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三人飞到了天斗城,天命往下看去,城门处已经围有许多的士兵,看来他们已经发现那两个守卫已经死了,在夜色的掩饰下,三人飞进了天斗城,

    然后在唐月华的指引下,尸卿怜带着两人飞到了月轩内,降落在月轩的一处阁楼前,夜晚的月轩很美,有许多的灯光,五颜六色的,不仅如此,还有一些乐曲从远处传来,应该是有人在弹奏乐曲,

    唐月华看着这熟悉的地方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对着天命和尸卿怜道:

    “小命,你们,要不要进去坐坐,”

    说着,复杂的眼神看着天命,正是这个男孩,要了自己的身子,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天命点了点头,道:

    “好,”

    唐月华随后转身带着天命朝着远处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处小楼,小楼一共有三层,三人进入里面,就看到一位老妇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天命认得这个老妇,正是唐月华的贴身护卫,老妇也察觉到有人进来,睁开了浑浊的眼睛,脸上还有少许虚弱之色,

    “小姐,你,你回来了,”

    见到唐月华,老妇惊喜道,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到了唐月华的面前,

    唐月华见到老妇,也是一喜道:

    “梅姨,你没事吧,太好了,”

    梅姨道:

    “小姐,多亏了他们,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就要交代在那里了,以后也不能在保护小姐你了,”

    唐月华回过头感激的看了天命一眼,然后真诚的说到:

    “小命,谢谢你们,”

    “多谢两位,”

    梅姨对着天命和尸卿怜鞠了一躬,道谢到,

    天命摸了摸鼻子,笑到:

    “没事,应该的,什么说,现在月华姐也是我的……,”

    “小命,那个,今晚那么晚了,你们就在这里住一晚吧,”

    天命话还没说完,就被唐月华打断了,似乎两人之间发生的事,唐月华不想让别人知道,天命看着唐月华的眼神,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梅姨对着唐月华说到:

    “小姐,你刚刚回来,你先回去休息吧,两位恩人的住宿,还是让我来安排吧,”

    唐月华摇了摇头,到:

    “不了梅姨,我自己来吧,你先回去休息,听说你也是受了伤,你还是先回去调养吧,不然要是在遇到同样的事,你伤要是没有好,那到时候就很难应对了,”

    梅姨见到唐月华这样说,只能说道:

    “那好吧,小姐,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梅姨就离开了,看她走路的姿势,就可以看得出,她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应该是还没从幻术中缓过来吧,

    “天命,我们今晚不……,”

    尸卿怜话还没说完,就被天命捏了一下小屁股,直接让她的话中断,要是能在这里住下,我还回皇宫干嘛,不过天命捏尸卿怜屁股这个小动作,唐月华没有看到,

    “我们走吧,”

    唐月华对着天命说到,然后带着两人上了楼,一边走一边说到:

    “一楼是吃饭的地方,也是梅姨住的地方,我的伙食都是梅姨管的,二楼是我住的地方,二楼有两个房间,一间是空的,我用来放衣服的,不过里面也有一张床,一间是我住的,”

    唐月华说话间,三人就已经到了二楼,一来到二楼,天命就问到一股馨香,很好闻,似乎是什么香料,二楼的房间是对立的,

    “这左边的是我要住的,右边是空的,”

    唐月华道,

    然后打开了右边的房门,走了进去,门一开,就闻到了一股阳光的味道,明显里面的东西唐月华有空都拿去晒太阳,

    房间布置很简单,一张两米长和宽的大床,被子和枕头都摆放的很整齐,在窗户旁,有一个办公台,在床的另一边,就是一个大衣柜,总之,里面所有的东西摆放都很整洁,看的很舒服,

    “房间里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里面东西都很俱全,”

    唐月华说到,

    天命挠了挠脑袋道:

    “月华姐,那个,我们在天斗城没有地方住,所以,我们能不能住这里,”

    “你,你们要住这里!”

    唐月华道,

    “不可以吗?”

    天命弱弱问到,

    唐月华点了点头笑道:

    “可,可以啊,你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住多久都成,”

    此时唐月华心情非常复杂,这算不算同居了呢?

    而尸卿怜有些疑惑了,想到:

    “奇怪了,我们不是住皇宫的嘛,怎么说没地方住呢,”

    还好此时是晚上,晚上的尸卿怜毕竟冰冷,很少说话,要是在白天,那么,刚刚尸卿怜就问出来了,

    天命笑道:

    “月华姐,你放心,我们住不久的,就一段时间,”

    唐月华道:

    “你们住多久都行,我刚刚不是说了嘛,你们是我和梅姨的救命恩人,我们无以为报呢,”

    天命道:

    “不会啊,我们不是自己人嘛,”

    听到天命说自己人,唐月华又想起了山洞里的事,随即脸色一红,道:

    “你,你们好好休息,我先回去洗个澡,待会我叫你们吃夜宵,”

    说完,离开了房间,打开了对面的房间,嘭,

    天命看着唐月华的房门关上,笑了笑,然后也关上了门,对尸卿怜道:

    “怜姐,走,咋们也洗澡去,洗好了,我们去楼顶看星星,”

    “喂,小子,那个混进天斗城的圣灵教邪魂师你不管了?”

    这时,体内的吞天驴道,

    天命道:

    “不管了,我又不是圣人,况且,那些也不归我管啊,会有人去管的,我们只不过是见到就管一下,要是怎么事我们都去管,那我们岂不是忙死了,哎,你怎么时候那么有善心了,”

    “嗯,你说的也对,等会,我这不叫善心,你想想啊,我吞噬一个魂师,我可以把他体内的魂力转换给你啊,那样我们修炼速度就大大提升了啊,只不过正常魂师我们是不能吞噬,不然有违天和,和那些邪魂师没两样,”

    吞天驴道,

    天命道:

    “哦,原来你是想把那个邪魂师吞噬了啊,”

    “那可不,好歹也是魂王,要是能吞噬了,还能给你提升一两级魂力不是,”

    吞天驴道,

    天命看着自己脱光的尸卿怜,摸了摸下巴,道:

    “算了,洗澡要紧,修炼的事,明天在说,”

    接着,抱起尸卿怜就走进了浴室,关上浴室的门,

    唐月华这边,她来到浴室之中,脱掉了尸卿怜的衣服,这让她的身体得到了放松,她站在浴室中的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身材,上边有一些地方被尸卿怜的衣服嘞红了,

    虽然她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岁月的痕迹依旧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肌肤还是和少女一样白嫩,

    她转过身,背对着镜子,突然看到自己的屁股红彤彤的,她柳眉一皱,奇怪了,自己的屁股什么会变得那么红,随后想到这应该是天命撞击所造成了,

    “这小子,也不知道轻点,弄得人家的屁股都红了,不过,还,还蛮舒服的,就是有点疼,不过下一次应该不疼了吧,”

    唐月华喃喃道,

    突然她猛的一惊,

    “怎么回事,我,我怎么会想有下一次,不对,应该是残留的幻术,一定是这样,”

    唐月华摇了摇脑袋,走到了洒水魂导器下边,直接开出冷水,她想让冷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天命这边,他和尸卿怜很快就洗好了,冰冷的尸卿怜让他失去了运动的乐趣,所以一到了晚上,我很少做运动,要么是中午的时候,才会拉上尸卿怜运动一场,因为只有在白天,尸卿怜才会一边运动一边吟唱,

    尸卿怜穿好睡裙,就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天命还坐在床边擦了擦头发,就听到了尸卿怜轻微的呼吸声,天命没想到今晚这丫头睡得那么早,应该是和她那个妹妹打了一架吧,

    过了一会,头发干了,天命躺在尸卿怜旁边,手放在脑后,回想今晚发生的事,这让他开始重新有了目标,看来首要目标还是修炼啊,

    不过,如果利用吞天驴来修炼的话,应该是最快的,而且对自己也没有坏处,但是就是不能让别人发现,不然,到时候就会被列为邪魂师的行列,

    看来,以后只能单独行动了,而且还不能露面,这样的话,只能换一个身份了,就在天命想事情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小命,你睡了吗?”

    门外传来唐月华的声音,

    天命起身,打开了房门,看到唐月华穿着白色的睡裙站在门外,身上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头发盘起,应该是刚刚洗完澡不久,

    “月华姐,你还没睡呢,”

    天命笑到,

    唐月华道:

    “我弄了一些点心在楼顶,你要不要去吃,”

    天命点了点头,道:

    “嗯,去,”

    “那她呢,”

    唐月华看了看躺在床上熟睡的尸卿怜道,

    “她今晚累了,就让她睡吧,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

    天命道,

    随后天命关好了门,和唐月华朝着楼顶走去,唐月华走在前边,天命跟在身后,上楼的时候,天命看到唐月华的背后真的太美了,特别是那屁股,真的又大又圆,她每次脚落地,屁股都会抖动几下,可想而知有多柔软了,

    天命有些后悔了,刚刚在山洞之中,就应该好好那个一下她的屁股,现在好了,怎么都做不了,就是想摸一下,也没那个胆子啊,唐月华可和尸卿怜不一样,没那么好糊弄,

    很快,两人来到了楼顶,夜晚的凉风吹过,天命觉得有些凉,唐月华走到了一张椅子坐下,在那里有一个小玻璃桌子,三张椅子,桌子上边摆着一些切好的水果和糕点,

    天命坐在了唐月华对面,唐月华看着天命问到:

    “小命,你,多大了,”

    天命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我,刚满十一岁,”

    唐月华就是一愣,虽然她已经有了一些准备,但是没有想到,天命既然那么小,看到唐月华有些愣神,天命道:

    “那个,月华姐,年龄不是问题啊,只要我不说出去,谁又知道我的真实年龄呢,你说对吧,”

    唐月华回过神,低下头,脸上没有任何神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到唐月华不说话,天命问到:

    “月华姐,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或者在忌惮什么,”

    唐月华抬起头,点了点头,

    “那你害怕什么,”

    天命道,

    唐月华苦笑道:

    “你或许应该知道,我就是昊天宗的人了吧,”

    天命点了点头,

    唐月华道:

    “唉,我的武魂是变异武魂,不是昊天吹,而是昊天琴,变异的倾向是往下的,一生无法突破到十级,不过还好,昊天琴自带一个领域,净化领域,

    正因为我的武魂无用,所以宗门内大多数人不看好我,还好有我大哥在,不然,我早就被逐出宗门了,如果我和你在一起,那么,会让他们更加的讥讽我,”

    “讥讽你什么,别人的眼光很重要吗?”

    天命道,

    唐月华道:

    “我是没什么,但是,我不能给我大哥丢人,大哥为了照顾我,已经承受了太多,如果我在外边还这样,那他,,,”

    “那按照你这样说,你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了,”

    天命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们的年龄相差太大了,传出去会让天下人耻笑的,”

    唐月华道,

    天命笑道:

    “那是他们羡慕,月华姐,你告诉我,你想不想得到幸福,”

    说完,真挚的目光看着唐月华,

    唐月华叹了口气道:

    “想,谁不想呢,但是,造化总是捉弄人,”

    天命道:

    “也许是天意呢,今晚发生的事,你觉得是意外还是天意,也许你等的那个人,就是我呢,”

    唐月华一听到天命说今晚的事,她就忍不住想到天命拉住自己的两只手,然后疯狂的,。。想到这,她脸上露出少许红色,道:

    “今,今晚只是意外,”

    天命摇了摇头道:

    “不,你错了,这世上从来就不存在意外,一切都是天意所为,既然天意让我们在今晚相遇,月华姐,你又为什么要违背天意呢,虽然我们刚刚认识不久,但是,我们可以,日后,在慢慢培养感情,你说是不是,”

    “日后,再培养感情!”

    唐月华喃喃道,

    天命道:

    “对啊,就是,日后在培养感情,你没必要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在意别人说什么,我们都已经那样了,难道你还在逃避不成,如果你害怕别人知道,那我们就谁都不说呗,

    嗯,要不这样,在外你宣称我是你的干弟弟,你是我的干姐姐,这样不就行了,你说对不对,”

    听到天命的提议,唐月华眼睛一亮,因为在斗罗大陆,女子的贞洁是很重要的,大多数人都非常看中,就更别说唐月华这种大势力了,

    天命说的不错,虽然两人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是日后可以慢慢培养,毕竟,日久,见真情嘛,他的年纪虽然比自己小一半,但是这也不影响什么,只要两人不公开关系就好了,

    况且,自己现在才三十二而已,等他成长到十六岁成年,我也才三十七,那时候的他正直壮年,那样对自己也有好处,

    想到这,唐月华也想开了一些,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那就去面对好了,只要两人都不说出去,那就可以了,

    天命道:

    “月华姐,我可不可以抱抱你,”

    唐月华看了看天命,她没想到天命会提出这个要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们两人最亲密的事都做了,抱一抱也没怎么了,

    天命也没想到唐月华会同意,脸上一喜,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唐月华面前,将她抱起来,放在了怀里,然后坐在唐月华之前的位置,唐月华被天命抱在怀里也有些害羞,之前在山洞那是在幻术的控制下,现在是清醒的时候,

    唐月华靠在天命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原本绷紧的身体放松了许多,天命享受着唐月华这柔软而丰满的娇躯,忍不住又搂紧了一些,特别是屁股,坐在自己的怀里,那种柔软的舒适感就更别说了,天命开始有了反应,

    唐月华突然感觉到怎么,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想用手挪开,但是又不敢,但是偏偏就顶在了自己的局花处,要不是隔着两层布料,估计都进去了,

    “月华姐,你的屁股真软,”

    天命说到,

    唐月华道:

    “有,有吗?”

    天命道:

    “当然有了,我能不能摸摸,”

    唐月华道:

    “你,你摸吧,”

    得到唐月华的肯定,天命的手开始不老实了,

    …

    天命是舒服了,但是唐月华可不舒服,因为天命的抚摸,让山谷中的泉水开始有些蠢蠢欲动了,就在泉水快要爆发的时候,唐月华抓住了天命的手,道:

    “小,小命,可以,别摸了,痒,”

    天命点了点头,唐月华松了口气,挪了挪身子,继续靠在天命的怀里,道:

    “小命,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女人的屁股,”

    天命道:

    “嗯,非常喜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男人的喜好吧,”

    “怪不得刚刚上楼的时候,你的眼睛一直瞄着我的屁股,”

    唐月华说到,

    天命道:

    “原来月华姐,你都知道啊,”

    唐月华笑到:

    “当然了别以为你那些小动作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们男人都一样,每次我去弹奏作曲的时候,那些台下的男人,第一目光是看向我的屁股,最后才看我的脸,”

    天命道:

    “那巧了,我和他们也是一样,第一眼看的是屁股,第二眼是胸,最后才看脸,女人嘛,最重要的身材,”

    唐月华突然抬起脸,看着天命说到:

    “小命,你以后会对我好吗?”

    天命没想到唐月华突然会问这个问题,道:

    “不会,”

    听到天命的回答,唐月华脸色暗淡了一些,

    “我只会一生一世对你好,”

    天命接着说到,

    听到天命的这个回答,唐月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因为是突然这么一笑,唐月华的鼻涕也喷了出来,唐月华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找纸,

    但是随即被天命的动作看呆了,只见天命用嘴巴,将唐月华鼻子下的两大串鼻涕吸在嘴里,将她的鼻涕舔干净,然后吐到了一旁,不过天命在吸鼻涕的时候,感觉到有一些结块,应该是一些鼻涕凝固了,

    天命做完这些,就看到唐月华呆呆的看着自己,满脸的不可思议,天命笑到:

    “月华姐,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唐月华道:

    “小命,你,你不觉得脏吗?”

    还别说,唐月华自己现在都有些反胃了,鼻涕虽然不臭,但是看着恶心啊,更别说吸在嘴里,然后在吐出去了,

    天命摇了摇头道:

    “不觉得,等会,你看看,你鼻子里还有呢,”

    说完,嘴直接吸在唐月华的鼻子上,猛的一吸,

    唐月华原本就有些鼻塞的,被被天命这么一吸,鼻子瞬间就通畅了,整个人都舒服了了不少,而天命就有些那啥了,因为吸得太猛,他直接吞了下去,

    “你,你怎么不吐出来啊,”

    唐月华看到天命好久没吐出来,问到,

    天命自然不能说自己刚刚吸得太猛,已经下了肚了,没办法,天命只能弄一些自己的口水吐了出去,

    天命道:

    “天凉了,多穿点衣服衣服了,你看看,我就说你刚刚说话的声音不对,原来是鼻塞了啊,”

    说完,又搂紧了一些,唐月华听到天命的话,心里很感动,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特别是他刚刚的动作,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也不敢想,毕竟,天底下又有那个男人会会给自己的女人洗鼻涕的,恐怕天底下,就这一个了吧,

    愿意给自己的女人这样的人,如果不可靠的话,那还有谁可靠呢,唐月华想着,身体全部放松,靠在了天命的胸膛,

    “月华姐,我们回去睡觉好不好,楼顶的风有点凉了,而且,夜也深了,”

    唐月华点了点头,天命正准备放她下来,唐月华道:

    “抱我下去,”

    天命一喜,他求之不得呢,随后高兴的抱起唐云华朝着楼下走去,来到了二楼,天命抱着唐月华朝她的房间走去,来到唐月华的房门,唐月华突然说到:

    “小命,我,我房间里的床坏了,”

    说完,闭上眼睛,将脸靠在天命的怀里,心脏开始加速跳动,天命一愣,床坏了?突然,天命眼睛一亮,这床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个时候坏,嘿,有门,

    随即,天命将唐月华抱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然后朝着床走去,尸卿怜侧身着睡,天命将唐月华放在了中间,然后自己躺在了外边,

    天命一躺下,唐月华自己钻入了天命的怀里,天命笑了笑,伸手抱住了唐月华,此时的唐月华虽然害羞,但是她觉得,天命的怀里好温暖,而且被他抱在怀里,这种温暖幸福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第二天…

    天命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捏自己的鼻子,昨晚他睡得很死,抱着唐月华睡觉,要是睡得不香,那才见鬼了呢,

    天命动了动鼻子,但是那只小手还在捏,天命无奈只能睁开眼睛,他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捏他,眼睛一睁,就看到唐月华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白嫩的小手在捏自己的鼻子,

    “小懒虫,起床了,你看看,太阳都晒屁股了,”

    唐月华收回小手,笑到,

    天命道:

    “好啊,月华姐,敢打扰我的美梦,不行,得让你受罚,”

    说完,猛的起身,将唐月华抱起,让她趴在床上,用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兔子下面,这样可以将她的屁股好好翘起,

    天命随即趴在山谷之中,闻着山谷之中的天地灵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早晨的缘故,山谷中的天地灵气特别清香,

    唐月华知道天命的喜好,也不动,还特意翘起一些,让天命更加深入,今天早上起来,她就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的了,而且还特意穿了短裙,

    过了许久,唐月华用手推了推天命的脑袋,道:

    “好了,小命,你先起来吃早餐,以后时间大把,”

    天命这才不舍的离开了山谷,将唐月华扶了起来,然后穿好了衣服,去浴室中洗漱一番,这才和唐月华一起走楼去,

    来到楼下,就看到尸卿怜拿着鸡腿,已经在那里吃了起来,见到天命下来,尸卿怜摇晃着手里的鸡腿,道:

    “天命,快来,月华姐做的东西真好吃,你也快点来尝尝啊,”

    天命笑到:

    “那你怎么早上不叫我,”

    尸卿怜道:

    “我不是看你睡得香嘛,不好意思打搅你,”

    “好了,来,小命,多吃点这个,”

    唐月华说着,给天命夹了一些菜,天命看着这丰盛的早餐,想起了在武魂殿的时候,比比东也经常给自己做,天命随即夹了一些菜,吃了起来,天命眼睛一亮,这菜不错,真好吃,

    “月华姐,这菜是你做的,”

    天命对些唐月华问到,

    唐月华点了点头,道:

    “嗯,如何,好吃吗?”

    “嗯嗯,好吃,”

    天命一边吃一边说到,

    “那姐姐天天做给你吃,好不好,”

    唐月华说到,

    天命猛的点头道:

    “嗯嗯,”

    天命没想到唐月华的手艺这么好,唐月华看着天命吃着自己做的饭菜,心里很甜蜜,似乎,家里多个男人也不错,唐月华想到,

    “月华姐,你干嘛不吃啊,别老是看着我,来,吃吃,”

    天命看到唐月华一直看着自己,便说到,

    唐月华道:

    “你吃吧,我刚刚吃过了,慢点吃,别噎着,”

    说着,转身走进厨房,给天命端来一碗汤,天命看着这碗汤,心里久久不语,这女人,真体贴,不过还好便宜了自己,

    很快,天命就吃好了,舒服的靠在椅子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是他有史以来,吃的最饱的一次早餐,唐月华起身,拿出纸巾,给天命擦了擦嘴巴,

    天命苦笑道:

    “月华姐,这个我自己来就行,”

    唐月华笑到:

    “这有什么,别动,”

    尸卿怜看着两人的,挠了挠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天命休息了一会,便起身说到:

    “月华姐,我要去一个地方修炼,可能几天不回来,怜姐就交给你了,她的一些情况你应该也知道,麻烦你照顾她一下,”

    唐月华道:

    “嗯,修炼的时候小心点,放心吧,她在我这很安全,我会好好照顾好她的,”

    天命对着尸卿怜道:

    “怜姐,这一次你就不要和我去了,在这里你要听月华姐的话,知道了吗?别到处乱跑,”

    尸卿怜点了点头道:

    “你放心,我会很听话的,”

    天命朝着门口走去,但是这时,唐月华来到了天命的面前,给天命整理了一下衣服,将衣领给天命弄好,整理好了之后,说到:

    “去吧,好好修炼,”

    天命顿时有一种不想去修炼的冲动,这女人,也太贴心了吧,不过天命也没在说什么,直接转身就离开了,他怕在待一会,他就不想走了,

    看着天命离开,唐月华笑了笑,然后来到尸卿怜面前,说到:

    “卿怜,吃完之后,你跟我来,我教你一些东西,”

    唐月华看的出来,尸卿怜白天的时候心智如同小孩,只有到了晚上,才是成人的心智,所以唐月华要教她一些应该知道的事,

    尸卿怜点了点头,道:

    “嗯,好的,不过我要先吃完这个鸡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