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旧金山往事 > 第225章 大自然的搬运工
    接下来几天,陈林芝和设计院的赵师傅多次沟通,总算把土地利用的总体框架设计好了。

    在1982年版本的《鹏城经济特区社会经济发展大纲》里,其实也有简单的土地利用规划方案,主要分为生活区、工业和仓库区、农田山林区、游览区等等,其中农田山林区占据整个经济特区的绝大多数土地,工业和仓库区的规划也少到可怜。

    鹏城终究才刚起步没几年,受限于区区数十万人口以及少量工厂,即使是最有野心的那群人,也无法预料到将来这里会发展成什么样子,难免存在局限性。

    《鹏城经济特区社会经济发展大纲》才发布几年就跟不上时代,新版的《鹏城经济特区总体规划》方案正处于酝酿阶段,即将递交给有关部门进行审核。

    在赵师傅的建议下,陈林芝参照这两年刚拟定的《鹏城经济特区总体规划》草案,将自己选定的地块做出细微调整,并且以一己之力使得还没出炉的《鹏城经济特区总体规划》草案也跟着调整,确保他得到自己想要的土地。

    完全可以说,为了从陈林芝这里拿到一大笔美元投资款,某些人真的是有求必应。

    要说这次改动最大的变化在哪,绝对是他将职工宿舍楼的位置,纳入了“生活区”规划中,看似区别不大,影响却很可能极为深远,这意味着将来宿舍楼大概率会是七十年产权的住宅性质,而非工业用地,总面积约有六百四十亩,厂房仍处于工业用地规划范围内,要不然就算脱离了1982年版的规划设计,通过审批的难度会相应加大。

    难度加大罢了,不是绝对不可能。

    在这1986年的三月份,为了改革开放招商引资,许多规矩并不是绝对一成不变,尤其在面对外商投资的情况下,一切以吸引外资、扩大经济为前提,政策相当灵活。

    鹏城等地本就属于试验田性质,往哪个方向发展、最终结出什么样的果子,谁都不清楚,在不违反政策的前提下,上面给予了极大的包容性。

    既然正在酝酿中的《鹏城经济特区总体规划》草案,将某些早已建成的国企福利房、集体经济房所在地纳入“生活区”规划中,陈林芝特意点明职工宿舍楼的性质问题,自然也就属于合理范围内的需求了。

    在当下,即使是经验老道的赵师傅,同样搞不明白陈林芝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

    轰轰烈烈的房改政策还没颁布,当地人观念中完全没有房地产性质的概念,无非是住在国家的土地上,从工作单位分到一套房子给自己住,又或者自己在国家的土地上盖房子住,仅此而已,买卖只属于私下交易,不受法律保护,何况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明文条款。

    说实话,假如不是为了这批配套建造的“职工宿舍楼”,陈林芝完全可以去挑选市中心电子大厦旁的众多空地,方便对外出租,垫资压力更小些。

    尽管陈林芝从一开始想的就是建造总部留着自用,可从现在的规模来看,不知要等哪一年才能将规模扩大成那样子。

    跟租金相比较,还是建造职工宿舍楼更划算。

    陈林芝忙完这一块,心思又跳到了别的地方,本想去廣洲寻找小美女钱玥,然而对方应该带着弟弟去读大学了,一年租约快要到期,也不知究竟去了哪里,索性作罢。

    参观了自己公司开设的直营门店,店铺招牌统一都是“·o·”字样,红底白字,霓虹灯能发光,五彩斑斓。

    丑是丑了点,可其他店铺的招牌更丑,第三方公司只能设计成这样子,陈林芝懒得修改。

    现在店里销售的衣服,大部分都出自于马厂长的服装厂,陈林芝特意询问了高博学,意外得知他管理的服装厂改制的事情暂时被耽搁,貌似是因为有人扯后腿,想放缓改革力度,再观望一段时日,马厂长因此被波及误伤。

    而且别的服装厂都挣钱,他管理的国营服装厂不得不“扭亏为盈”,说不定蛇吞象的大计划就会付诸东流。

    临了高博学还没忘记嘲笑几句,说马厂长拎着猪头拜错庙门,假如拉上陈林芝这位外商去谈收购改制,多半早就成功了。

    这倒是给了陈林芝一点启发,马厂长管理的服装厂位置同样极好,规模足够大,在廣洲、鹏城等地直管三家服装厂,下面还有着一批挂靠的集体所有制企业。

    正好陈林芝也打算开服装厂,又有现成的销售渠道,可以自留也能外销,一旦真的达成合作关系,不失为一件好事,怕只怕跟其他国企一样存在通病——职工数量多,过于臃肿。

    当即跟高博学通气,让他有空去问问马厂长,看是否可以剥离出来商量收购,实在不行合作也可以……

    转眼间,距离从旧金山出发赶来亚洲,已经过去十多天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陈林芝一直在思考如何创业挣钱,固然出现跟合伙人樊尘闹掰的小插曲,总体来看还算比较顺利。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三月十七号这天半夜醒来等开水变凉期间,还真让陈林芝灵光乍现,想到一条金光大道——卖水!

    先是想到矿泉水,下一秒又延伸到饮料、啤酒这两个行业,瞬间睡意全无。

    在陈林芝看来,无非是找个有优质水源的地方,采购过滤净水生产线灌装而已,能有多难?成本小,利润高,市场还大到惊人,唯一的问题只是官方允不允许外资涉足这个行业。

    就连水源地陈林芝都想好了,曾经一遍遍被“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广告语轰炸好吧,广告词也直接省了,首先就想到千岛湖的大片湖水。

    睁着眼,激动一个多小时,直到凌晨才继续入睡。

    清早起床第一时间找到高博学,让他帮忙打听计划是否可行,随后陈林芝接到个电话,说是美国打来的电话,前台只帮忙记下号码。

    看见熟悉的号码,陈林芝心知要遭。

    最近忙昏了头,差点忘记还有个女朋友,已经好些天没联系安娜塔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