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外卖员小说 > 第94章 又见苏妙璎
    路口的车渐渐多了起来,快到五点半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兰德酷路泽远远驶了过来。

    “爸,你为什么要答应拉上二叔,万一碰到方夜岂不是很尴尬?”方唐不满地说道。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唉,你二叔求了我很多次,没办法啊。”大伯叹气到,“不过你放心,我已经问过了,方夜他没回来。”

    “没回来?不会是……死了吧?”方唐想起上次在华海发生的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大伯说道:“没死,你二叔说了,他只是忘了祭祖大典,今天才能赶回来。”

    方唐有些担心起来:“那如果他回来之后,把蓉蓉的事说出来怎么办?”

    大伯不以为意:“那也得有人信才行啊,无凭无据的,咱们一口咬定他撒谎就行了!”

    方唐一想也是,于是终于放下心来。

    “儿砸,你大伯来了!”看到驶近的陆巡后,方云扔掉烟头站了起来。

    方夜抬头一看,果然一辆白色的suv正朝这边驶来,以他超绝的视力,已经可以看到驾驶位上的大伯和堂弟。

    旁系的女眷是不能参加祭祖的,所以老妈和伯母都没来。

    方云怕哥哥看不见自己,张开双臂用力挥舞起来,陆巡很快就向这边靠了过来。

    “爸,你不是说二叔是一个人吗,怎么他旁边还有一个啊?”

    “嗯?”大伯也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还有些距离,加上天色不太好,两人并没有看清另一人到底是谁。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大伯干脆开启了大灯,两道雪白的光柱射到了方云父子的身上。

    方唐脸上一黑:“不好,是方夜那家伙!”

    “沃槽!”

    大伯反应极快,立马减速加狂打方向盘。

    方云眼睁睁地看着陆巡使出了一个笨拙而难看的漂移,然后掉转方向绝尘而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咳咳咳咳!”

    父子俩因为车轮卷起的尘土而剧烈咳嗽起来,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方夜差点破口大骂起来:“爸,你说大伯这是几个意思啊?”

    方云也是无比郁闷:“我哪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明明都看到我们了啊!”

    “看到我们?”方夜心中一动,已经明白了几分,“爸,你昨天求大伯带你的时候,是不是说了我今天才能回来?”

    方云点点头:“他既然问了,那我当然要告诉他,现在多了你也没什么啊,车子完全坐得下。”

    方夜冷笑道:“车子是坐得下,可大伯和堂弟他们根本就不想见到我!”

    “嗯,为什么?”

    “老爸,说了你别不信,上次大伯一家不是去华海见亲家吗……”

    方夜将之前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当然,自己后面将秦羽保镖打跑的事就不用说出来了。

    方云听完后直接愣住了:“儿砸,你不会是吹牛逼吧,方唐他真的找了个这样的女朋友?你大伯和伯母能不发飙?”

    “发,怎么不发,当时都快打起来了,幸亏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住,不过大伯他们后来居然偷偷溜了,把我一个人晾在酒店。”方夜愤愤不平地说道,“方唐还欠了人家闺女的几百万呢,整个过程我都亲眼目睹了,你说,他们现在见到我能坐得住吗?”

    见儿子说得绘声绘色,方云也相信了大半,他点点头道:“方唐在家炒股的事,我也听你大伯说过,不过这事太匪夷所思了,传出去也会让你大伯脸上不好看,你还是当不知道这回事吧,免得以后亲戚都没得做!”

    方夜苦笑道:“爸,你看我像八卦的人吗,这事我就告诉了你一个人,老妈都不知道!”

    方云松了口气:“那就好,这事要让你妈知道了,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呢,她最看不惯你大伯一家了。”

    “爸,先别管大伯家的破事了,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可能走到祖祠去吧?”

    “往前走一段有个公交车站,这个点第一班车应该也差不多了,咱们搭车去。”

    “好。”

    白等了半天,结果还是要坐公交车,方夜也是无语了,大伯这奇葩一家真是坑人坑出天际了,以后还是少打交道为妙,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对了!”方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你刚才说方唐炒股欠了人家闺女几百万,到底是不是真的?”

    “千真万确!”

    “那你大伯哪里的钱换几十万的新车?”

    “莫非大伯他们已经……”

    父子俩相视一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就在他们等车的时候,一辆香槟金色的卡宴驶过了公交车站,司机是位一身名牌的年轻男子,而坐在副驾驶上谈笑风生的漂亮女子让方夜突然一愣。

    那不是昨天才见过的苏妙璎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方云目送卡宴远去后,一脸感慨地说道:“看到没有,咱老方家在黎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族,那个开保时捷的就是族长的大儿子方恒,听说已经开了好几家公司了,他也就比你大一岁而已,现在还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回来参加大典,真的是光宗耀祖啊,以后多跟人家学学,你要是能有人家百分之一的成就,我就谢天谢地了!”

    方夜无话可说,只好点点头:“老爸放心,我会努力的。”

    等父子俩坐公交车回到祖祠的时候去,天已经大亮了。

    按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祭祖大典召开的时候,所有的旁系后辈都必须当杂工,听从管事的统一调度,因为来得有些晚了,所以方夜水都来不及喝上一杯,就被管事安排到后厨帮忙去了。

    方云因为是旁系长辈的原因,倒是可以坐在庙堂外喝茶嗑瓜子聊天,而庙堂里面就是直系长辈的地盘了,名茶点心烟酒什么的应有尽有,还有族里未婚的年轻姑娘负责服侍,简直就是天上与地下的区别。

    大伯因为家境不错的原因,也是可以进入庙堂内部的,而方唐自然也免去了做杂工的待遇。

    既来之则安之,方夜到了后厨立马捋起袖子系上围裙,跟其他旁系后辈们一块忙碌起来。

    祖祠的后厨还是用当年烧柴火的旧炉灶,管事见方夜斯斯文文的,直接就给他安排了一个烧火的工作。

    相比其他人,这个工作算是比较轻松了,就是有点热而已。

    正当他干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名流里流气的男子走进了后厨。

    “呦,这不是咱们方家的高材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