点了点头,天命笑了笑,然后下了床,尸卿怜也跟着下了床,两人很快就准备完毕,天命走出房间,看到大厅空无一人,雪清河没有回来,

    天命就直接带着尸卿怜走出了皇宫,今天天命已经和雪清河说过了,他今晚要出去,所以也就没必要留下什么纸条了,两人一出皇宫,走过了那条凄凉的大道,

    就看到在天斗城的大街上很热闹,到处都是人,天命有些疑惑,以前他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天斗城的晚上一般都是人比较少的,但是今晚怎么回事,人怎么那么多,甚至比白天还要热闹,难道是怎么节日不成,

    这时,天命发现,许多人不断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天命见状也拉起尸卿怜跟了上去,不一会儿,就跟着众人来到了一处大湖,这个大湖天命知道,这个湖叫天心湖,因为这个湖是天然行成的,而且形状还是一个心形,

    这个天心湖很大,直径足足有两百米,天斗帝国为了让更多的人来参观天心湖,特意以天心湖为中心,再次向外扩建了两百米的位置,要说天斗城哪个地方最空旷,那就是天心湖这里的,

    在天心湖的四周,都挂满了许多的红灯笼,而在天心湖的中间,建立起了一座大石桥,桥宽十米,下方没有任何支撑点,而且由一块一块石头紧挨在一起,然后支撑起来,看似薄弱,其实非常结实,而这座石桥建在湖中心,也有些让人想不通,

    因为从上空看天心湖,就可以看到,这颗心,裂开了,而裂痕正是这座桥,似乎建立这座桥的人有意让这颗心裂开一样,

    天命看着周围有着许多有趣的玩意,有猜字谜的,算命看相的,套圈圈的,射箭的,,,等等,而奖励嘛,都是一些毛茸茸的玩具,看着那些奖品,怪不得雪珂这丫头今晚那么想出来玩,

    天命看了看尸卿怜,发现这丫头的眼神对这些一点都不在意,而且眉头紧皱,可能是有些讨厌周围的吵杂声,天命见状,拉着尸卿怜离开了天心湖,

    准备走出天斗城的时候,才看到那里拉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的很明确,明天是天斗帝国的国节,每五年举办一次,目的就是祝贺天斗帝国永远繁荣强盛,而且这次活动还是由天斗皇室举行的,今晚在天心湖活动就是给明天的活动做个开场,不过明天的活动具体是什么,上面没说,

    天命看完,带着尸卿怜走出了天斗城,今晚天斗城外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两个守卫,在经过两个守卫的时候,天命眉头一皱,尸卿怜同样如此,

    因为天命发现,这两个守卫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了,天命朝着左边的守卫走过去,看了看,发现这个守卫刚死没多久,天命查看了一翻,身上也没有什么致命伤啊,在看了看右边的守卫,同样如此,两人虽然死了,但是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要不是两人身上已经没有了生气,在这大晚上的,天命都误以为这还是两个大活人呢,

    “小子,这守卫的灵魂没了,好像是被什么给吸走了,”

    这时,体内的吞天驴说到,

    天命眼瞳一缩,灵魂被吸收了!怪不得两人身上没有伤口,原来如此,灵魂被吸走了,那么,这两个人就是一个空壳了,谁也救不了,除非能找回他们的灵魂,

    天命突然想到了什么,能吸收人类灵魂的人,寻常魂师是做不到的,那就只有邪魂师了,天命对尸卿怜问到:

    “怜姐,你可以看出他们两人的实力吗?,”

    天命指了指两个守卫,

    “一个四十级,一个三十九级,”

    尸卿怜冷冷道,

    天命眉头紧皱,能直接秒杀两个四十级魂力的魂师,而不被人发现,这个邪魂师的实力最少也是魂王级别,而今晚天心湖那么多的人,要是这名邪魂师去那里大开杀戒的话,根本就没人能发觉,

    想到这,天命决定玩干掉那名邪魂师,虽然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是遇到这种滥杀无辜的人,而且还是魂师,那么,他就不得不管了,他拉起尸卿怜的手,道:

    “怜姐,走,我们回去,找到那名杀了这两个守卫的魂师,”

    尸卿怜点了点头,眼神突然看向了城门内不远处的房顶上,就在她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她又猛的回过头,看向了城外的树林中,

    “那边有动静,”

    尸卿怜指了指城外的小树林,

    “走,过去看看,”

    天命说着,朝着树林的方向跑去,尸卿怜看了看城内的房顶一眼,然后跟上了天命,

    而在房顶之上,一位身穿黑袍的枯骨老者趴在那里,只见他的脸上干瘪只剩下了一块皮了,

    “没找到,那小丫头既然可以发现我,看来,她的实力应该在魂圣级别,还好树林里有什么动静将她吸引过去了,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刚刚吸收了两个娃子的灵魂,我的修为又精尽了不少,要是今晚在吸收一百个人的灵魂,那我就可以突破魂帝了,哈哈,”

    说着,眼神炽热的看向了天斗城的某处,

    树林内,

    天命和尸卿怜来到里面,就看到一个老妇靠在一颗树下,她的左边的半边脑袋已经没了,似乎被什么抓掉一样,脑袋虽然没了,但是脑浆还在,被她从魂力护住,不让脑浆外溢出来,

    而她的右手整个手臂也没了,左腿的小腿也是,只剩下半边脸的脸色苍白靠在那里,气只进不出,

    天命走到近前,他认得,这位老妇不就是那个唐月华的那个护卫嘛,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老妇看到天命,艰难道:

    “咳,,,是,你,你,你,快去,通知,,雪,,清河,,小,小姐,被,被,,”

    话还没说完,老妇就断气了,

    “小姐!那岂不是唐月华,她被怎么了,”

    天命想到,然后对吞天驴道:

    “能不能救活她,”

    吞天驴道:

    “能,但是我不想,浪费我的能量,而且救她没有一点用处,”

    “可是,唐月华有危险啊,不救她我们怎么知道她被抓去了哪里,”

    天命道,

    “那你说,城里的那些人命重要呢,还是这个唐月华的命重要,”

    吞天驴道,

    “那还用问,当然是唐月华了,里面那些人的死活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天命道,

    “那唐月华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吞天驴道,

    “喂,蠢驴,你到底啥意思?”

    天命问到,

    吞天驴道:

    “小子,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你没发现你现在的问题吗?从尸教出来之后,你就没怎么修炼过,修为一直停滞不前,你可别忘了,尸教还有一个修罗神呢,

    自古以来,有多少英雄因为女人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又有多少英雄死在了温柔乡,温柔乡,英雄冢,我不希望你变成那样的人,”

    天命道:

    “唉,你说的我都知道,刚刚在皇宫之中,我就在想这个问题,”

    “那你有答案了吗?”

    吞天驴道,

    “还没有,”

    天命摇了摇,

    吞天驴道:

    “行,好吧,等你找到了答案再来找我吧,”

    天命也有些气了,道:

    “那你不能先帮我找到唐月华吗?”

    吞天驴冷笑道:

    “呵,帮你找,你本事不是很大嘛,你不会自己找?”

    天命突然就觉得不对劲了,吞天驴不可能这么和自己说话,天命在看了看四周,眼睛猛的一缩,因为,尸卿怜也不见了,

    天命道:

    “喂,我们好像遇到了麻烦了,你的先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此时天命觉得脑袋有些昏沉,

    吞天驴冷笑道:

    “冷静?该冷静的是你吧,”

    天命这时觉得天旋地转,看东西已经看不清了,他猛的闭上眼睛,但是脑袋还是在不停的转,吞天驴的声音不断的在他的耳边说着,

    “求我啊,求我,我就帮你找,哈哈,”

    天命听到这声音,心里开始升腾起一股怒火,但是还是被他给压下去了,他不知道在他进入树林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定是中了圈套了,

    就在天命准备爆发的时候,嗡的一声,

    天命的身体回复了正常,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还是之前的样子,那老妇靠在那里,没有变化,尸卿怜和吞天驴看着自己,

    吞天驴传音道:

    “喂,小子,你刚刚怎么了,”

    天命道:

    “刚刚,我好像,对了,她说唐月华被人抓走了,”

    吞天驴道:

    “她说的?不可能,她都死了几天了,你自己看,她的体内都已经长蛆了,”

    这时,尸卿怜对天命道:

    “刚刚你中了幻术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中的是哪一种,但是明显是和怒有关的一种,让你自己产生幻觉,”

    吞天驴道:

    “这丫头说的不错,我刚刚看到你这小子既然要自燃,着实下了我一跳,还好这丫头出手得快啊,”

    一说到自爆,天命就想到刚刚的那股怒火,如果刚刚自己的怒火爆发了,那么自己现在应该爆体而亡了吧,想到这,天命将刚刚发生的事和吞天驴说了一遍,

    吞天驴听完,道:

    “哎哟我勒了个去,厉害啊,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厉害的幻术,厉害,不行,小子,这么厉害的玩意,我们要是不去见识一下,那可就亏了,”

    天命道:

    “去没问题,问题是不知道去哪里找啊,”

    天命想想都有些后怕,自己中幻境吞天驴既然不知道,而且也没有一年预兆,可想而知这幻境到底有多厉害了,要不是自己心智坚定,恐怕早就死了,

    吞天驴道:

    “你问问这丫头啊,她应该知道啊,”

    天命眼睛一亮,对啊,尸卿怜可以解除自己身上的蛊毒,那她应该知道,

    天命便问到:

    “怜姐,你知不知道这幻境是谁布置的,”

    “圣灵教”

    尸卿怜冷冷道,

    “圣灵教!”

    天命一惊,既然是圣灵教,这么说的话,唐月华被他们已经捉走了几天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吞天驴道:

    “小子,那丫头应该不会有事,你想想,她的武魂是可以净化邪气,他们不会那么容易就杀了她的,”

    天命对尸卿怜道:

    “怜姐,他们捉走了我一个朋友,你能不能帮帮忙,”

    尸卿怜道:

    “可以,不过我不知道是谁捉走了,我们得问问她,”

    说完,指着自己死了几天的老妇,

    天命道:

    “怜姐,她都死了好几天了,你怎么问,”

    尸卿怜没说话,身上九个魂环升起,第一个魂环闪亮,一瞬间,周围的景色再次发生了变化,老妇半边脸回复了正常,断掉的手臂和小腿也回复了正常,

    而且老妇身上也有了生气,尸卿怜道:

    “她没死,只不过是魂力耗尽了,身上被人下了幻术,她的身上一共被下了两种幻术,”

    天命道:

    “又是大开眼界的一个晚上啊,看这脚印,应该是刚刚踩的,”

    尸卿怜道:

    “我们出城门不久,她就来到了这里,不过也晕过去了,你的朋友应该也在附近,”

    吞天驴道:

    “你大爷的,老子既然也有看错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