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斗罗大陆之我是比比东的儿子 > 第四十一章七情六欲花
    听到吞天驴的话,天命眼神一凝,连吞天驴也中招,这会不会是一种魂技呢,幻术类武魂是最难缠的,就算是一名魂圣级别的幻术魂师,也可以在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眼皮底下逃走,

    “怜姐,你怎么知道我的朋友就在这附近,”

    天命有些疑惑问到,

    尸卿怜道:

    “因为这种幻术只有一个人会,那个人我认识,她之所以没有杀了这女人,应该是知道我在附近,所以故意引诱我过来,让我破解幻术,想看看我的实力如何了,”

    天命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在什么说,尸教和圣灵教应该有所联系,尸卿怜和那个人的关系应该不算太差,

    “能不能让她醒过来,”

    天命指着老妇说到,

    尸卿怜道:

    “可以,”

    随即,尸卿怜身上第二个魂环升起,一股黑色能量注入了老妇的身体,老妇身体轻微的颤抖了几下,然后缓缓醒了过来,而尸卿怜脸上流出来少许细汗,这让天命一惊,解除一个幻术既然需要那么大的魂力,

    老妇迷糊的眼睛看了看四周,道:

    “这,这里是哪里,”

    随即猛的睁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

    “不好,小姐,小姐被人捉走了,”

    说完,就要离开,但是却被天命拦下了,老妇被拦下,看向了天命,有个意外,道:

    “是你小子,”

    天命笑到:

    “不错,前辈,是我,上次跟你一起的那位姐姐被人捉走了是吧,”

    老妇急道:

    “是啊,那伙人和上次的不一样,他们是正常人,但是也是身穿黑袍,实力很强,我被他们打败了,然后之后的事我就不清楚了,小姐也被他们带走了,”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往哪个方向走,”

    天命问到,

    老妇摇了摇,随后脸色开始变得虚弱,嘴唇开始发白,身体有些摇摇欲坠,天命见状,扶着她又靠在了树上,道:

    “前辈,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回复,我去找你家小姐,”

    老妇虚弱道:

    “小伙子,谢谢你了,但是,那伙人太厉害了,你去了,只会白白送死,”

    天命笑到:

    “前辈说的不错,我是不行,但是她可以啊,”

    说着,指了指尸卿怜,

    老妇看向尸卿怜,眼睛猛的睁大,因为尸卿怜身上漂浮着九个黑色魂环,那代表着什么,老妇非常清楚,

    天命起身,道:

    “你好好休息一会,然后回月轩等着,我会尽力将你家小姐带回,”

    然后转身,对着尸卿怜道:

    “怜姐,我们走,”

    随即,吞天驴飞入了天命的身体中,尸卿怜带着天命飞入了空中,很快就消失了,老妇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喃喃道:

    “拜托了,”

    天命被尸卿怜带着飞入空中,他对体内的吞天驴问到:

    “喂,你有没有怪我,”

    吞天驴道:

    “你是说在你中了幻术时,我说的那些话,”

    天命道:

    “嗯,”

    吞天驴笑到:

    “唉,你啊你,咱两都过了多少岁月了,我怎么会计较那些事,我们能来到这个世界,也算是缘分,而且前世我们也算是朋友,这一世,你想怎么活,我就跟着你怎么活,

    修炼也好,玩女人也好,反正有我在,我一附体,来多少女人都行,咱们不怂,主要是快乐就行,前世我们一直只知道修炼,没有机会好好享受生活,这一世,怎么说也要活的潇洒一点,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天命道:

    “嗯,明白了,看来我的心魔太重了,心境修炼还是不够呢,你说的不错,是我想太多了,哎,对了,那老妇身上的幻术你看不出来?”

    吞天驴道:

    “额,你说起这个,我还郁闷了呢,我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啊,这幻术厉害啊,我根本看不出,更别说破了,”

    天命道:

    “唉,希望这个人不是敌人吧,不然真的不好办了,宁愿对付修罗神那样的强者,我也不想碰幻术类的魂师,”

    “巧了,我和你的想法一样,”

    “待会看看,那个施术者的武魂到底是怎么,”

    天命道,

    尸卿怜在空中不断变换方位,天命眉头一皱,因为他怎么看树林都一样啊,好像尸卿怜就没有飞出去过,

    “这不会也是幻术吧,”

    吞天驴道,

    天命道:

    “应该是吧,不过尸卿怜应该知道怎么出去,”

    果不其然,尸卿怜飞了一段时间,天命就看到远处有一座山,在山的半山腰有一个山洞,里面有灯光,尸卿怜带着天命朝着那里飞了过去,

    来到山洞口,就看到两个黑衣人站在那里,尸卿怜就这么带着天命走了进去,两个黑衣人也没有阻拦,好像是特意让他们进去一样,一进到山洞里面,就看到右边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在哪里有一张石床,

    还有几张石椅,天命看到唐月华躺在石床上,而一个黑衣蒙面女子坐在石椅上,看到天命和尸卿怜到来,黑衣女子起身道:

    “姐姐,好久不见哦,你还是那么的冰冷,”

    “姐姐?”

    天命大吃一惊,这女人是尸卿怜的妹妹!

    吞天驴道:

    “难道说,姐姐在尸教,妹妹在圣灵教不成!”

    尸卿怜冷冷道:

    “你出来做什么,”

    黑衣女子笑到:

    “当然是为了你身边的那个男孩了,他可是把我圣灵教的分部全部端了,你说说,你该怎么赔偿我,”

    天命摸了摸鼻子,原来这女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不过,这女人说话的声音,好妩媚啊,听得就让人欲罢不能,

    尸卿怜道:

    “那是你活该,谁叫你的手下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

    黑衣女子笑了笑,道:

    “嗯,姐姐说的事,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谁叫我的圣灵教都是那种武魂呢,如果不行非常之法,那什么修炼,什么提高修为呢,”

    天命道:

    “你就是圣灵教的教主,”

    黑衣女子道:

    “不错,我就是,你就是天命吧,嘿嘿,你真厉害,既然把我姐姐弄到手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初我可是发过誓,和我姐姐一起服侍同一个男人的,怎么样,想不想试试我的身体,不怕告诉你,我的身材比我姐姐还好哦,而且,人家还是第一次哦,”

    说完,不停的对天命抛媚眼,天命眼神一凝,在他进入山洞的那一刻,他和吞天驴的精神都在高度警惕,为的就是防止眼前的女人给自己施展幻术,

    看到天命一脸的凝重,女子笑到:

    “怎么,怕我对你下幻术吧,如果是这样,那你根本就没必要防备我,封号斗罗以下的魂师,还没有谁可以逃过我的幻术,至于你嘛,那就更加不行了,所以你没必要那么戒备我,”

    天命问到:

    “那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女子呵呵一笑,道: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吧,我可没带你们来哦,”

    天命道:

    “好,就算我们自己来,那你抓她来做什么,”

    天命指着躺在床上昏睡的唐月华,

    女子道:

    “很简单啊,当然是她的武魂了,能够净化邪气的武魂,要么为我所用,要么,我就毁掉,但是我没想到,这女人既然不是魂师,虽然武魂可以净化邪气,但是却是有限的,

    她的魂力最多也就只能一次净化三到四名魂圣级别的邪魂师,就这点能力,还不够威胁到我们,所以我准备把她送回去,没想到你们就来了,她可是昊天宗的人,我们没事可不会去惹这么个麻烦,”

    “你知道她是昊天宗的人?”

    天命道,

    女子道:

    “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那老女人还能活,这女人还能活,我早就丢在森林里喂魂兽了,既然你们来了,那她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对了,我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哦,而且,这一次姐姐还送给你一个特别的礼物,希望你喜欢,拜拜喽,”

    说完,女子身影一闪,朝着洞口闪去,尸卿怜见状,

    “站住,你这次出来到底想干嘛,给我说清楚,”

    随即,也追了上去,

    “哎,怜姐,你别走啊,”

    天命喊到,

    但是尸卿怜的身影早就不见了,天命叹了口气,来到床边,看了看在熟睡的唐月华,他摇了摇唐月华,想要叫醒她,

    但是手还没碰到她的身体,唐月华动了动,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当看到坐在床边的天命,唐月华下了一跳,不过唐月华看清楚天命的脸后,道:

    “是,是你?”

    天命笑到:

    “嗯,是我,姐姐,好久不见,”

    唐月华起身,坐在床上,到:

    “姐姐!我都一把年龄了,叫我阿姨差不多,对了,这里是那里,梅姨呢,”

    天命随后将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唐月华,唐月华听完,对着天命道:

    “谢谢你,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哦,我叫唐月华,你呢,”

    “我叫天命,”

    天命道,

    唐月华笑到:

    “那我以后叫你小命好了,你就叫我月华阿姨吧,”

    天命道:

    “额,我不喜欢叫阿姨,你看起来那么年轻,叫你姐姐多好,”

    唐月华刚想说什么,突然就感觉到身体发生了变化,她夹紧了双腿,一股火热之气在她的体内流转,

    天命看到唐月华的模样,突然想到刚刚那女子所说的特别的礼物,这特别的礼物不会就是唐月华吧,

    “吞天,能不能帮帮她,她好像中了幻术,”

    天命对着吞天驴道,

    吞天驴道:

    “没有啊,她的身体一切正常,如果是中了幻术,那就没我怎么事了,只能等尸卿怜那丫头了,但是她现在不在,”

    “好痒,”

    唐月华不停的扭曲身体,

    天命道:

    “月华阿姨,你没事吧,”

    唐云华双眼迷离的看着天命,猛的抱住天命,道:

    “小命,帮帮阿姨,阿姨好难受,”

    如果是尸卿怜这样说,那么天命会毫不犹豫提枪就上,但是唐月华不行,这样要了她的身子,对她来说不公平,

    唐云华开始扯天命的衣服,而她穿的是裙子,这样靠在天命的身上,天命没办法,只能给唐月华勾脚了,,,

    一个小时候之后………,

    唐月华满脸通红的坐在床边,低着头,双腿收紧,不敢看天命,此时她的心里快要羞愧死了,一想到天命用嘴弄自己那里,唐月华就觉得无比的害羞,因为那个地方,三十年来,从来没有人碰过,更别说用嘴了,

    天命坐在床边,打了个嗝,刚刚突然来那么一下,他不小心吞了一口,这一口不得了啊,搞得他都有些腻了,

    唐月华听到天命打嗝,脸上更加红了,现在她的脑袋热热的,她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天命好像吃下去不少自己的东西,

    “小子,快安慰一下这丫头。现在她的身体不对劲,她再这样下去,脑袋都会烧坏的,”

    这时,吞天驴提醒道,

    天命也发现了唐月华的不对劲,因为此时的唐月华脸上非常烫,天命眉头一皱,伸手将唐月华抱起来,然后将她的身子趴在自己的怀里,屁股边上,天命看着丰满的屁股,直接来了几巴掌,

    啪,啪,

    原本满脸通红羞愧的唐月华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剧痛,羞红的脸变成了痛苦之色,脸上露出热气也消退了大半,天命看到唐月华恢复了一些,这才慢慢在她的屁股上揉了揉,给她缓解了一下痛楚,然后将她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天命道:

    “月华姐姐,你不需要害羞,我是在给你解除幻术,刚刚你也知道,如果不解除你身体里的幻术,你就会欲火焚身而死,”

    唐月华点了点头,脸上还是有些通红,道:

    “可,可是,我们,,,”

    天命道:

    “没那么多可是,今天你不说,我不说,谁又会知道呢,难道你从这里出去之后,到处跟别人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啊,”

    唐月华听到了天命的话,也想通了一些,天命说的不错,他不说,自己不说,又有谁知道刚刚的事情呢,想到这,心里好受了一些,但是一想到天命那样给自己弄,她又有些不自在了,特别是最后的高潮部分,是她这辈子从未体会过的一种感觉,

    “你,你放我下来,我,我已经没事了,”

    唐月华说着,从天命的怀里下来,坐到了一旁,感受到怀里柔软的身体离开,天命有些不舍,他可以感觉得出来,唐月华的身体属于丰满那种类型,但是不是胖,总之,她的身体比尸卿怜的还要柔软,

    随后唐月华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很快又回复了以往的高贵气质,只不过脸上还有少许羞红之色,天命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因为刚刚的事,他和她之间的关系拉进了一些,

    唐月华看到天命一直看着自己,问到:

    “你,你干嘛老是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谁叫你长得那么漂亮,”

    天命说到,

    唐月华笑到:

    “就你嘴甜,”

    “你的嘴也很甜,就是有点咸,”

    天命笑到,

    唐月华听不懂什么意思,笑道:

    “你的嘴才是咸的,对了,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我身体黏糊糊的,我想洗澡,”

    天命道:

    “嗯,再等等,等一个人回来,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没有她,我们很难离开这里,”

    天命虽然现在可以带着唐月华飞下去,但是他就怕那个幻术,一旦被困住,那就麻烦了,所以还是等尸卿怜回来比较安全一点,

    唐月华听到等人,就坐在了床边,静静的坐在那里,她也不知道和天命说些什么,刚刚的是原本就让她有些尴尬,此时的她脑袋都还没缓过来,

    天命正准备说话,既然她不会说,那就只有自己找话题了,但是,他突然觉得身体开始出现一股燥热,他猛的一惊,立刻对吞天驴道:

    “吞天,不好,我的好像也中了幻术,你看看能不能给我解了,”

    吞天驴也是一惊,开始探查天命的身体,但是连续了几次,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这让吞天驴十分恼火,

    “不行啊,小子,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估计是我们现在级别太低了,发现不了,”

    但是天命已经听不进吞天驴的话了,他将目光看向了唐月华,唐月华也察觉到了天命有些不对劲,因为天命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而且眼睛还冒着红光,身上散发出一股火热之气,

    唐月华脸色瞬间就变了,因为天命的这种状况她知道,和自己一样,怎么办?唐月华不经想到,她根本就不可能是天命的对手,要是,,,

    就在她还想的时候,天命已经起身缓步向她走来,

    “小命,你,你冷静一点,”

    唐月华慌忙起身对着天命说道,然后慢慢的朝着墙壁靠去,现在天命的样子唐月华非常害怕,但是天命没有听进去她的话,而且加快了步伐,直接朝着唐月华扑了过去,

    唐月华吓得转身就跑,但是却被墙给挡住了,就在她想转过身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停在了自己的身后,

    她眼睛猛的收缩,刚想过什么,突然就感觉到一股钻心的剧痛,就像是一根烧红的铁棍一样,刺入了自己的身体,唐月华痛的说不出话来,双手支撑在墙壁上,低着头想要缓解一下痛苦,

    至于天命,他的脑海还算清醒,但是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当他捅破了一层东西,就知道,唐月华既然还是个女孩,还好刚刚他没有和吞天驴融合,不然唐月华就麻烦了,

    刚刚他想和吞天驴融合,想看看能不能破解这幻术,好在吞天驴有先见之明,一个被控制住还好,要是两个都被控制住了,那就麻烦大了,

    所以虽然天命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是还是艰难的控制自己的速度,以至于唐月华没有那么痛苦,

    唐月华现在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非常的痛苦,她原本就已经发过誓,终身不嫁,但是没想到,既然和一个只见过几次面,刚刚认识不久的小孩要了身体,

    如果是成人还可以接受,但是天命还只是和十几岁的孩子啊,而自己已经过了三十岁了,这要是传出去,那自己和宗门,岂不是蒙羞,自己但是没多大关系,最主要的还是宗门那边,

    唐月华想到这,深吸了口气,她现在就想天命快点弄完,然后把今天的事都给全部忘了,唐月华转过身看了一眼天命,发现天命一直看着两人交和的地方,此时她的腰紧紧被天命抱着,

    不过,很快天命就把唐月华抱了起来,转了个身朝着床边走去,唐月华双脚离地,她不知道天命还要干嘛,就伸手去弄开天命抱住自己腰的手,但是却没有想到,

    自己的双手既然被天命给抓住了,然后往后一拉,唐月华顿时后悔死了,因为她感觉到天命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一个小时候后……,

    唐月华趴在天命怀里,两人身上都是汗,唐月华喘着粗气,天命则是晕了过去,而吞天驴则是趴在床下,刚刚吞天驴发现了唐月华的不对劲,所以只能从天命体内出来,来个九天雷霆后脚蹬,蹬在了天命的后脑勺上,

    直接让天命两眼翻白倒在了床上,因为天命是抱着唐月华的,所以两人就怎么搂在一起躺在床上,两人都晕了过去,

    吞天驴有些无语的看着唐月华,刚刚她以为她正面抱着天命,天命就做不了,但是天命抬起她的一条腿,又可以了,这让唐月华有些崩溃,看的吞天驴有些想笑,这女人,真是傻,

    吞天驴看了一下两人,唐月华一条腿搭在天命的腰间,天命的手就是捉着这条腿的,摇了摇,吞天驴就开始观察起了天命,但是什么看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那圣灵教的那位女子的幻术到底是如何行成的,

    又是如何给人下的,到底是毒还是什么东西,可是,如果是毒,它应该可以感受到才对啊,如果是能量的话,也许它现在的级别或许发现不了,

    随即,吞天驴尝试用吞噬的能力吞噬天命身体周围,但是也没有什么东西啊,因为如果是能量,进入自己的身体,自己应该会知道的,但是他吞噬了天命身体周围,还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

    就在吞天驴思考的时候,尸卿怜回来了,吞天驴看着尸卿怜,发现这丫头的气息有些混乱,应该是经历过打斗,尸卿怜看着床上的两人,眉头一皱,右手凝聚魂力一挥,

    就在这一刻,吞天驴察觉到了一节奇异的波动,但是却是稍瞬即逝,吞天驴根本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尸卿怜这一挥,天命的身体动了动,然后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到尸卿怜回来了,天命道:

    “怜姐,你回来了,”

    尸卿怜点了点头,道:

    “大意了,没想到她既然在这里布置了一个欲望幻术,”

    “欲望幻术!那是什么,”

    天命说些,离开了唐月华的身体,离开的时候,唐月华眉头一皱,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尸卿怜,她也是一惊,想要拉过东西盖住自己的身体,但是床上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天命对着唐月华道:

    “月华姐,对不起,我,”

    唐月华也坐起身,道:

    “这不能怪你,今天,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尸卿怜取出了一套衣服,放在了唐月华面前,冷冷说到:

    “你好,我叫尸卿怜,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唐月华,”

    天命道:

    “月华姐,你先穿好衣服吧,”

    唐月华点了点头,动了动,但是身体传来的疼痛让她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尸卿怜取出了一个药瓶,扔给了天命,道:

    “涂在上边,然后给她擦,一会就好了,”

    唐月华一惊,道:

    “不能用手涂吗?”

    “手指涂不到里面,长痛不如短痛,”

    尸卿怜冷冷道,

    天命打开瓶子,到出一些涂在了上边,天命就感觉到一股清凉温热的感觉,然后对唐月华道:

    “月华姐,你忍忍,”

    “啊,小命,别,,啊,,”

    天命快速弄了几下,唐月华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但是随后,一股清凉温暖的感觉就出现了,这让唐月华脸上的痛苦之色缓解了许多,

    天命取出一块毛巾和水,开始给唐月华清理身体,不一会儿,两人身体就恢复了干净,又各自穿好了衣服,

    不过尸卿怜的衣服不适合唐月华,唐月华穿上去很紧身,夹的唐月华很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办法,她的衣服被天命撕碎了,

    天命道:

    “怜姐,咱们回去吧,”

    尸卿怜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天命和唐月华飞离了山洞,

    在空中,天命看了看四周,这里既然是远离天斗城十多公里的地方,天命有些吃惊,要知道,他可是记得尸卿怜飞了好久,但是没想到,既然只是在天斗城在绕圈子,

    “怜姐,这种幻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天命忍不住问到,

    尸卿怜道:

    “她的武魂是七情六欲花,”

    “七情六欲花!这是什么武魂,天命从来没有看到过,”

    尸卿怜道:

    “她的武魂是变异武魂,她的武魂和它的名字一样,可以控制人的七情六欲,而幻术,就是她的一种魂技,将魂力通过七情六欲花的花粉来给人下魂毒,被下了魂毒的人,就会产生七情六欲中的一种,比如你之前中的,就是七情中的怒,

    而你们在山洞中中的是六欲中的情欲,让人发情,做一些原始运动,她的毒无色无味,魂力等级比她低的,根本就无法察觉,”

    天命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看来,这七情六欲花这种武魂太可怕了,这让人防不胜防啊,天命看了看唐月华,唐月华也看着天命,看到天命看自己,她将脸别过了一边,不在看天命,

    天命叹了口气,刚刚在山洞中,唐月华叫他忘了今天的事,但是,这种事怎么可能忘记呢,既然成为了自己的女人,那哪里还有跑掉的份,等到了月轩,自己在慢慢的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