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 第一百二十六章:是去救人的
    册妃虽是已经正式开始了,但因着册妃原本就是喜庆的日子,逛街选买的人虽不如前几日多了,但上殷皇城中的主街和副街还是极其热闹的。

    此时已是亥时初刻,朱雀街、平德街、建兴街,这些素日里热闹的街上,入了夜也是张灯结彩,通明如昼,而长乐街因没有太多的铺子酒庄,到了这个时辰,住在街上的门户要么出了门府中无人,要么已经闭门歇息,加之长乐街住的大多是像平阳伯这样的高门大户,府邸规矩森严,倒是安静了许多。

    如墨夜色中,提着锣的老邓头佝偻着身子,慢悠悠地走过一处宅子门口,忽然他停了步子,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一眼宅门上挂着的牌匾。

    看了片刻,他探头又望了一眼宅院中自高墙上泛出来的烛光,嘀咕了一声:“这宅子好些年没住人了,这家人回来了?”

    “谁回来了?”从后头紧赶慢赶,这才跟上老邓头的李老汉,将手里提着的破旧灯笼往上举了举,似是想将宅院上头牌匾上的字看得清楚些。但是李老汉和老邓头一样,都是不认得字的,只是熟悉宅门的模样,依稀记得牌匾上字的笔画,却也记不真切。

    看了半晌,李老汉看懂了似的点点头:“哦…这家啊,得有两三年没人了吧,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老邓头见李老汉跟了上来,便又接着往前走,走了两步他又停了下来,狐疑看了一眼牌匾上的字,喃喃了一句:“这匾怎么好像换了……”说着,兀自摇了摇头,便又与李老汉一同往前走了。

    高大的宅门紧闭着,但里头的光却是亮得很,显然人还未歇下,只是这一家宅子与别处不同,它的宅院门口竟是一盏灯笼也没有,也难怪老邓头要觉得奇怪了。

    有钱的门户入了夜还没歇着的,怎会不点灯笼,阴森森的可不吉利的。

    虽是夜渐深,外头的更夫听不清里面的动静,里头却是十分吵闹的,各色人的脚步声说话声,器物家具碰撞挪动的声音,乱糟糟地响作一团。

    “主子,门口的灯笼要挂上吗?”一个穿着小厮衣裳的男子俯首问道。

    此时小厮站在大堂刚进门几步的地方,正堂上懒洋洋坐着的是一个身量消瘦的男子,着暗纹蝉纱勾缎锦衣,一只手撑着头,一双丹凤眼半合半闭,似是睡着又似眯着,此人正是傅宸。

    他问:“云杭回来了么?”

    小厮愣了片刻,却是不敢接话,只支吾道:“还、还没收到消息……”

    半靠在椅背上的傅宸倏而睁开眼看向堂中站着的小厮,一瞬间身上的闲淡气息荡然无存,反是显出几分逼人的戾气,他眯着丹凤眼冷冷瞧着小厮,却是不说话。

    “主、主子饶命!”说着,小厮‘砰’地一下跪在了地上,连连认错:“主子饶命,实在是兄弟们半天没有消息传回来了,属下已经派了人去查看,但一来一回要花些时候,主子不妨先休息休息……”

    “休息?”此刻傅宸站起身来,原本就迫人的气势更是弥漫至整个正堂,似乎一瞬间连地方都变得逼仄,而地上跪着的人本能地缩了缩身子,只恨不能化作一粒尘土,不要入了傅宸的眼。

    说是小厮,实则地上跪着的人虎口指间皆是有厚厚的一层茧,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厮,定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但傅宸只一站起身,他便已经瑟瑟缩起了身子,倒实在是胆小如鼠。

    傅宸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拂手顺势拿过了桌上的折扇,迈步往正堂外走去,而跪在地上的手下,他既不追究什么,也没有发话让他起来,那人便只好一动不动跪在地上,连瞟也不敢瞟一眼自己的主子。

    “主子!”

    地上跪着的男人被廊上突然传来的急促叫声吓了一跳,身子又抖了一下,随即又是一动不动,而傅宸此时已经走到了堂前站定,见到廊上跑过来的人,他略略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道:“说。”

    从廊上跑过来的男子一看傅宸的脸色,连忙又跑快了几步,还没到傅宸的跟前,生怕让他久等惹得他生气,便只跑了一半便连忙道:“云杭大人受伤了!”

    傅宸的眉头皱得更深,回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他压低嗓音以不容置疑地语气道:“处置了吧。”

    跪在地上的男人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但他什么也没说,而匆匆跑来的男子一愣,见傅宸面若寒霜,立马应了一声‘是’,从怀中掏出匕首便往堂中走去。

    “额啊——”一声短促的痛吟声过后,堂中尚有余温的尸体在血迹弄脏地面前便被拖了下去,而傅宸早已走出好远,往内宅的方向去了。

    傅宸到延明轩的侧院时,院内传出了几声压抑着的痛哼声,院外的其余人见傅宸到来,皆是低头躬身行礼道了声‘主子’。

    “他伤得重吗?”傅宸看着侧院紧闭的院门,神情并无丝毫变化,语气也如他的表情一样,波澜不惊。

    有人答:“伤得不重,只是失血过多……”

    “他的身手我知道,你们也都了解,苏执现下带着的那个越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是苏执亲自出手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说他们忙了这么一遭,连云杭大人都受了伤,却是压根没有见到苏执的身影,是以一时无人应声,直到傅宸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这才有一个人清了清嗓子。

    “咳…我们没有见到摄政王苏执,是一个女人伤的云杭大人。”

    傅宸的眸光闪了闪:“看清楚长什么样子了吗?”

    “没、没…”回话的人低声应了一句,立马又解释道:“那女子蒙着面纱,看不清样貌,但是她出手狠辣干脆,是个高手,看样子应当是…是……”

    “是什么?”

    “是去救人的。”

    “救苏执?”傅宸侧头看着答话的人,目光中有些讶异。

    “应该没错…但是今天我们中了计,那个女人好像也是被骗了,不过……好在她突然冲进我们的包围中,闯进马车救人,车帘被掀开,有人看到马车中坐着的不是苏执,而是他的护卫越休,我们这才发觉中了计,便都撤了。”