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们的心只有一步之遥 > 第五十三章
    颇为气派的柳府呈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得应接不暇,李姐是派来迎接他们的,他们被李姐带到宴会的草地上。

    宾客差不多都到齐了,众人纷纷围桌而坐,上官寒他们几个人坐在一桌,虽然上官寒并不想和刚才跟他有过争执的杜强坐在一起,可是他们毕竟是同校的,其他人也不认识,都是些有钱人。

    桌上巳经摆满了精致的菜肴,都是些名贵的美食,他们这一桌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有些根本就没见过。

    不过上官寒和木子幽表现得很淡定从容,毕竟不能让别人看不起,说他们是乡巴佬。

    该是柳穆雅出场了,音乐响起,柳穆雅一身淡粉的公主式晚礼服,蓬松的裙摆巳经遮到脚底,在走动时才可以看见银光色的高跟鞋。

    浅棕色秀发巳经盘起,花冠扣在头顶上,两鬓的一缕丝发弯曲地垂在耳边,妆容得体,不算浓烈,适合柳穆雅这个年纪。

    脖子上当然挂着珠宝,这是必不可少的,珠串中间最显目的是蓝宝石,这首饰是她父亲特意从美国买来的,足以说明她父亲设她为掌上明珠。

    柳穆雅一颦一笑的出场惊艳了在座的宾客,尤其是上官寒目不转睛地望着柳穆雅,那副痴呆像根本与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柳穆雅优雅轻盈地走到舞台正中央,她站在麦克风前,开始了致谢词“感谢各位叔叔阿姨,同学们来参加我的生日宴。”

    声音悦耳动听,人呢赏心悦目,众人就像是观赏了一副美人图一样。

    柳穆雅继续说“今年我刚好满十八,是个大人了!感谢我父母的疼爱,同样感谢大家的关爱。”

    说了这一段富有感情的话后,众人齐声鼓掌。

    掌声逐渐停下,柳穆雅退到一边,由李姐宣布宴会开始。

    一曲探戈响起,谢天楠被父母叫了起来,这时上官寒他们才看到谢天楠。

    谢天楠极其不情愿地走向柳穆雅,邀请柳穆雅跳舞。

    柳穆雅同谢天楠一起进入舞池,他们开始了第一曲舞,柳穆雅学过舞蹈,她也喜欢跳舞,此时的她光彩照人,和谢天楠配合得天衣无缝。

    每个动作优美流畅,富有节奏感。柳穆雅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而谢天楠却平静得出奇。

    不过他们总体上看珠联璧合,就像天设地造的一对璧人。

    上官寒悄悄地起身,默默去了花丛中一棵树下坐着。

    木子幽听音乐听得出神,没留意上官寒何时不见的,她反应过来时,四周寻视了一番,一无所获。

    她起身时,黄悦问“你要去哪?”

    木子幽答“去趟厕所!”

    黄悦见上官寒不在,笑了笑说“你们很真是穿一条裤子,去哪都要一起。”

    “少胡说!”木子幽按了一下黄悦的肩膀,就默默地走了。

    她沿着路寻找,就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发现了上官寒。

    上官寒看到她,没说什么。他还是静静地坐着。

    木子幽走近,并且在上官寒一旁直接坐了下来,不顾她的白裙会不会弄脏。

    两人都平视着正前方的宴会,上官寒问“哪是什么舞曲?”

    “一步之遥,有名的探戈舞曲。”木子幽答道。

    “我们也去学学这洋玩意。”

    “原来你是在吃醋。”

    “吃什么醋?没必要!”

    “吃醋很正常!用不着去学自己不擅长的。”

    “你连曲名都知道,是不是也喜欢,我陪你学。”上官寒才说完就想起谢天楠,他说“你也用不着我,谢天楠会教你。”

    上官寒垂下头,拔自己脚下的草,好像在拿草出气。

    木子幽侧眸瞥了一眼上官寒,打趣起上官寒“吃完柳穆雅的醋还不够,还拿我出气。”

    上官寒抬头,敛眼,“我拿你出气,这草是柳穆雅家的,应该是拿她出气才对。”

    “别瞎扯了!你哪敢跟她怄气。”

    上官寒笑了笑,又望向远处热闹的宴会,忽地叹了口气,说“子幽!你说那个世界我能进得去吗?”

    上官寒的声音异常的平静,根本不像平时的上官寒,给人一种灰心的感觉。

    木子幽同样望向远处,沉默了片刻,轻声反问说“那个世界真的有那么好吗?你非得进去不可吗?”

    “那个世界我没去过。”木子幽连发的两个问题,上官寒却只回答了一个。

    木子幽知道那是他的梦想,不仅仅因为柳穆雅,还因为他自己。

    木子幽说“你是上官啊!没有你做不到的。”

    这句肯定的答复让上官寒头脑一热,他随即站起身,拉起坐在一旁的木子幽,两人面面相觑,上官寒笑了笑说“谢谢你!子幽!我们说好了一起进入那个世界。”

    木子幽回之一笑,她虽然没有上官寒那么热衷于那个世界,但只要是上官寒决定的,她都乐意奉陪到底。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宴席上,柳穆雅还在跟谢天楠跳舞,这是他们的第二支舞。

    宾客有些巳经融入舞池,上官寒他们这桌的人巳经有两个去跳舞,黄悦见木子幽回来,说“还不赶快来吃,这些东西我们这辈子都没吃过。”

    木子幽先笑了笑,一坐下,黄悦就往她的盘子里放东西,生怕别人抢了,这个朋友够实在,还惦记着木子幽。

    上官寒跟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好像没什么食欲,扫了一眼满桌的好菜,刚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木子幽见状悄声对上官寒说“不尝尝,怎么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这话说得上官寒不得不重新拿起筷子,他回了句“现在终于轮到你来拿我取乐。长大了木子幽!”

    “一边去!我还不是在宽你的心,还弄得一鼻子灰。”木子幽呛了回去。

    “这才是木子幽!实话实说!”上官寒笑了笑说。

    上官寒故意逗木子幽的,她知道木子幽是在想法子安慰他,让他回到从前那个快乐阳光的样子,别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向柳穆雅和谢天楠那边看了一眼,低下头吃着自己的,这一桌的美食他怎么能放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